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員「6千字」血淚!親曝第一線心聲:救到不能救為止

▲(圖/消防救難員蔡旻諴授權提供)
▲台鐵太魯閣出軌事件發生後,消防員蔡旻諴透過第一線救災人員視角,親自紀錄逾6千字的心聲。(圖/消防救難員蔡旻諴授權提供)

編輯中心/綜合報導

2021-04-09 12:04:11|2021-04-09 12:07:27

台鐵太魯閣出軌意外發生至今已逾一周,消防員蔡旻諴身為第一線救災人員回憶起收到特搜群組當天傳來的訊息和連日搶救的心路歷程,內心仍感受到相當大的衝擊,更是透過臉書紀錄下六千字的第一線救災過程和前線消防的心聲,期盼逝者安息外,也希望民眾更能理解到「第一線的救災人員,也是需要人的鼓勵,需要人的關懷」。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消防救難員蔡旻諴授權提供)
▲台鐵408次太魯閣號列車意外發生至今釀成50死,兩百餘人輕重傷,是台鐵40年來最嚴重事故。(圖/消防救難員蔡旻諴授權提供)
消防員蔡旻諴7日在臉書上記錄了逾6千字的救災心聲,其中更是提到自己當天事發時原本打算帶著一家四口出遊,但突然收到特搜群組的訊息後,只能回頭告訴孩子「有火車翻車,很多人受傷了,爸爸要去救人」,接著更詳細記錄了從趕赴現場、加入挺進救災的心情,最後更將任務結束後心中沉重的感受全數訴諸文字,更感嘆「消防員,一個只在災害現場出現的職業,卻被寄予沉重的期望」。

▲(圖/消防救難員蔡旻諴授權提供)
▲曾經歷過0206花蓮大地震的蔡旻諴坦言,這次救難與當時情況似曾相似。(圖/消防救難員蔡旻諴授權提供)
從事消防今年是第14年的蔡旻諴也向《NOWnews今日新聞》表示,自己紀錄下這些日子以來的心境,是希望有更多的社會大眾能知道身為第一線救災人員以及其眷屬的心聲,文章內也提到總覺得「自己好像還有什麼沒有做完」,更呼籲所有民眾在替憾事罹難者哀悼同時,「好好珍惜彼此身邊的人,多陪陪家人,伸出雙手抱一下,感受一下彼此的體溫」。

▲(圖/消防救難員蔡旻諴授權提供)
▲儘管現場狀況嚴峻到難以突破,哪怕生存機率低到令人絕望,消防救災人員仍不畏艱辛,第一線堅守崗位救災。(圖/消防救難員蔡旻諴授權提供)
以下為消防員蔡旻諴太魯閣出軌事件搜救紀錄全文:


文章很冗長,但請靜下心慢慢看。

我,本就是一個感性的人,容易因為感同身受的情境狀況而影響情緒抒發,這篇文章是我紓壓的方式,跟之前0206花蓮大地震一樣,但是這次的心境轉換、情緒的起伏,以及時間的短促,壓力的沉重比自己想像中來的還要快速;我記錄著事情經過,會記得這麼清楚清晰,是因為知道自己身心有不一樣的狀況,慶幸的是自己會尋找紓壓的方式,逝者已矣,事情發生也無法再改變,我們依舊要向前邁進,哪怕渾身被荊棘割裂出一道道的傷痕,都要踏出去那一步…

 此文章是筆者的親身經歷,僅獻給一同出勤搜救的夥伴們和在身後支持的家人們,最強大的特搜夥伴們,有你們一同執行各項搶救,身邊有著你們協助,我們彼此才無所畏懼,勇往直前;親愛的家人們,感謝妳們體諒身為第一線搜救人員的我們,常常因為一通電話,一封訊息,就打亂了彼此的生活步調,卻依舊給予我們最溫暖的擁抱,支持著我們挺進救災現場,讓我們無所顧忌的面對災害。希望藉由這些紀錄,讓各位知道心情的轉換,需要自己、家人、夥伴等等的人鼓勵,讓自己走出這令人難以忘懷的記憶,我們消防員,也都只是個人,也是一個會流淚流血的平凡人,我們可以無所畏懼,是因為身後有妳們做最堅強的後盾!

