▲在詹婷怡請辭NCC主委後,這個獨立機關,還能繼續獨立下去嗎?(圖/NOWnews資料照,記者林柏年攝)

日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任委員詹婷怡請辭獲准,一般咸認與行政院長蘇貞昌大動肝火指摘NCC:「誰都管他不到,但他也什麼都不管!」有關。日前包括曾銘宗、費鴻泰、賴士葆、柯志恩、林弈華、童惠珍等多位國民黨籍立委,也召開記者會指蘇貞昌的黑手介入NCC,讓獨立機關不再獨立。

而到底NCC又為什麼讓NCC前主委、政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彭芸在個人臉書上感歎:「哀悼NCC」呢?

暫且先撇開政治口水,就單純就日前NCC對中天電視開罰新台幣100萬元一事來說,當天NCC發言人翁柏宗表示,經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委員會議討論,認相關製播行為與其自律規範未合,顯見自律失能,已涉損及視聽權益,致有營運不當之情事,要求中天限期改正,若未改正可處以罰鍰,必要時可撤換新聞部主管,還可能涉及2020年換照事宜。改正措施包括補實具適格性的新聞部各階層人力(包括新聞部總監)、落實104年換照時有關獨立審查人之聘用時程、專業條件及工作職掌、落實獨立審查人制度。

其中,比較有爭議的點在於「必要時可撤換新聞部主管」以及「補實具適格性的新聞部各階層人力(包括新聞部總監)」。什麼時候公務機關,即使是NCC這樣的獨立機關,可以將公權力伸進媒體內部的人事權了?媒體要晉用什麼樣的人當主管、人力資源如何,難道也要受到NCC的監控與管理?

當然,這並不是NCC第一次要求媒體撤換主管,只不過,這種手段,能叫做「保障言論自由」,或是「謹守黨政軍退出媒體的精神」(NCC組織法第一條)嗎?

▲NCC前主委、政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彭芸,日前在個人臉書發文哀悼NCC。(圖/翻攝自彭芸臉書)

台北政壇有傳言指出,隨著詹婷怡請辭NCC主委,若蘇內閣晉用曾於2005年擔任新聞局長的姚文智,那麼,蔡政府在詹婷怡任內「想做卻沒做到的」、「預計要做,卻還沒來得及做的」,都將有機會一一實現。畢竟,當年姚文智在新聞局長任內,強力撤東森新聞S台的照,導致台北地院判NCC需國賠3.4億元的「戰績」,還記憶猶新,對於蘇揆最在乎的「假新聞」,應該有強烈的嚇阻作用。

為什麼台灣的民眾,願意先後在2000年及2016年,將政權交給民進黨?除民眾對國民黨的施政表現不滿外,最大的原因,就在於民眾不滿以前國民黨的黨國體制,以及因人廢事、人治大於法治的施政方式。

如果蔡政府不能維持NCC的獨立運作、不能維護媒體的言論自由,硬要用政治力介入媒體的運作,那麼,所謂「民意如流水」,總統及立委大選不遠,蔡政府會很清楚地看到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