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政部長徐國勇處置南安小熊野放爭議,態度極為明快。(圖/NOWnews資料照)

這兩天,因為台灣黑熊保育協會野放南安小熊,有媒體偷偷登上專機偷拍一事,內政部以及部長徐國勇應該都是一個頭兩個大。繼內政部發表三點聲明無法止血後,徐國勇昨(2)日晚間也發表道歉聲明,希望能讓這件事情到此為止。

事情發生後,內政部於昨日傍晚發出的三點說明,大意是說其支持保育,並希望記錄過程,才委由《壹電視》拍攝,會引發爭議是由於溝通及執行不夠完善。稍晚徐國勇的「道歉聲明」,劈頭就說「我們錯了,很抱歉。」但關於細節,僅說「因媒體安排不周延而造成後續問題,我們有未盡妥適之處,對此感到很遺憾及抱歉。」

▲內政部長徐國勇迅速在臉書為南安小熊野放事件道歉。(圖/翻攝自徐國勇臉書)

今日徐國勇受訪時也指出,空勤總隊很辛苦,媒體上機是為了報導空勤總隊山難、海難,森林救火,對於這次過程產生不夠完美及爭議瑕疵,他身為部長,督導不好,由他承擔。

乍看起來,徐國勇以部長之尊迅速道歉,企圖止血,堪稱是明快的處置決斷。但有趣的是,不管是內政部的「說明」,或是徐國勇的「聲明」,都言必稱「空勤總隊很辛苦」。看似上司維護下屬,但其實是一招「禍水東引」,企圖轉移焦點到空勤總隊頭上。

再者,整起事件的幾個疑點,也一直沒有得到釐清。徐國勇說《壹電視》是為了拍攝空勤總隊專題上機,那麼,為什麼這麼剛好就挑上了4月30日小熊野放那天?若說純屬巧合,那麼,為什麼兩個記者竟能穿上空勤制服?還從頭到尾不對同機的野放團隊表達身分?甚至空勤提供給黑熊協會的任務說明上,還將其身分定調為「內政部隨行人員」,而不是《壹電視》空勤專題拍攝團隊?最後,《壹電視》的「獨家報導」還透露了許多南安小熊野放的相關資訊。

▲空勤總隊辛苦帶南安小熊回家,但黑鍋也得一肩扛起。(圖/空勤總隊提供, 2019.4.30)

撇開徐國勇曾在三立電視主持政論節目,與時任三立主播的陳雅琳私交匪淺不談。前述的幾個疑點,一件件拆開來,都可以說是恰巧、任務需要、個性害羞內向、攸關國家機密、沒有透露確切GPS訊號地點等等。反正不管社會大眾信不信,內政部及部長徐國勇就是信了嘛!

這整件事情,在徐國勇道歉之後,就可以像白板一樣擦掉重來了嗎?呵呵,反正只不過是全世界僅剩600頭左右的台灣黑熊嘛,跟商業電視台的獨家報導、內政部的政績比起來,孰輕孰重?

我想,我的答案跟部長大人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