沉靜了幾天,胸口中那苦悶的傷痛,隨著時間滴答流逝,也慢慢的將那令我心碎的記憶輕撫上淡淡的紡紗…

一日未眠,腦海全是令人鼻酸的場景,忍住不斷湧出的淚水,一直救到救不到為止…

 4月2日,自己排定連假準備帶家人外出郊遊踏青,就在停好車剛要踏進家門,特搜群組傳來【火車事故,請各組人員集結出發】,抬頭看向期待出遊的兩個小寶貝跟老婆,眼前的情況,突然間彷彿是幾年前0206地震放假在家緊急出勤的場景,深吸一口氣,手張開把我心中的三個寶貝抱在一起,低聲說:『有火車翻車,很多人受傷了,爸爸要去救人,今天媽媽陪妳們去玩,爸爸明天回來再帶妳們出去玩……』饅頭妹跟阿弟迪異口同聲地說:『爸爸,加油,注意安全』,老婆大人輕輕的說:『自己小心,注意安全。』雙手用力地抱了抱她們,我轉身離開家門。

 在隊上快速整備個裝和重型救援的破壞器材,手機不斷收到現場的照片……心情也越來越沉重,知道現場會不同於平時的狀況,環境大概也不會比0206大地震來的輕鬆,但,這時候還沒有想到,那裡,已成為比地獄還令人無法想像的場面…再三確認分隊同是特搜隊夥伴的個人裝備是否確實,也帶上之前車禍救援自己準備的救援包組,只是這時候沒有料想到,這場救援會持續幾天以上…

 在前往的路上,我坐在特搜貨櫃車上,看著不斷呼嘯而過的救護車、勤務車、以及民間救援團隊的車輛,呼吸越來越急促,心跳也隨之加快,一張張現場的照片不斷地從手機傳出,內心只剩下一個想法,要救到不能救為止!至於其他的想法,全部都拋在腦後,不再去多想了。

 一抵達集結點,只看見一群遊客聚集在涼亭的平臺,至少50-60人在看著我們……(這該不會是列車上疏散的綠卡民眾吧?!)心裡那份不踏實的緊張,一整個重重地壓在我的身上……【等下你們這批前往最裡面的第6,7,8節車廂,需要攜帶重型破壞器材,照明,雙節梯,照明跟救護器材,裡面多人受困,趕快前往!】才剛把器材整備到前進指揮所,還來不及跟擔任大傷救護指揮官的學弟打招呼,而年初帶過的新進學弟妹一直跟我揮手也沒注意到,馬上就立即被指派挺進最裡面的災害現場~

(腎上腺素慢慢釋放,但心情卻沒有隨之亢奮,反而是越來越沉重…)

 面對隧道外的列車,還沒看到裡面的狀況如何,只見到不斷被攙扶脫困的民眾,臉上都是驚恐,淚水,夾帶著啜泣聲跟痛呼聲,我跟夥伴們口中不自覺的喊出:「加油!沒事了,我們來帶你們出去了,加油!」說完,每個人邁開的步伐慢慢加大,速度也慢慢加快許多

(快點……我們要快點……再快一點!)

 爬上列車車頂,在傾斜的列車車頂緩步移動往隧道內,黑暗中夾帶著未知的狀況迎面而來,兩側的地面上已是散落的零件,固定在牆面的管路都被扯斷,牆壁也都是車廂磨出的刮痕…空氣中瀰漫著令人難受的廢氣,滿天飛舞的粉塵,血液的腥味及……臟器的混雜味道撲鼻而來!全身的肌肉不自覺的緊繃,舌頭舔了舔乾燥的雙唇,往第6節車廂前進……【這裡車廂內有人需要脫困!】聽到夥伴的呼喊,立即三步併作兩步向前跑去,但,印入眼框的影像,卻是梯子旁邊的罹難者……瞬間淚水滑落我的臉龐,我完全止不住淚水!因為……是一位小朋友,一個不到5歲的小孩……這讓身為二寶爸的我,情緒面臨第一次崩潰邊緣…心像是被撕裂一般的疼痛!

 我們留下部分的夥伴去處理這節車廂的患者,繼續前往第7,8車廂……爬下梯子,不讓自己再望向令人心碎的場景,我緊握著拳頭,快步前往目的地……『旻諴學長,這節車廂還有民眾受傷還沒脫困……』學弟在耳邊小聲的說,我馬上跟帶隊的學長說,我進去第7車廂查看,轉身我就跟學弟往他說的地方衝去!

