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獨/台灣第一人!呂忠翰談攀上安納普納峰 直呼滿滿感動

▲呂忠翰登上安納普納峰。(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呂忠翰登上安納普納峰。(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記者黃建霖/綜合報導

2021-06-30 09:00:00|2021-06-30 12:51:55

台灣登山家「阿果」呂忠翰今年完成世界第10高峰安納普納峰的攀登,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位以無氧方式完攀這座海拔8091公尺、以氣候多變路途險惡聞名的大山。雖然過去已經以無氧方式成功登頂5座8000尺級以上的山峰,但這一次的旅程對他來說顯然擁有特別的意義,他接受《NOWnews》進行獨家訪問,談及心路歷程時,也坦言是滿滿的感動。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呂忠翰透露自己從國外返台後,先在防疫旅館隔離,大約6月5號時出關,「這一段行程大概花了2個月,有1個月是在山上,因為平常都有在保持訓練,所以也不至於回台後身體過度疲憊。」

由於疫情關係,這次攀登的成員及物資都是由直接直升機載運到基地營,相比過去他們的攀登路程,沒有一個緩衝爬升,來讓自己做高度適應的過程,呂忠翰認為這其實是一種身體挑戰,因為「你一上到基地營就是4600」,因此需要在那緩一緩,等待身體慢慢熟悉環境。

▲呂忠翰搭機前往攀登安納普爾納峰。(圖/葉政勳攝)
▲呂忠翰搭機前往攀登安納普爾納峰。(圖/葉政勳攝)
 

安納普納峰是全球14座8000公尺以上的高峰中,攀登風險最大的一座,因此呂忠翰這次也是步步為營,「運氣不好就被雪崩埋了,其實世界上能完成2次登頂安納普納的人非常少,大概就只有20人左右,大部分人上來一次就不想來了。」

這次挑選的路徑是從東北面攀登,呂忠翰解釋本來是想走2019年當時攀登隊走過的路線,那一條是在稜線上,路徑相較清楚;不過今年各隊的領隊有不同意見,在溝通之後他們還是妥協。

呂忠翰強調每一條路線都各有利弊,但這次選擇的路線風險是:往三營之後的路徑上是在雪崩區裡,另外較少的攀登人員曾經走過,因此容易發生迷走,在判斷上也可能會增加失誤的機率。

▲呂宗翰目前正在攀登安納普爾納峰。(圖/取自K2
▲呂忠翰目前正在攀登安納普爾納峰。(圖/取自K2 Project 張元植X呂忠翰八千計畫臉書)
 

「從2營到3營有很多路線,每一條都有雪崩的危險,我們做無氧攀登時,需要比較多次的來回高度適應,所以就會比較棘手。」呂忠翰表示這次爬安納普納主要自己和年輕又爬過的雪巴嚮導Gesman配合,其實心理上會比較輕鬆,主要就剩下雪崩風險而已。

說到這裡,呂忠翰也特別感謝在台灣的後勤團隊,幫他整理一些需要的資料,其中老搭檔張元植這次雖然沒有一起跟來,主要跟我聯絡的元植,幫了自己很大的忙,「我跟元植默契很好,他在台灣幫我看天氣預報,讓我更好判斷攻頂的計畫;甚至最後整個營地的隊伍大家都會來問我氣候情況,往往知道天氣就能下定策略,就有機會比其他人搶得先機,也可以參與策略討論、知道哪一天比較好爬。」

在山上對於訊息的掌握有時候往往直接決定一次攀登的成敗,在今年4月15日的第一波攻頂過程中,由於繩索不足,架設時程太晚,不少人撤回第四營再等待機會。由於這天的消耗,呂忠翰透露隔天許多人還沒從前一天的疲勞中恢復,因此要不是攀登公司直接使用直升機空降新的氧氣瓶及食物,讓我們以外的人才能再次選擇戴上氧氣面罩續攻,不然就要直接撤退。

所幸阿果他們提前預測到了此一情形,因此在15日半夜發現情況不對時,就沒有跟眾人一起爬到7500公尺,而是在7100公尺處就選擇折返回第四營休息。因此16日又是好天氣機會出來時,他才能有機會堅持無氧攀登到頂峰。

