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謝佩蓁/《流麻溝十五號》:白色恐怖下的女性

▲《流麻溝十五號》是台灣首部以女性政治犯為主角的電影。(圖/牽猴子提供)
▲《流麻溝十五號》是台灣首部以女性政治犯為主角的電影。(圖/牽猴子提供)

文/謝佩蓁

「所謂自由就是可以說二加二等於四的自由。」喬治歐威爾《1984》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二加二等於四」,你以為牢不可破的真理,最後黨宣布「二加二等於五」,你就不得不相信它。「所謂自由就是可以說二加二等於四的自由」是喬治歐威爾在小說《1984》為人所熟知的「金句」,當思想有罪,除了自欺欺人、閉而不談,你還有什麼選擇?台灣白色恐怖史實改編電影《流麻溝十五號》說得就是白色恐怖時期三名女思想犯的故事,碰觸台灣近代歷史傷口、敏感的政治意涵,再加上關鍵推手、出品人姚文智的身份,讓這部電影未演先轟動,喜歡、不喜歡各擁立場,甚至有人說,要看這部片可能需要先有強大的心理建設,才能鼓足勇氣走進電影院。

▲《流麻溝十五號》出品人姚文智出席電影發布記者會。(圖/牽猴子提供)
▲《流麻溝十五號》出品人姚文智出席電影發布記者會。(圖/牽猴子提供)
擔心被貼標籤、被政治化,思想箝制的不自由,在關於這部電影的討論隨處可見,距離《1984》出版及白色恐怖發生的年代已逾半世紀,台灣人卻仍要為了一部電影爭論不休。可喜的是,從票房反應來看,不怕被貼標籤、有勇氣走進電影院的人還不少,《流麻溝十五號》跳脫過去拍攝台灣歷史劇時,因肩負過多責任而造成作品過於沈重的觀影負擔,相反的,電影用女性溫柔而堅定的視角,沒有過度煽情,也沒有刻意營造悲情,堪稱是近年來以台灣歷史為題最成功的國片。

以女性的視角看待白色恐怖

儘管姚文智希望以『直球對決』的方式來直面歷史、不迴避政治,但是周美玲導演卻以各種不同類型的女性視角來看待當時綠島肅殺的政治環境,使得故事的整體氛圍少了陽剛的激情與憤怒,卻多了女性特有的溫柔而堅定。那麼這些女性們分別代表哪些視角呢?

======以下有雷======

嚴水霞-堅守信念、無私奉獻的傳道者

徐麗雯飾演的嚴水霞畢業於淡水女校,是一位具有獨立思考、堅持信念的馬偕女醫護。她的先生因為參與『社會主義青年大同盟』而鋃鐺入獄,她應該也是受此牽連而入獄的,當時她的小孩也才兩歲。整部電影圍繞著以她為首而展開的行動,例如與一些思想犯透過包裝飼料、雞蛋的方式,將報紙裁切成小紙條傳遞給大家閱讀,目的是為了暸解外面的局勢,進而保有獨立思考的能力。當新生訓導處發起「一人一事良心救國運動」,要男犯在身上刺下「反共抗俄」、「殺朱拔毛」標語,女犯以血書表明愛國情操,因而引發思想犯們興起不合作運動,也種下了往後她走向不歸路的禍因。

嚴水霞不僅傳授楊逵「和平宣言」的台灣自治思想,也傳遞了聖經堅守信念、醫者救人的博愛精神。她會幫因冤獄而惡夢連連的杏子祝禱,教她聖經英文。多次照顧懷孕的女犯並幫她爭取福利,更會救助意外落水的女監管理幹部。她的存在代表無私奉獻的愛,也是安定女囚們心理的最大力量,儘管她的社會主義思想不見容於當時的當權者,而這也是最值得大家省思的部分。當權者能以『個人的思想』來區分一個人的好壞嗎?今天可以不見容於社會主義,他日也可以是自由主義,抑或是宗教思想不是嗎?而這就是捍衛思想自由的必要之處,也是民主國家最重視的珍寶之一。

