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單厚之/吳怡農錯估補選形勢

▲吳怡農參加北市第三選區立委補選,頻頻引發爭議。(圖/記者葉政勳攝,2022.12.08)
▲吳怡農參加北市第三選區立委補選,頻頻引發爭議。(圖/記者葉政勳攝,2022.12.08)

文/單厚之

北市第三選區立委補選剩下不到一個月,藍綠陣營的氣勢出現了明顯的變化,原本因為擔心被罵拒絕參選的王鴻薇,在徵召後很快甩掉了「落跑」的包袱,而原本看似頗有勝算的吳怡農,卻頻頻陷入亂流。根據媒體最新公布的民調,王鴻薇以46%的支持度,領先吳怡農的38%。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年吳怡農雖然沒有任何公職的經歷,但初試啼聲在這個選區挑戰蔣萬安,最終獲得9萬9千餘票,僅以1萬多票的差距敗北,可以說是雖敗猶榮。因此這次補選,民進黨自然不做第二人想,認定吳怡農是最強人選。而國民黨也因為找不到其他戰將,只能硬著頭皮徵召才剛當選議員的王鴻薇參與補選。

相較於兩年前的大選,吳怡農過去一段時間的表現,簡直不忍卒睹。先是主動要求民進黨中央主動面對黃承國的問題,引發黨內不小的爭議;接著又槓上媒體記者,引發不小的議論;近日的松山機場遷建問題,也搞到尾大不掉;甚至連找王世堅和呱吉擔任督導,都被媒體拿出來說嘴。媒體評論普遍認為,吳怡農的操盤團隊出了問題。

其實吳怡農從一開始,就錯估了這場補選的形勢。

補選不是大選,一般投票率都偏低,通常都在3成上下。2019年北市二選區(大同、士林)立委補選,民進黨何志偉對上國民黨陳炳甫,投票率僅30.39%,何志偉以3萬8千餘票獲勝;同時舉行的台中第五選區立委補選,投票率更只有25.34%。2014年「九合一」大選後,隔年苗栗、台中、彰化、南投、屏東5個立委補選,投票率最高也僅37%。

今年初的「中二立委補選」,民進黨傾全黨之力,硬生生把補選打成全國性議題,催出58.2%投票率,擊敗國民黨和顏家。但以目前民進黨大敗,「阿哥們都重病在床」、至今連像樣的檢討報告都拿不出來的情況下,要重演「中二」的盛況和氣勢,根本就毫無可能。

這場補選必然是一場低投票率的選舉,如何催出基本盤、拉高支持者的投票意願和熱情,是決定勝負的關鍵。相形之下,大選中決定勝負的「仇恨值」,則沒有那麼重要。因為投票率低,會因為「仇恨值」而投票的比率更低,如何讓支持者走進投票所,才是重中之重。

如果是正常的選舉,王鴻薇剛當選就參選,必然會引起不少中間選民的反感。但因為投票率低,即便觀感不佳,對選舉實質的影響卻沒有想像中大。王鴻薇在「九合一」大選中,就因為林智堅的「論文門」和周玉蔻風波聲名大噪,深獲藍營支持者的肯定,投入補選後又繼續砲打民進黨黑金,希望藉此激發藍營支持者的熱情。而蔣萬安和國民黨中央出面替王鴻薇分擔砲火,也對選情有一定的幫助。

反觀吳怡農,砲打民進黨中央、擁抱王世堅,比鄭文燦更像檢討小組召集人。吳怡農的態度,或許頗符合中間選民的胃口,卻沒有顧慮到綠營支持者的情感。以吳怡農的人設、以該選區的藍綠結構,吳怡農不能指望靠挑起藍綠對立、喊打喊殺贏得勝選,但至少該將自己的勝負與綠營的未來連結在一起,把這仗當成民進黨反攻的號角,激發綠營支持者的熱情。

但如今看來,吳怡農似乎是一貫的「做自己」,一貫地愛惜自己的形象、一貫地堅持自己的人設,所以率先檢討黨中央,所以要把選舉打得非常高大上、虛無飄渺;所以把自己無力解決的松山機場遷建問題,當成是自己有遠見、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象徵。

對吳怡農而言,「壯闊台灣」遠比小小一場選舉的勝負來得重要,所以他把這場選舉打得既跟民進黨無關、也跟市民無關。因為要維持一個卓然不群的高度,所以就不能太接地氣,也自然無法激發選民的熱情。吳怡農的人設不改、心態不改,即便換了再厲害的操盤手,也很難挽救落後的選情。


●作者:單厚之/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