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系女孩連俞涵 不羨煙火但求自由如水「滾石不生苔」
▲透過戲劇和寫作,連俞涵活出自我。(圖/連俞涵提供)

她是《奇蹟的女兒》當中,面惡心善、做事不服輸的「林招免」;是《我的極品男友》裡,古靈精怪、勇敢追愛的表情包「吾以心」;她也是《一把青》裡頭,被命運枷鎖牢牢綑住難以掙脫的「朱青」……。

「我叫連俞涵,我是個演員。」2016年,她以「朱青」這個角色勇奪第51屆金鐘獎「戲劇節目新進演員獎」,在頒獎典禮上,台灣的觀眾從此記住了她的名字。

 

飾演女演員的詩人和飾演詩人的女演員

連俞涵有雙靈氣的大眼睛,個頭嬌小的她,看起來少女感十足,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山系女孩」,原來連俞涵早年家住在山上,她從小就習慣在山林小溪間奔跑走跳,至今依然。不管什麼時候,感覺累了、需要喘息的時候,她就往山裡頭跑,奔向大地之母的懷抱。

連俞涵也是公認的文青,愛看書、愛藝術,當年考大學時,也是因為身體裡的藝術細胞作祟,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興高采烈入學後,起初還因為被隔壁舞蹈系、對面音樂系、樓上美術系團團包圍的藝術親近感而興奮不已,但很快的,連俞涵就發現自己也是那個必須站上舞台「表演」的人,心一下子就慌了。但連俞涵從來都是倔強的,從慌亂到嫻熟、從害羞到建立自信,大學四年打開了她身上的表演開關,帶她走出一條「動不停」的人生。

很難想像連俞涵的戲齡已經超過十年了,從大學時的舞台劇、獨立製片,到後來的微電影、電視劇、電影,加上林林總總的MV、廣告,儘管她從不張揚,也非媒體寵兒,觀眾卻總是每隔一段時間就能看到她的身影。

「但 十八歲的我 心中的偶像是鍾曉陽 希望自己一生中 至少能擁有一本自己寫的書」,事過境遷,連俞涵十八歲時的夢想漸漸淡了,直到某一天被人提醒,「我就埋頭把書寫了出來」。從詩集《女演員》、散文集《山羌圖書館》,到今年剛出版的《一邊夢遊,一邊鎌倉》,連俞涵已經習慣在戲劇之外,用文字的力量淬鍊日常。

連俞涵的新書記錄下她對最喜歡的城市-鎌倉的點滴感受。(圖/凱特文化提供)

 

讓演戲撥開人生未知的那層霧

從大學開始演戲至今,連俞涵的名氣不是點燃後炸裂的繽紛絢爛的煙火,倒像是房間那顆帶著微微青草香的香氛蠟燭,慢慢地燒著,香氣緩緩繞樑、籠罩撫觸每一寸牆,整個空間都染上那股芬芳。她沒有經紀人,總是自己決定接下的角色,也從不停止思考。

得了金鐘獎,就在大家以為她即將被所謂「文青」、「藝文」型演員定型時,她很快地又讓自己出現在青春偶像劇《我的極品男友》、《如朕親臨》當中,拍起了所謂的ON檔戲。「我的真實生活比較單純,也不太可能短時間經歷不同的人生階段。」因此,挑戰不同的角色,成了連俞涵經歷不同人生的方式,例如在劇場時飾演《婚姻場景》妻子的時候,未婚的她彷彿也經歷了父母在婚姻裡的相處。如果把未曾經歷的人生比喻成橫在眼前的霧,有太多未知;演戲,則賦予了連俞涵撥開這層霧的機會,她無須真實地穿越到霧裡,就能隨著角色翻越年齡與生活的溝溝坎坎,經歷不同的人生選擇。

連俞涵從小在山裡長大,是喜歡親近大自然的「山系女孩」。(圖/連俞涵提供)

 

就算砸了自己的腳 還是可以繼續往前

2017年,連俞涵推出第一本書《女演員》,以詩集的方式記錄下這些年作為演員的心情與紀錄,70多首現代詩創作,是她這些年的經驗與延伸的情感積累。2018年緊接著散文創作《山羌圖書館》,到今年(2019)年初再推出旅遊圖文創作集《一邊夢遊,一邊鎌倉》,趁著拍攝電視劇在山裡工作起居的機會,寫下她對旅行的心情。許多人驚艷於她如水般的寫作能力,自在穿梭於不同文體之間,如同她的戲劇作品,總是不耽溺於同類型的角色太久。為此她倒是笑著說起當年在圖書館工作的體悟。

曾在圖書館工作的連俞涵,當時日復一日對著書籍號碼,將書本推回屬於自己的書櫃。每個書櫃代表一個類型,「你真的無法想像,世界上有多少種類的書、需要多少個分類的書櫃才能裝下它們。」說起書,她的語氣總有著難掩的興奮。對她而言,不管是寫作或演戲,她都想如書一般,不管什麼文體或角色,她都願意試試,她認真地說:「我希望有一天,我的書可以分布在不同類型的書櫃中,不管是誰,都能在他偏好的那個類型裡,看到連俞涵的書。」

連俞涵認為,人類為了方便創造了分類,但世界上一定有很難被界定、也可以被放在各個地方的東西。「我就是那個嚮往自由,不想被過度分類的人。」她不限定自己書寫的類型與風格,而是讓不同的文體與類型,帶著她往不同的地方去,「最差也就是砸了自己的腳。」她笑說,「砸完還是可以繼續往前啊!包紮一下,還是要往前看看有什麼是還沒試過的。」

因演戲接觸裁縫,因喜歡而學會全套技巧,圖中紅色斗篷就是連俞涵設計縫製。(圖/連俞涵提供)

 

動起來 人生的齒輪就會繼續運轉

「演員很重要的是『去感覺』。」因為演戲,連俞涵的人生開始豐富,只要扮演的角色牽涉到任何她不會的東西,她就會努力去學習瞭解。從來沒養過貓的她,曾因為劇情安排在戲裡撿到一隻貓,而真的到花蓮領養了一隻流浪貓。喜歡手作的連俞涵,也曾在劇情需要下學了一些初級的裁縫課程,戲殺青後覺得意猶未盡,乾脆從頭開始學習畫版型、剪布、裁縫等等,一步步學會了做衣服。這些過程不僅打開視野,更讓角色在下戲後依然在她的生命中延續,更重要的是,同步成為她寫作的靈感與養分,讓她得以更開闊的心胸去感覺人生。

文靜的連俞涵有顆始終停不下來的好動的心,她面對挫折或慌亂的第一個反應,也是讓手跟身體先動起來,像是洗碗、分盆栽等等,「踏實地完成手邊可以完成的、機械性的事情,就能壓住內心的慌亂,人生的齒輪也不會停擺。」

「滾石不生苔。」短短的採訪中,她重複了無數次。來自大自然,她的想法也都很自然,如同石頭不斷滾動避免生苔、河水不停流動防止淤積,她堅信只要不停止轉動,人生就不會堵塞。這些年來,她穿梭於不同的角色間、書寫不同的文體,主動去靠近各種挑戰與變化,讓自己成為潺潺的流水,一直往前進。你無法定義連俞涵,更無法為她分類,但能透過她不斷流動的創作,感受充滿生機的生命饗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