▲《流麻溝十五號》講述1950年代台灣女性政治受難者到綠島集中營進行「思想再教育」的真實故事。(圖/牽猴子提供)
▲《流麻溝十五號》講述1950年代台灣女性政治受難者到綠島集中營進行「思想再教育」的真實故事。(圖/牽猴子提供)
杏子-溫柔善良而堅忍的說書者

由余佩真飾演的杏子(余杏惠)在故事開始沒多久就口述家書道:「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不過我最好忘了我自己,連名字都要忘記,我才可以繼續走下去。」短短幾句話就將這部電影定調為溫柔而堅強的氛圍中。杏子在學校是文藝股長,因為幫忙畫海報而被誣陷為匪宣傳。不願認罪的她,莫名的被送到火燒島。她的形象猶如白玫瑰,也像是主述故事的說書者,以她純真、溫柔、善良的視角,來陳述整部電影的每個角色與事件。

然而這個只喜歡畫畫、略顯笨拙地跟著大家一起參加不合作運動、偷偷閱讀報紙、學習新知與英文的女孩,其實才是所有人當中最堅強的。因為她平時總是體貼別人的難處,反而在大難臨頭的時候得到週遭人的保護。當她從碉堡被釋放出來的時候,那位曾經被拿來當愛國樣板,其實卻是個在街上被國民黨胡亂抓來台灣的哨兵說,所以被關進來,受不了的人都瘋了,你很堅強。一語道破柔弱勝剛強的道理。

▲《流麻溝十五號》女主角余佩真(右)飾演無辜入獄的學生。(圖/牽猴子提供)
▲《流麻溝十五號》女主角余佩真(右)飾演無辜入獄的學生。(圖/牽猴子提供)
陳萍-在屈辱中求取自由的

連俞涵飾演的陳萍是個外省籍的女思想犯。當初為了保護妹妹,因而說自己是共產黨才被抓來綠島。由於擅長跳舞,被長官看上。為了可以早日回台灣跟妹妹團員,因而甘願委屈自己去接受長官的特別待遇。別的女犯要挑水做苦力,她只要做些文書的工作就可以。因而在許多女性的犯人與監獄管理員眼裡,她只是個出賣身體、沒有信念只求苟活的軀殼。然而對陳萍而言,她不需要遠大的國家理想抱負,只求親情圓滿。

即便如此,陳萍仍深感利用身體的屈辱所獲得的自由,並非真正的自由。不僅身心煎熬,靈魂更是被桎梏的。她說跳得好,就是騙騙傻子。跳不好,就是騙自己。似乎說明了為何她在劇中越來越沈默,只能在這牢籠底下寄情於舞蹈的原因。她乞求的只是回到台灣後,將這裡的一切完全遺忘,與妹妹重新開始。然而真的可以重新開始嗎?在陳萍身上讓我們看到的是,無論是選擇堅持信念,卻可能喪失生命;抑或是選擇屈辱獲得自由,卻難逃一輩子愧疚與屈辱。無論哪種選擇,似乎都讓人煎熬,也無法用道德框架去評論對錯。

▲連俞涵在《流麻溝十五號》飾演的陳萍是個外省籍的女思想犯。(圖/牽猴子提供)
▲連俞涵在《流麻溝十五號》飾演的陳萍是個外省籍的女思想犯。(圖/牽猴子提供)
威權體制下受害者不分族群

《流麻溝十五號》所呈現的另一個視角,則是利用多語言的方式來呈現當時受政治影響的多元族群現象。綠島上的管理員幾乎都來自中國大陸各省份,囚犯更是來自閩、客、原住民的本省籍,以及中國大陸各省份的知識份子。充分展現出政治一旦出問題,影響的是每個人,並不會區分族群。故事的結尾,也點出了這部戲所要傳達的主軸,如今我們所擁有的自由民主生活,是經過許多人犧牲生命與自由所換來的,那可能是他們終其一生都無法擁有,只能在來世或者另一個平行時空的天堂裡,才能體會得到。


●作者:謝佩蓁/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email protected]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