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學生議會前議長、科法所學生周安履表示,在修改憲政體前,可能可以透過修憲提高不分區立委的人數,先解決在台灣社會不被重視的其他社會問題。(示意圖/NOWnews資料照)
▲台大學生議會前議長、台大科法所學生周安履指出,從憲法所規範的中華民國國土與宣稱代表中國,便讓台灣的定位在國際上有所混淆。(示意圖/NOWnews資料照)

中華民國的憲法存在諸多問題,即使歷經7次修憲依然弊端叢生,雖然在許多國人眼中,台灣儼然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但殊不知國際上對於台灣主權的疑惑,憲法也要負起責任。台大學生議會前議長、台大科法所學生周安履指出,從憲法所規範的中華民國國土與宣稱代表中國,便讓台灣的定位在國際上有所混淆。

憲法為國家根本大法,但台灣憲法在主權和國土認同上卻依然停留在「中國」,根據憲法本文第4條,「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什麼是「固有疆域」眾說紛紜,不過大部分的解讀依然是中華民國政府擁有中國完整的領土主權,範圍含蓋台灣、中國大陸及外蒙古等地區,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

周安履表示,修改憲法有助於正式宣示台灣主權,在國際上是明確的表態,在法理上則是明確的與中國切割。而對於台灣政府無論是實質運作上、或是人民的經驗中,都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但「這件事情是我們這樣想,國際上不見得這樣想。」

周安履說,「現在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都會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只要我們的憲法還是處在宣稱我們代表中國,至少在領土上持續沒有脫離中國國土,所以國際上依然會覺得我們是中國的一部分,或是我們是中國中的一個叛亂份子。」

「無論是華讀或是台獨,差別在於人民對於自己的國族認同為何,但無論是走哪條路,相較於現況都更好一些。」周安履指出,台獨的意義比較明顯,就代表台灣不是中國,在邏輯上就不會把台灣納為中國的一部分,「我們不宣稱我們代表中國也不宣成我們用有中國領土。」而若選擇華獨,「至少我們不會宣稱擁有中國領土,在主權上會更加明確。」

周安履說明,朝著主權明確的方式修憲,這樣的幫助是,所謂大家認知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或是執政黨說我們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包含有政府、領土、主權和外交能力,於法、於國際關係上才有辦法立足。「在早期國統綱領還沒有廢除前,我們一直都是以我們代表合法中國做宣稱,但在到現在一直都沒有明顯的表態我們和對面那個國家是不同的,這是一個法理上的明確表態,宣示意義上的表態,法理上的完全割離,講固有疆域,就好像沒有完全放棄的意識。」

但想要更改國土可不是那麼簡單,根據憲法增修條文,如果要更改國土,「非經全體立法委員四分之一之提議,全體立法委員四分之三之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之決議,提出領土變更案,並於公告半年後,經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投票複決,有效同意票過選舉人總額之半數,不得變更之。」

周安履說,目前在國際狀況上顯然也不允許,「因為需要非常高度的國內共識與國際條件。」中美兩方可能都不會樂見現況下有這樣巨大的改變,對中國來說這顯然是激進的獨立表現,美國也應該還是希望台灣以維持現狀,壁面刺激中方;而在國內來說,對主權認同依然從在很大的歧異,根本難以達成共識,不過這應該是未來修憲要努力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