 又是一個令人鼻酸的場景……一位罹難者躺在兩節列車之間的連節走道,但永遠再也無法站起……小聲的說聲:『抱歉,我要去救援其他人』,忍著淚水跨過進入車廂,學弟小聲跟我說……剛剛他們撤離這個車廂的綠卡患者時,那些人都不得不跨越,只能大聲跟他們說往上看,我們會接住你,一位撤離的人突然低聲說『這是我的家人』……學弟愣了一下,馬上回覆:『我們會帶祂出去的』,聽到這裡,我的淚水又不爭氣的狂湧出來……

 第7節車廂,只剩兩名患者,一位女性無法行走,另一名男性左大腿開放性骨折卡在狹小空間,『我的腰好痛,呼吸喘不過氣…我找不到我先生,你會救我出去嗎?』、『我旁邊的這三位好像都沒有呼吸了…我好痛,我的腿好像斷了,我有用毛巾綁住,可是血流好多…』剛進車廂,耳邊馬上傳來兩位受困民眾的呼喊聲,當下自己判斷這兩名可以救出,但是……第8節車廂還有很多人待救,第6節還沒處理完畢,自己的情緒開始躁動起來,大聲呼喊說這裡兩個人可以快速脫困,只要有人來就可以協助我了!這是幸虧學弟有發現我的改變,連忙要我冷靜一下,我自己猛然意識到……我……應該要轉變一下心情……深深吸進一口氣,再大力吐出一口氣,連忙拿出自己自製的快速檢傷卡,給兩位患者評估傷勢後,把卡片交給他們,盡量清除附近能夠排除的障礙,確保待會脫困的動線後,並且要他們堅持下去,我會帶他們出去,留下自己多出的手電筒照亮著他們所在位置,希望可以在這漆黑的環境中,給與他們一些希望……我就轉頭跳下往回協助第6節車廂。

(堅持……拜託你們,一定要撐到我帶人來救你們!)

 『學長,裡面還剩下1位100KG的傷患要後送至車頂』,還來不及完全沉澱自己浮躁的心情,才剛到第6節車廂雙節梯的位置,車頂的學弟馬上傳來這段話,並將繩索丟下,強忍著自己的目光盡量不要撇向剛剛那令我心碎的方向,大聲跟車廂內急救的夥伴傳遞繩索……『諴哥,裡面還有一個小孩,然後祂的身體!!』車廂內傳出一個聲音,我猛然抬頭,她跟剛剛的我一樣,相同的反應跟狀況,立即沉著的回她:『我知道,黑卡,我們先救現在這個患者』,連續回應她2次後,由於身邊都是平時一起訓練的特搜夥伴,很快的就統一搬運脫困方式,在患者的疼痛哀嚎聲中,成功將其上拉至車頂交由後方的搜救人員送去救護站……

(越來越沉重的,不只是腳步,還有那令人難以釋懷的絕望…)

 『我還需要人,這邊的麻煩跟我到第7車廂把2個患者救出』完成剛剛的脫困後,我馬上跟身邊的夥伴們提起剛剛的車廂狀況,大家連忙趕去現場,在前去的軌道上,看見身穿白袍的吳醫師也在跟著我們,『吳醫師!前面車廂有兩個患者,其中一個左腳骨折,可以幫我協助評估嗎?我要幫他快速脫困』,我連忙喊住吳醫師並快速講述狀況,他二話不說跟我們跳上車廂;『這名女性上長背板送出去』長背板就在旁邊,立即協助將她固定,從車窗送出去交由外面的夥伴們後送,再快速評估第一名患者後,吳醫師跟著我往車廂的前面鑽進那位男性的狹窄空間,在短暫評估後,他判斷先直接拖出就好(有人問說為什麼我不第一時間拖出,不是我不救,而是患者是大腿開放性骨折,而吳醫師是骨科醫師,我當下沒辦法確認我移動他會不會造成更嚴重的二次傷害),我們趕快一邊要患者忍住,一邊狠著心將他以最快速的方式拉出,在他的痛呼及慘叫聲中,我們順利的將他脫困,心中一顆大石也放了下來…剩下的就是最後一節車廂了。

『謝謝你』,這三個字,妳知道對於處在情緒緊繃邊緣的我們,是多大的心靈慰藉嗎!

