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盧佳慧「琴路」艱辛 快乾膠黏手反抗虎媽陳郁秀

專訪/盧佳慧「琴路」艱辛 快乾膠黏手反抗虎媽陳郁秀
▲陳郁秀(右)一邊投身政治,一邊像女超人一樣拉拔3個孩子長大,更嚴格教導盧佳慧(左)鋼琴。(圖/記者林調遜攝)

記者黃仁杰/專題報導

2021-04-23 17:06:48

對鋼琴家盧佳慧來說,母親公廣集團董事長陳郁秀在父親盧修一過世之前,就只是一名知名演奏家,卻因為父親致力於民主運動,早年被政府拘禁,曾連任三屆立委,晚年罹癌過世後,為了繼承他的遺志,陳郁秀開始投身政治,一邊像女超人一樣拉拔3個孩子長大,更嚴格教導盧佳慧鋼琴,「媽媽是老師,也是我現在最好的朋友。」但面對擁有多重身份的母親,盧佳慧坦言童年有苦難言,被問到練琴的辛酸與跟母親的衝突,盧佳慧大嘆:「好多喔!」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琴路」艱辛 盧佳慧揭陳郁秀魔鬼訓練

從小陳郁秀對於長女盧佳慧的訓練就相當嚴格,一周7天從早到晚的行程,每個小時都排得滿滿的,「就像做預算表一樣!」盧佳慧回想小時候的「琴路」,依舊記憶猶新,她每天都要記錄一整天的總練琴時數,畫上正字記號,如果一個禮拜的總練琴時數沒有「達標」就要補齊,「所以你如果一到五很荒廢的話,六日就別想活了。」

小學三年級的時候,覺得練琴苦不堪言的盧佳慧,在美勞課時靈光一閃,「如果手指黏在一起,那回家就不用練琴了」,於是她用快乾膠把十隻手指全部黏起來,想當然下場非常淒慘,立刻被送去急診室處理,「那是我對媽媽的小小叛逆。」

上了高中陳郁秀也沒有輕易放過盧佳慧。

盧佳慧就讀師大附中音樂班,即使在當時就標榜學風自由、不體罰的附中,陳郁秀也不改其「虎媽」作風。有一次盧佳慧練琴遲到,被媽媽處罰罰站,當時她想,罰站就罰站,結果隨著一節課過去、兩節課過去,「同學經過都問我,佳慧你怎麼在這?佳慧你還在這?」那天盧佳慧被罰站了一整個下午,在同儕面前覺得顏面無光,於是向陳郁秀提議在家學琴。

▲盧佳慧(左)成為鋼琴老師,開始理解媽媽的用心,現在的她能笑看過去種種,也是多虧了陳郁秀(右)的魔鬼訓練。(圖/記者林調遜攝)
▲盧佳慧(左)成為鋼琴老師,開始理解媽媽的用心,現在的她能笑看過去種種,也是多虧了陳郁秀(右)的魔鬼訓練。(圖/記者林調遜攝)
「結果回家更慘!」不像學校一節課50分鐘,在家的上課時間無限上綱,連爸爸盧修一都不忍心前來「救援」,不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陳郁秀索性把家裡琴房的兩邊門都鎖上,慈父也鬥不過虎媽。

一天24小時和身兼嚴師的媽媽相處,盧佳慧坦言當時真的對媽媽又愛又恨,逃避和叛逆不可避免,「所以我大學出國留學時,就像一匹脫韁的野馬,什麼都想學、什麼都嘗試。」以前為了保護雙手被禁止打籃球,出國後的盧佳慧開始學溜冰、玩滑雪,也接觸服裝設計、去看百老匯,但在蠟燭多頭燒到體力承受不了之後,才發現原來自己最愛的還是鋼琴。

在經歷過一圈碰撞、走過這段「坎坷琴路」後,盧佳慧也成為鋼琴老師,開始理解媽媽的用心,感受到身為一個老師期望跟辛勞,「現在反而很容易體會媽媽當時的心情。」現在的她能笑看過去種種,也是多虧了陳郁秀的魔鬼訓練。

