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演出《最佳利益》。(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5.31)

自《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後,觀眾對於「媒體」、「法律」等議題掀起討論,由天心主演的《最佳利益》,講述律師如何為當事人博取「最佳利益」。天心也坦言,其實一開始演出冷血的律師「方箏」,與導演磨合了三天,才拍板決定演出的方式,她說:「講話快慢可以決定角色的形狀,為了演出方箏,我不僅講話速度變慢,連心跳都稍微慢一點。」

天心透露,拍攝的前三天,演出很多種「方箏」給導演看,但導演只是說「好、不錯」,她聽得出來,那不是導演真正的OK。當時詮釋許多不同的演出模式,多到讓天心都笑說:「是要叫我七十二變是不是!」

▲天心在《最佳利益》中,演出冷血律師。(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5.31)

談及第一天拍攝回到家,天心坦言:「我很慌,因為不知道導演想要什麼。」幸好,直到第三天,導演看到了心中真正的「方箏」,便跑到她身邊說「就是這個」!至於跟「方箏」的最大不同?天心用一種俏皮的表情笑說:「幽默感!」笑說自己如果聽到黃色笑話,會主動加入話題,「現實中的我,就是『黃后』。」

在劇中,方箏似乎為了官司勝利不擇手段,甚至還會違背良心?天心則抱持不一樣的看法,「我不覺得是違背良心,因為律師本來就是站在當事人的角度,拍完這個戲之後,我真的覺得律師非常重要。」

天心透露,她去法院觀摩時,看到兩位女律師在辯論,其中一位看得出來是老鳥、另一位很菜,當老鳥講完的時候,菜鳥律師還不停翻找資料,只見老鳥的神情非常有自信,天心笑說:「她臉上的殺氣,真的看出來不一樣。」

▲天心演技精湛。(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5.31)

由於拍攝期比較短,天心對於劇本每一個字都非常計較,甚至有時會打越洋電話給編劇,討論角色如何呈現,她笑說:「我們這個劇很好的地方是,編劇也很樂意,不是編完就不關他的事,應該是來劇組探班最多次的編劇。」

如此求好心切,問及哪一場戲曾卡關過不去?天心想一想笑說:「有一場我要在鍾承翰面前摳腳,我就很傻眼,問導演說:『是要哪種摳法?』我是方箏欸,很冷酷的方箏,怎麼會這麼日常摳腳啦!」雖然卡了一個上午,不過天心還是找到了最美的「日常摳腳」。

▲天心飾演嚴厲的資深律師方箏。(圖/華視提供)

此外,談及拍完《利益》後,對於「正義」有無不同想法?天心坦言:「我以前就是一命抵一命的人,現在會比較沒這麼絕對,很多事情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也說現在對於身邊友人,會釋出更多關心。

天心舉例,現在在電梯遇到鄰居,就會開始大聊天,雖然有時鄰居們不一定會熱烈回應,但天心認為自己的目的有達到。有次,她飛韓國找老公,一段時間沒回家,再度回到家裡、搭電梯時,遇到平時沈默寡言的鄰居大哥,他說:「我以為妳搬走了,不要搬走,我喜歡看到妳!」這也讓天心笑說,自己的三八起了作用。

▲天心演出《最佳利益》,對正義有不同看法。(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5.31)

然而,劇中天心與溫昇豪演出夫妻,兩人關係瀕臨破裂,現實中與韓籍老公金榮敏,可是相當甜蜜。至於兩人不會有摩擦嗎?天心立馬露出小女人嬌笑說:「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快樂都不夠,哪有時間吵架。」也說老公就是喜歡她這樣直率的個性,還曾說過:「妳不用改,我都喜歡!」相當浪漫。

有點好奇問她,會不會擔心被拿來跟《與惡》做比較?天心想也沒想就說:「我有看《與惡》,真的非常棒,但我覺得兩部戲想講的內容不太一樣。」隨後笑說,《利益》裡面有參雜喜劇的成分,看得時候會稍微輕鬆一點。

天心也認為,這個社會給「師字輩」的人壓力太大,好像醫師、律師、老師就不能犯錯,一定要維持在完美形象,「其實回頭想一想,他們也是人。」

▲現實中,天心與老公感情極佳。(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5.31)

與天心對談,能從她的語調中感受滿滿溫暖,加上爽朗的笑聲,完全沒有大明星的架子,非常親民。然而她對於每個話題都侃侃而談,無論是拍照、訪問,都是一等一的認真,即便接受訪問一整天,也絲毫不見疲憊,讓人敬佩。

訪問到了最後,大夥兒都在各自收拾,天心邊站著邊跟我聊天,感覺得出來,她在這部戲裡,蘊含了許多能量。步出訪談地點前,天心用有些調皮的口吻說:「妳知道啊,這部造型都是黑跟白,但角色根本就不是黑跟白。」

▲天心對於《最佳利益》,投入許多心力。(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5.31)

的確,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非黑即白,但能確定的是,天心對於《最佳利益》所投入的心力,絕對是百分之一百的認真,也讓人期待天心所詮釋的「方箏」,如何穿梭在黑與白之間,仍秉持著「最佳利益」。

衣服:longchamp
髮:una@four hair concept
妝:clairechengmake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