 沿著傾斜的列車車身穿越,扭曲破碎的車身,斑駁的血痕,散落滿地的殘破碎片,以及堆疊的行李物品,可以想像當下發生時的狀況,一瞬間就滿目瘡痍、天人永隔…第8節車廂,只能說無法形容,前幾節車廂的座椅都還完好的,但最後一節裡面…請原諒我不做詳細敘述,現場不是地獄,而是煉獄,所有的座椅全部分離原來的位置,所有的雜物堆疊在滿是的隧道側,車廂前半部已完全撕裂,耳邊盡是受困者的哀號求救聲,和現場搜救夥伴著急呼喊執行任務的搶救聲音,腦袋瞬間【轟】的一聲炸開,再也無法顧慮到自身安全,馬上跟夥伴要搶進現場跟裡面操作的學長交班;『你們先在這裡休息,等等會輪班,先趕快休息』,現場的指揮官看到我們,大概是臉上遮不住的疲憊跟特搜服上汗水浸濕的痕跡,指示我們先至休息區待命,但我們也無法好好坐著,眼睛不時往車廂內望去…

(堆疊的,不只是那些殘破零件雜物,還有那一具具令人紅了眼眶的逝去…)

 『等等我們先把這裡的物品清出去,然後讓在把這些罹難者移出去,才能將最裡面受困的民眾救出!』交班了,小隊長下達著行動指令準備操作,在傾斜的車廂內,我將自己的胸燈夾在上方當作照明,在無法使用大型的破壞機具,我們以徒手方式一一將堆疊的零件傳遞出去,一度還因為電動輪椅的電池短路冒煙造成夥伴們的警戒,好在滅火器來的即時,但瀰漫的粉塵也讓待救者恐慌,趕緊和她說『不好意思,先請妳用衣服遮下口鼻,附近看有沒有缺口,往那裏呼吸!我們很快就救妳出來!』當下,自己眼睛撇到一旁雜物上的黑色背包,心想這裡應該是最近途徑的選擇,輕聲和罹難者說:抱歉,橫跨在堆疊的座椅上,一把拿起背包。

(聽見受困者的聲音在耳邊回響,卻感覺我們與她的距離是如此的遙遠…)

 『在這裡!這裡有缺口!我看見她了!』背包被我一把拉起,馬上看見那位臉色透露驚慌卻一直堅強等待救援的她,我大聲喊了出來!我們在場的所有人員,連續操作累積的疲倦瞬間被拋諸腦後,盡可能將雜物移除,看見那位受困者可以藉由我們的攙扶走出去時,心中的那一塊大石頭終於整個放下來…夥伴們一一互相擊拳鼓勵,因為,到這時候,所有的受困民眾都已經救出去了。

(休息時,隧道中那些許多人的心碎跟疼痛,卻一一加重在我們彼此的身上)

 坐在鐵軌上,身旁的傷患還在等待後送,抬起頭看向身旁的夥伴們,覺得要講一些話才能讓大家的心情轉換,『哇靠!已經快4點了啊!我早餐還沒吃就要吃晚餐了!』自己先開頭講了一句很平常的話,大夥也開始盡量避免提到剛剛的工作內容,不然也是稍微帶過,還好,大家都還可以互相打氣,互相聊天,這時候手機也傳來同隊同學傳來的加油打氣訊息,頓時覺得自己可以再多努力一下,身體的疲倦跟飢餓感也稍微減輕了一些,不經意望向隧道內傾斜的列車,只剩下最後的工作了。

 終於,耳邊沒有傳來令人神經緊繃的求救聲,終於,可以好好喘上一口氣…『各位辛苦了,等下我們剩下最後的幾項工作,大家再努力一下,等等分組…』這些內容,我就不多詳述了,最後大家將目視所及,以及自己在列車底下發現的,全部後送至列車上,再將部分的零碎小心翼翼的裝入【英雄袋】後,把所有的裝備整理收齊清點,在等待接駁的列車期間,不自覺的又望向破碎的車頭,傾斜的列車,那些散落的零件,就像是每個家庭破碎的心情般,無法再重組……心中滿是感慨,原來,我們真的很脆弱,原來我們其實都一樣的無助,原來,不是任何事都能夠稱心如意,原來,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坦然面對,很多很多的原來…

(我們,也只是個人,只不過是個往災害衝過去的憨人…)

 返回前進指揮站,斜坡上盡是媒體的各式各樣的鏡頭,那一瞬間突然有種想要避開的衝動,因為感覺自己好像還有甚麼沒有做完,眼睛看到學弟妹正在高興的跟我們揮手招呼,自己搖了搖頭,和剛剛撤出的夥伴們一起到休息區待命。坐著休息時,自己今年新帶的學弟妹看著我想要問問我的狀況,『抱歉…學長我目前想休息一下,吃個東西恢復一下體力。』這不是逃避的言語,只是生理上的反應,讓我要去照顧好自己的身體,自己從早到晚上都沒有進食,三兩下一盒炒麵一個便當就全部嗑光,才稍微恢復一下體力,看著正在忙碌的各個官員,到處發送食物飲水的志工團隊,以及一樣在周圍待命的各縣市特搜隊,自己感覺又是在0206大地震的狀況,只不過這次的情形不同而已。