虎媽心聲 陳郁秀坦言:教自己孩子最痛苦

這樣一位嚴格的虎媽,其實陳郁秀也是苦過來的。她五歲就開始學習鋼琴,在傳統的日式教育下成長,本就受到嚴格的要求,長大後進入巴黎國立高等音樂舞蹈學院深造,所受的訓練更加嚴苛,連穿著、體態都有一定的規範,也因此,陳郁秀把這一板一眼的方式,運用在教育孩子的音樂之路上。她深知,如果在一定年齡前沒有具備基本的技藝和體力,很難成為一名職業演奏家。

不過,陳郁秀坦言,她並不希望教自己的孩子彈鋼琴,「因為那是很痛苦的事!」無奈當時盧修一因白色恐怖入獄,陳郁秀有3個孩子要養,只能一肩扛起所有重擔。

▲陳郁秀坦言,她並不希望教自己的孩子彈鋼琴,「因為那是很痛苦的事!」(圖/記者朱永強攝)
▲陳郁秀坦言,她並不希望教自己的孩子彈鋼琴,「因為那是很痛苦的事!」(圖/記者朱永強攝)
盧修一入獄那年盧佳慧才6歲,最小的兒子甚至剛滿周歲,陳郁秀教鋼琴維持生計時,兩個女兒和兒子在鋼琴下畫畫、看書,一個女人要帶3個小孩長大,沒有餘裕送去上鋼琴課,陳郁秀只好為母則強,身兼母職與嚴師。

「我對女兒的要求就是到小學六年級,因為那是要成為一個演奏家打好基礎的時候。」為了訓練女兒,陳郁秀在師大任職時,每天下午三、四點都被同事調侃說「快點回家上班了」,因為要督促盧佳慧練琴。「我把這些基本的訓練、技巧在小六前都教給她,我就心安理得了,因為後面是她們自己的選擇。」

感情好不言而喻 陳郁秀、盧佳慧彈琴展現母女情

聊到這裡時,盧佳慧忍不住吐槽說:「不只到小六,其實是到出國,像脫韁野馬一樣才有選擇。」還不忘再次強調,「媽媽真的是非常嚴格的人,連我寫《蝴蝶蘭》送她時,她也只回答了一聲『嗯』。」隨後兩人相視大笑。

盧佳慧說:「母親的成就,女兒是望塵莫及。」也常開玩笑說道,感覺如夾縫中求生存,被父母的盛名壓得喘不過氣。但其實盧佳慧早已看開,除了真心以父母為榮,也只跟自己比賽,凡事盡心盡力,不讓自己後悔就是最好的回報。

▲盧佳慧說:「媽媽真的是非常嚴格的人,連我寫〈蝴蝶蘭〉送她時,她也只回答了一聲『嗯』。」隨後兩人相視大笑。(圖/記者朱永強攝)
▲盧佳慧說:「媽媽真的是非常嚴格的人,連我寫〈蝴蝶蘭〉送她時,她也只回答了一聲『嗯』。」隨後兩人相視大笑。(圖/記者朱永強攝)
陳郁秀則說:「其實她已經夠努力了,我現在反而告訴她要放鬆一點」,但對於女兒的跨界嘗試,她很是看好,在不同的領域中互相理解,「現在跨界的專家已經在這(指盧佳慧)了。」

訪問尾聲,《NOWnews今日新聞》邀請陳郁秀、盧佳慧彈琴拍攝畫面,母女倆不僅互相拍下對方彈琴的樣子,還很在意角度跟pose,陳郁秀看起來就像是女兒第一次辦音樂會一樣,前前後後、各種角度,都拿手機仔細的記錄,陳郁秀還熱心地告訴我們在哪個視角拍攝演奏者才好看,「我以前的鋼琴演奏會海報都是這樣拍」,而現在陳郁秀也幫盧佳慧這樣拍。

盧佳慧也在媽媽彈琴時不斷按下手機快門,連頭髮的細節,衣領的平整也幫她細心打理,以前對「嚴師」母親的怨懟早已消失,不時的小吐槽,開開母親的玩笑,一起讚嘆鋼琴的音色與美感,反而更像是一同逛街的好閨蜜。3月底春光正盛,是新芽成株、瓊苞綻放之時,母女倆挽著手,有說有笑的消失在街角。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民調中心

您會在社群網站上放閃給親朋好友看嗎?

您會在社群網站上放閃給親朋好友看嗎?

繼續作答
打疫苗請疫苗假不支薪,若您打算接種新冠疫苗,您會請疫苗假嗎?

打疫苗請疫苗假不支薪,若您打算接種新冠疫苗,您會請疫苗假嗎?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