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也拿諾貝爾奬!新科醫學獎得主自爆曾出櫃又身世曲折

▲瑞典知名生物學家、遺傳學權威帕博(Svante Pääbo)拿下2022年諾貝爾醫學獎。資料照。(圖/美聯社)
▲瑞典知名生物學家、遺傳學權威帕博(Svante Pääbo)拿下2022年諾貝爾醫學獎。資料照。(圖/美聯社)

國際中心楊智傑/綜合報導

本屆諾貝爾獎第一位獎項得主是瑞典遺傳學權威專家帕博(Svante Paabo),他靠已滅絕人類的基因組和演化中得出開創性的研究獲得肯定拿下諾貝爾醫學獎(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不過這個獎項對他來說一點也不陌生,因為最初讓帕博涉足遺傳學領域的人,正是其同樣拿過諾貝爾醫學獎的父親,如今他的成長背景和個人經歷也吸引外界好奇。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帕博曾在2014年出版其研究《尼安德塔人:尋找失落的基因組》(Neanderthal Man: In Search of Lost Genomes),而該書以回憶錄的形式書寫而成,在紀錄科學領域發現同時也暢談了其25年來的研究歷程,其中帕博便提到自己對生命科學的興趣最一開始便是從父親身上啟發,而這個父親就是1982年因發現前列腺素而獲獎的諾貝爾醫學獎得主。

▲瑞典知名生物學家、遺傳學權威帕博(Svante Pääbo)拿下2022年諾貝爾醫學獎。資料照。(圖/美聯社)
▲現年67歲的帕博是瑞典知名生物學家、遺傳學權威。(圖/美聯社)
帕博於1955年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出生,1986年於烏普薩拉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父親伯格斯特龍(Sune Karl Bergström)是一名生物化學家,於1982年與瑞典科學家薩米爾松(Bengt Samuelsson)和英國藥理學家暨生物學家范恩(John Vane),以針對前列腺的研究共同榮獲諾貝爾醫學獎殊榮。

書中帕博回憶指出,從小自己便是由母親卡琳·帕博(Karin Pääbo)獨力扶養長大,因此自己跟從的是母姓,而母親卡琳·帕博則是一名愛沙尼亞的化學家,小時候父親每個禮拜只會來家裡一次,當時他並不以為意,直到後來帕博才知道原來父親一直有個「正宮」在外,他只是作為一場婚外情的私生子長大。雖然帕博母親在2005年就去世,無法親眼看見帕博拿下諾貝爾獎,但幸運的是,其同父異母的哥哥一直和他保持融洽的關係。

此外,現年67歲的帕博在回憶錄中揭露,過去他的自我認同一直是男同志,直到遇見靈長類動物學家維吉蘭特(Linda Vigilant)這名「充滿陽剛氣質」的女科學家,他才發現自己是雙性戀,而當時維吉蘭特還是帕博同事的夫人,最後這3位科學家和平解決了彼此之間的關係這道難題,也因此推證出帕博的性向流動性(sexual fluidity)答案,而後兩人成了婚且孕育一對子女。如今帕博夫妻都在德國萊比錫的「馬克斯普朗克進化人類學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持續從事研究。有趣的是,今年諾貝爾獎公布後,帕博的同事們為了表達對他的慶賀與祝福,竟把他拋下研究所外的泳池,而外媒也捕捉到這一幕逗趣又溫馨的場面,帕博本人也渾身溼答答且大笑著接受訪問與眾人的祝福。

▲瑞典知名生物學家、遺傳學權威帕博(Svante Pääbo)拿下2022年諾貝爾醫學獎。資料照。(圖/美聯社)
▲帕博接住同事們拋給他的救生圈,在研究所外的池塘接受外媒拍照。資料照。(圖/美聯社)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