「那天晚上我們很早出發,就是緊接著架繩隊,到了6900時我發現路線錯了,於是我就和我的雪巴講說『錯了!不可能往裂隙走,應該要再往上』,結果我們就在這等了快兩個小時。」呂忠翰表示由於自己無氧,這樣是很容易凍傷,再加上知道隔天的天氣還是能攻頂,因此就決定先下去。

談到當時情形,呂忠翰笑說那個景象非常奇妙,就是一堆人正在努力往上走,雖然不知道前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卻有一個團隊(我們四人折返)提前走下來了。「這時候如果有人和你說『前面不行了!要下撤!』有多少人會相信?有多少人會想折返呢?(當然答案是沒有人願意接受)所以很多人沒有聽進去我們的話,決定繼續爬,到了隔天凌晨3、4點他們發現失去攻頂機會,這時才撤了下來,直到上午10點才全都回到營地。這些人才覺得我們怎麼可以預測的這麼準。」

好的判斷讓呂忠翰和Gesman在16日比起其他團隊有一個更好的體能基礎,最終他們於當地時間下午2點半順利登頂安納普納峰。這是阿果生涯第6座以無氧方式登頂的8000公尺高峰,他認為這次的登頂心情真的很不一樣。

▲呂忠翰登山撤退。(圖/呂忠翰提供)
▲台灣登山家呂忠翰。(圖/呂忠翰提供)
 

回憶起路途的趣事,呂忠翰鉅細靡遺的表示,「在走的時候我有點缺氧,適應上沒有達到想要的標準,體能消耗很大。攻頂路途上我走比較慢,Gesman則是沿路一直催我,因為他想要第一個登頂。那一天沿途有60幾人要上去,所以我想到峰頂時會超多人,我就在想:『這樣大家要拍完照要花多久時間』。」

由於怕等太久凍傷,呂忠翰笑說自己接近山頂時真的有勸Gesman看要不要吸氧,但被拒絕跟鼓勵,一定要一起無氧攀登,要我撐下去。「真的爬上去後心情真的蠻雀躍的,拉著飄揚的國旗,這座山峰是真的不好爬,又是一座台灣從沒來過的山,也是台灣歷史上最後一座沒有被爬到的8千尺高峰,不只覺得自己能如此堅強到達,也身為台灣人的驕傲,所以站上去時真的是滿滿的感動。」

▲台灣登山家呂忠翰順利登上安納普納峰。(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台灣登山家呂忠翰順利登上安納普納峰。(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橘子關懷基金會簡介:

敢冒險的年輕人是台灣進步的力量!橘子關懷基金會期許成為年輕人勇於冒險推手,打開冒險的各種想像、提供冒險支持和機會,並讓年輕人具備挑戰自己的能力。冒險行動可以失敗,但不能不嘗試,將想像力化為行動力,為社會注入正向積極的力量。

2008年成立以來,橘子關懷基金會持續以大夢計劃與夏日學園Summer School,推動冒險教育,聚集青年夢想家們一起完成許多驚人計劃。突破舒適圈,迎向未知的挑戰,將冒險精神的價值落實於生活中。

橘子14頂峰挑戰支援計劃:

台灣登山家呂忠翰(阿果)2013年首次攀登八千公尺高峰,世界第13高峰 - 迦舒布魯II (Gasherbrum 2, 8035m),是台灣人首次在喀喇崑崙山脈登頂。

冒險的腳步沒有停止。阿果繼續挑戰14座八千頂峰,已完成五座登頂,創下台灣登山史紀錄。2019年K2雖未成功登頂,仍不放棄,要親身邁向世界級冒險,更要將所見所學與冒險精神帶回台灣。

橘子關懷基金會倡議冒險價值,完成征服北極、前進南極點挑戰後,預計以三年時間贊助阿果八千頂峰攀登計畫,進行世界第三極 –極高挑戰,完成九座八千頂 峰攀登計畫 。冒險的一小步,人生的一大步,讓敢冒險的年輕人成為台灣進步的力量!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民調中心

第58屆金馬影后,你挺誰?

第58屆金馬影后,你挺誰?

繼續作答
第58屆金馬影帝,你挺誰?

第58屆金馬影帝,你挺誰?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