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姊妹淘
  • 寵毛網
  • 保庇NOW
  •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NOW電玩
  • 四方報

名家論壇》錢震宇/修憲關鍵在於必要性而非門檻

▲修憲是台灣長年難解的問題,過高的憲改門檻更是讓各方望之卻步。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修憲是台灣長年難解的問題,過高的憲改門檻更是讓各方望之卻步。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錢震宇

2020-12-04 10:46:50

修憲議題每每到了立委換屆,或是政黨輪替時常被拿出來當成政見,但討論的聲浪大,實現的聲量小,為什麼?很多人認為,是修憲門檻過高,其實不然,真正讓修憲難以實現的核心問題是「到底遇到何種變革,不修改憲法會導致國家運作窒礙難行」,還是「政黨將修憲視為其政治影響力的延伸,企圖將黨派立場及利益灌輸在國家主體上」?簡言之,修憲的必要性能否說服人民。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華民國歷經7次修憲,在2005年最後一次修憲時,將修憲的門檻修改為須立法委員四分之一提議,四分之三出席,出席委員四分之三決議,半年後,交由公民複決,獲得全體公民半數以上同意,才算通過修憲案。依照現行選舉人口來計算,要通過修憲案需要966萬人同意。

有人批評,這樣的高門檻是限制人民修改憲法,獨派人士更質疑這是扼殺台灣主權,倡議直接制定新憲法。然而,這樣的門檻是朝野各政黨代表所投票制定出來的,當時的總統是民進黨的陳水扁,負責修憲的任務型國大,也是民進黨籍的席次最多,所以怎麼說這筆帳都不應該是單一政黨的責任,只能說是歷史共業。

再者,當時社會上對於修憲的氛圍是將國大代表的修憲權拿回,交由公民複決,民進黨的主張就是訴求「國會改革,公投入憲」。這意思代表修改憲法不能是一個政黨或幾個政黨講好就能隨意更動的,它必須經過公民複決,也就是過半民意的支持。

為了國家運作穩定性,防止政黨濫權,所以將修憲權交由全民。時空轉移,當時訂規定的綠營如今全面執政卻質疑修憲門檻過高,要求調降門檻,豈不怪哉!

所以講到修憲,它的消極意義是「若不修憲將導致國家運作出現問題」;而積極意義是「它能為國家及人民帶來什麼樣的利益」,必須在這兩項要件符合且充分溝通下,修憲才有機會獲得民眾共識,通過過半民意支持。

以民進黨現在主提的18歲公民權及廢除考試院、監察院這三項修憲議題來看,以18歲公民權較有機會取得較多民意的認同,其意義在於實踐民主價值,將投票年齡下修,當然也被解讀是討好年輕人,希望爭取更多選票。

至於廢考監,則動到我國五權憲法的國家整體架構,有意修改者必須提出明確而有力的證明,為何要廢考監?是會導致政務廢弛?還是阻礙政黨利益?廢了之後,是國家得利?還是政黨得利?

說到底,修憲是展現一個政黨能否說服人民相信它所說的是事實而不是假象,只為了要攻擊另一個政黨或它的主張。我認為,「修憲的重點在於過程而非結果」,過程中間政黨是否扮演好溝通的角色,跟自己的支持者以及反對者好好地表達、勸說,才是修憲成敗的關鍵。

根據國民黨智庫的民調,認為憲法需要修改的民眾佔48.6%,不需要修改的佔18.7%,無反應的佔32.7%,可見修憲的必要性在民眾心中還是一半一半。在問到民眾最贊成的修憲議題時,是總統應該定期到立法院國情報告並接受監督,支持度57.1%,第二是任命新的行政院長應該經過立法院同意,支持度52.6%。

從民調看出來,政黨提出的修憲議題未必是現實民眾最關心或最贊成的,而民眾當下所贊成的修憲議題卻又未必是政黨想要提出來的,這中間就存有不小落差。所以身為代議士的立委諸公們,就有職責去說服其他政黨跟民眾,而不是去批評不支持自己修憲案的人或政黨。畢竟,修憲本來就不是一黨之私。

蔡英文既然把憲改工程列為第二任重要施政方針,就應該好好去溝通,把話說清楚,不要只會拋議題,讓支持者站到第一線去辯護。

憲改是一個政治主張互相融合的工程,涉及層面極廣,它必定困難,也很艱澀。若執政黨出發點只為滿足派系及支持者所需,而非國家運作長治久安,那道衝突的鴻溝是永遠跨不過去。從目前的態勢看來,我對這次修憲的結果不抱期待。

●作者:錢震宇/國民黨智庫副發言人、資深媒體人、開放智庫發起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