(有你們,真的很好,真的…………)

 接替換班在現場待命到凌晨三點,這期間老婆也傳來訊息問我的狀況,同是護理人員的她,也擔心我會不會有PTSD,短短的字裡行間,透露著她的擔心,也跟我講了一些注意的地方,也許是心理層面上的平靜,讓自己的食慾大開,在現場進食的份量也超出我的預期,夥伴間也在苦中作樂,待命期間互相吐槽吃了多少,又吃了哪些東西,喝了幾杯咖啡,還是又多去拿了幾份食物,這,也是我們彼此紓壓的方式之一,時不時的講幾句垃圾話,裡面參雜一些從早上到下午的狀況,沉靜一下又開始胡天亂地的聊著天,新加入特搜的學弟妹們,時不時一臉訝異地看著我們。

(其實,我們彼此都知道,這些舉動,都是顧左右而言它……)

 結束任務返隊途中,一路無語…想要說點甚麼,但是漫長的公路,昏暗的燈光閃過車窗,讓我的思緒居然又回到早上令我心碎的場景,我知道,需要好好的釋放壓力了……回到寢室,把全身上下洗搓了有將近三遍,走路到分隊附近的超商買個熱湯類的果腹,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無法入眠,靜靜地看著窗外的夜色亮起,自己也在慢慢調適,隨著清晨的陽光照射,也讓自己的陰霾一掃而空,好好歸類自己接下來的步調跟作法。首要的先把自己每次出勤的裝備清洗完畢,不論是衣物,還是應勤裝備器材,都擦拭一遍,在放在陽光底下曬一下,來個大自然陽光的殺菌;接下來我尋求宗教上的心理安慰,一樣到廟裡拜拜,跟自己平時在執行救災救護有感到不舒服的時候相同,拿香拜拜,內心裡低語著祈求的願望,再坐在一旁的長椅上,靜靜的感受寺廟的靜謐;接著跟老婆報備後,一個人到大賣場去走走,看著不論是家人之間,朋友之間,親密的人之間,亦或者是小孩跟家長之間,我穿梭在人群之中,感受那份難能可貴的相處時光;然後再去熟悉的店吃個午餐,這時候其實心裡也開始接受自己的轉換,也可以慢慢談論我所遇到的情形,當然會避重就輕的訴說;當意會到自己的心態轉換後,我知道我可以回家了,至少回到家中,不是一個哭喪著臉,垮著臉,或者一語不發的臉來面對我深愛的家人。

(我,回來了,我,可以回家了~)

 其實這幾天,在家中的休息有比較安心,至少讓我睡得很安穩,加上兩個小寶貝的嘻嘻哈哈,以及老婆的擁抱,讓我可以好好整理全部的思緒,覺得自己該是要把這短暫時間的心情起伏、心態調整,以及心理建設用文字方式來做敘述,然後讓多數人去注意到,第一線的救災人員,也是需要人的鼓勵,需要人的關懷;我們是一群面對災害很容易奮不顧身的人,我們前進的目標永遠與妳們相反方向,但是,請不要把我們當作無所不能的超人,因為,我們也只是穿著裝備,拿著器材去面對未知恐懼的平凡人而已,對於每個生命,夥伴們都是竭盡所能的去拯救,那怕生存機率低到令人絕望,那怕現場狀況嚴峻到難以突破,妳們只會看到,我們前仆後進的進入。

(消防員,一個只在災害現場出現的職業,卻被寄予沉重的期望…)

 夥伴們,家人們,好好珍惜彼此身邊的人,多陪陪家人,伸出雙手抱一下,感受一下彼此的體溫,你有多久沒有擁抱你深愛的人?你有多久沒有問候深愛你的人?希望這篇文章,我的心情紓壓,可以讓更多人知道第一線的搜救人員,可以讓更多人了解第一線的救援人員。(編輯:楊智傑)

【本文已獲消防救難員蔡旻諴授權刊登】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民調中心

打疫苗請疫苗假不支薪,若您打算接種新冠疫苗,您會請疫苗假嗎?

打疫苗請疫苗假不支薪,若您打算接種新冠疫苗,您會請疫苗假嗎?

繼續作答
您會在社群網站上放閃給親朋好友看嗎?

您會在社群網站上放閃給親朋好友看嗎?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