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認為,韓國瑜身旁的勢力,可視為地方派系的集結,但在本質上,王金平依然是地方派系的「共主」和精神領袖。 (圖/NOWnews資料照)
作者認為,韓國瑜身旁的勢力,可視為地方派系的集結,但在本質上,王金平依然是地方派系的「共主」和精神領袖。 (圖/NOWnews資料照)

王彼得/資深媒體人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退出黨內初選,很多人認為是地方派系集體倒向韓國瑜所致。甚至還有人斷言,王的政治實力已經十去八九。這真是不懂臺灣政治的「外行話」。

最近一段時間,多個地方派系與韓國瑜走得很近,最典型的就是為「一週一造勢」出錢出人出力,儼然已經成了韓流中的鐵衛軍。

擺在檯面上的,有前花蓮縣長傅崐萁、雲林的張家班、嘉義的黃敏惠、臺中黑派的顏清標、農會系統的蕭景田等,陣容的確不可小覷。檯面下的,也有一些現在不方便表態,但已和韓陣營「暗通款曲」的。

但從臺中市長盧秀燕表達不出席韓國瑜的造勢活動,以及郭臺銘在南投受到力挺,也透露出另外一個資訊,不是所有的地方派系都押寶韓國瑜。

而且,分析起來,一些選擇挺韓的地方派系,與國民黨中央都有些「不對盤」。譬如,花蓮的傅崐萁、徐榛蔚夫婦,想把縣長、立委通吃。雲林的張家班也想在縣長之外,能爭取到立委席次。都想從中央到地方形成「一條鞭」的權利結構,穩固住派系的江山。

地方派系就是「以某些特定人士為中心,所進行的利益共享及分配,而形成的人際關係團体。他們和政黨結盟,但又有極大的自主性」。地方派系的「山寨割據」本質,當然會與國民黨的大局有所出入。在外界觀感上,也給黨中央造成了一定的輿論壓力,無法輕易做出妥協。於是,民調高又急需奧援的韓國瑜,自然就成了地方派系結盟的對象。

但是,與地方派系的同盟,一定可以成為韓國瑜登頂2020的牢固基礎嗎?倒是不一定。 因為20年來,地方派系在政黨輪替之下,已經沒有清晰的藍綠之分,只有明確的利益導向。

以雲林的張家班來說,就在國、民兩黨之間左右為難。2004年,張榮味身為連宋在雲林競選總部主委,阿扁因「兩顆子彈」當選,但僅雲林就大贏藍營8萬多票。

現在,看著韓國瑜有「勢頭」 ,地方派系一擁而上。不過如果這種「勢頭」衰落,或過去了,這些地方派系可能很快就掉頭轉向。而且,民進黨握有龐大行政資源,利誘或威逼都不無可能。

這些年來,地方派系的日子其實並不好過。除了徹底倒向民進黨的,如嘉義陳明文為首的林派,高雄余家的黑派,其他大多面臨綠營的追殺。在「九合一」大選前,官司打了多年的傅崐萁和張榮味,都「巧合」地入獄。而馬英九當政那八年,對於地方派系也極不待見,屢屢被馬金刻意打壓。

在這個時期,廣結善緣的王金平,成為了「非綠」地方派系的強大後盾,也建立了一定的信任基礎。 這些地方派系,那個沒有欠過王的人情。

王金平擔任立法院長期間,長期經營地方派系。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照顧地方派系的利益。也正是得益於王金平的謙沖,高超政治手腕,很多地方派系才能在外有打壓之下,形成藍綠兩大正規軍之外的第三支「陸軍」部隊。成為影響臺灣政局走向的關鍵少數。

此前,就有人提出,去年的國民黨「九合一」大勝,某種意義上並不是韓國瑜的個人勝利,而是地方派系的集體勝利。韓國瑜是舞臺上的蓋世英雄,而王金平才是幕後的最大功臣。

如今,地方派系看起來是策略性地選擇了韓國瑜,但在本質上,王金平依然是地方派系的「共主」和精神領袖。更重要的,如果沒有王金平在幕後細緻到位的運作,很難想像,藍軍如何能指揮得動這支魚龍混雜的「諸侯聯軍」?

與鐵杆的韓粉不同,地方派系完全靠利益來凝聚,一旦利益未能滿足和出現矛盾,調和又不能及時到位,哪怕百萬之眾,也會崩於一夕。

王金平在退出黨內初選聲明中説,仍會「全心全意勤走基層,整合各地人脈資源,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做好準備,隨時因應時勢,接受黨、接受人民、接受社會的召喚。

這句話其實一語雙關,他所掌握的基層實力,可以為黨所用,也可以為己所用。如果國民黨初選勝出者,有機會走到最後,他將傾力相助。若是經不起更嚴格的考驗,走不下去,他則自然必須「被動」承擔。

去除外在迷霧,深入瞭解地方派系的根由,如果失去了王金平關鍵力量,誰敢說2020國民黨有必勝的把握?2004的「變局」是否會歷史重演?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