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根據安聯公布最新全球財富報告指出,2018年全球金融資產自金融危機以來首度下滑,但台灣金融資產則力抗全球趨勢逆勢成長。(圖/安聯人壽提供)
▲ 根據安聯公布最新全球財富報告指出,2018年全球金融資產自金融危機以來首度下滑,但台灣金融資產則力抗全球趨勢逆勢成長。(圖/安聯人壽提供)

安聯集團今(19)日發表最新《全球財富報告》指出,隨著中美貿易戰持續升高、英國脫歐及地緣政治的緊張局面下,2018年全球股價下跌約12%,對於資產成長造成直接的影響,全球家戶總金融資產減少0.1%,維持在172兆5000億歐元左右,但台灣家戶總金融資產逆勢成長5.1%,淨金融資產增加5.2%,台灣人均淨金融資產為9萬7850歐元,進步3名,超越日本,緊追新加坡之後,成為排名第4的富裕國家,並首度成為亞洲最富裕國家地區。

根據安聯公布的報告顯示,2018年台灣家戶總金融資產逆勢成長5.1%,所有資產類別均有成長,其中以保險與年金長漲幅9.8%最為強勁。另一方面,銀行存款僅微幅成長3.4%,為10年來成長幅度最弱的一次。證券成長幅度達3.7%。

台灣家戶負債則增長4.5%,為2014年以來最大的增幅,因而家戶的債務比增加至89.8%,高於區域平均數52.4%(不包含日本)。在此區域之中,僅韓國的家戶債務比高於台灣。

至於2018年台灣的淨金融資產增加5.2%,略遜於過去5年以來的平均數6.2%,但台灣人均淨金融資產為9萬7850歐元、約折合新台幣近340萬元,進步3名,超越日本,緊追新加坡之後,成為排名第4的富裕國家,並首度成為亞洲最富裕國家地區。

而拜強勢美元所賜,美國再度取代瑞士,排名最高居首位。長期而言,如果觀察本世紀以來各項名次的變化,可以明顯地看見亞洲的崛起,最大的贏家首先就是新加坡(進步13名)及台灣(進步10名) ,還有去年遭受打擊的中國大陸(進步6名)和南韓(進步5名)。

不過,2018年,新興市場的總金融資產不僅首次呈現衰退,0.4%的衰退率也高於工業化國家(-0.1%)。中國大陸發展呈現疲軟,資產衰退3.4%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同樣的,其他重要的新興市場如墨西哥與南非,也呈現巨大的衰退。

安聯表示,這是個令人關注的趨勢反轉現象。過去20年來,在較貧窮的區域內,即使包括2018年在內,金融資產成長率平均11.2%,皆高於富裕區域,看來貿易戰打亂了較貧窮國家的發展路徑,但是工業化國家也沒有因此獲益,日本(-1.2%)、西歐(-0.2%)及北美(-0.3%)均須面臨資產負成長的局面。

而2018年亞洲家戶總金融資產衰退0.9%,也是自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最大幅度的衰退。此一衰退主要源自於證券業大幅衰退,包括證券與投資衰退14%。另一方面銀行存款與保險及年金,則分別成長8.7%與8.2%。

如果分析組合架構可觀察到一個明顯的趨勢。安聯表示,由於亞洲的金融市場日益複雜化,單純的銀行存款所占的資產比例大幅降低。2018年底時僅達46.4%,較本世紀初的水準下滑16個百分比。相對地,由於越來越多家戶把存款投入資本市場,證券所占的比例從20%成長至36.2%。保險及年金的比例僅有16%,約全球水準的一半。

至於2018年全球家戶負債成長5.7%,低於前一年的6%,但仍高於長期平均年成長率的3.6%,幸而基於強勢的經濟成長,全球債務比(債務占GDP的比例)仍維持穩定的65.1%,而許多區域在這方面都有類似的發展趨勢。

不過,亞洲(不包括日本)卻是另一番局面。2018年債務增長確實減緩至13.8%(2017的15.7%)。然而僅過去3年來,債務比就大幅增加10個百分點至52.4%,主要源自於中國大陸成長15個百分點達54%。

而2018年底,由於負債的強勁增長,淨金融資產即總金融資產與債務之間的差額,全球下跌1.9%至129.8兆歐元,新興國家受到的傷害最大,淨金融資產衰退5.7%(工業化國家-1.1%),亞洲(不包括日本)衰退6%。

此外,過去10年來全球中產階級的財富首度未成長,2018年底約10億4000萬人屬於全球中產階級,較前一年的數據相差不遠。若跟中國大陸資產萎縮的情況相對照,此結果也不令人意外。因為至今為止,全球新的中產階級主要來自於中國大陸,幾乎一半的人口都說中文,25%高資產階級也說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