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邱師儀/為烏克蘭失去眼睛的美國人—麥卡佛瑞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21日在美國國會演說,與此同時有個美國年輕人為了烏裔友人上了戰場。(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21日在美國國會演說,與此同時有個美國年輕人為了烏裔友人上了戰場。(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邱師儀

就在歐美大國快要對歹戲拖棚的烏俄戰爭失去耐心之際,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本人突然現身美國,先是進白宮面見拜登總統,然後召開聯合記者會,最後在美國國會聯席會中對參、眾議員發表演說。事實上,澤氏訪美行在今年十月就已經透過眾院議長裴洛西安排,同時也是拜登希望發展的方向,拜登希望這場訪問,能傳送給俄羅斯一個清楚的訊息,烏俄戰爭打多久,美國就會支持烏克蘭多久。目前美國的情資研判,即使進入2023年,烏俄戰爭並不會很快就結束,同時國務卿布林肯又送上美金十八億的軍援,外加一整套愛國者防空系統(Patriot Air Defense System),可以用來擊落巡弋飛彈、短程彈道飛彈與戰機。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共和黨非建制派不願再援烏

美國國內對於援烏並不是沒有雜音的,援烏的議題在2022年期中選舉雖然被拿出來討論,但卻不是影響選情的關鍵。這當中涉及到「共和黨非建制派」與其他人包括「傳統共和黨」與「民主黨人」之間的歧見。共和黨非建制派由川粉做為代表,的確有不應再浪費銀彈援烏的聲音出現。但傳統共和黨人與民主黨人基於捍衛烏克蘭民主、認為俄羅斯發動戰爭不具正當性或者地緣政治等種種因素,認為應該繼續援烏。最後這場期中選舉結果並不如選前所預期「共和黨尤其是川普人馬會拿下參眾兩院」,選後共和黨只拿下眾院,而參院多數仍維持在民主黨手上。儘管這不代表非建制派「停止援烏」的呼籲完全沒人支持,但這一派的聲音的確小了一些。

烏克蘭與美國庶民的連結

這裡講一個俄亥俄州烏克蘭裔美國人的小故事。在俄亥俄州約有四萬兩千名的烏克蘭後裔,他們有些是二戰時來的,有些是蘇聯垮台時來的,有些在烏俄戰爭後才來。在過去,烏克蘭裔通常因為信仰天主教的關係,都把票投給共和黨,但在2022年,這些烏克蘭裔並沒有支持當州的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凡斯(JD Vance)。原因是凡斯並非堅決的反共(俄)派,或者說不認為反共需要反到繼續支持美國援烏。他是一個標準的孤立主義者(isolationist),並且受到川普大大的支持。畫面一轉,在俄亥俄州Parma賭場旁,有一個標誌,提醒當地的烏克蘭人此地距離基輔有4896 英里遠,那裡還有烏克蘭裔的家人-父母、祖父母兄弟姊妹正在遭受戰火蹂躪。但凡斯擺明的講,要先顧好自己的家園,幫助俄亥俄窮人,而非把錢花在救濟幾千英里遠的烏克蘭難民身上。

而21歲的麥卡佛瑞(Manus McCaffery),他並不是烏裔,就是一般的美國人,只是小時候在Parma讀書,跟烏裔小朋友一起長大。他擔任美軍志願役四年間,曾到過阿富汗等戰區。他見到烏俄戰爭爆發,覺得不應只是幫忙募款做後端的工作,他決定跑到波蘭要當烏軍志願軍,後來就從波蘭進去,最後歷經千辛萬苦終於以「美軍-喬治亞」志願軍的身分加入了烏軍。麥卡佛瑞在烏軍中協助訓練反坦克部隊,但戰場無情,麥卡佛瑞在南烏被俄羅斯的飛彈險些擊中,碎片刺進他的雙眼,導致他失明。儘管回美國治療之後一隻眼睛已經回復視力,但那個心理的傷痛卻永遠存在。麥卡佛瑞在接受《華郵》採訪時忍不住啜泣,因為他以為他能幫的更多。一個非烏裔的美國人,為了與美國人無直接關係、幾千英里遠的烏克蘭人願意犧牲生命,也為那片戰場上的生靈塗炭感到難過。這個,就是在世界上最強大的美國,你時常可以看到的年輕人特質,平凡卻很勇敢。

麥卡佛瑞的故事使人不禁想起,志願到烏克蘭卻戰死沙場的台灣阿美族男子曾聖光,以及當時在台灣網路上對他冷嘲熱諷的鍵盤聲響。

▲麥卡佛瑞本人。(圖片來源:華盛頓郵報)
▲麥卡佛瑞本人。(圖片來源:華盛頓郵報)
美國國會仍保有外交影響力

再回到國會山莊,外交決策一向是總統特權,參、眾議員難以望其項背。但歷史上有許多次美國國會成為世界矚目的焦點。裴洛西就曾回憶二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在美國國會的演說(1941年),當時裴洛西的父親正是在現場聆聽演講的眾議員達歷山德羅(Thomas D'Alesandro)。澤氏在國會聯席會發表了25分鐘的演說,提到美國的軍援並非對烏的慈善之捐,而是對全球安全與民主最大的投資,烏克蘭以最負責任的方式善用這些援助。語畢,聯席會跨黨派的參眾議員站起來熱烈鼓掌。《紐約時報》提到澤氏這場演講直接以英文發表,而非還要透過翻譯的烏克蘭語,所以煽動力與傳播穿透力最強。這也是為什麼筆者認為台灣應該加緊做的第一要務,就是建立對國際傳播的台灣媒體,直接英語發音,不用再透過外媒轉述。

參眾議員的確無法像總統一樣對於外交決策拍板定案,但535位參、眾議員可以透過召開公聽會、訴諸媒體、刪減行政部門預算、出訪他國、立法修法等方式來影響甚至脅迫美國總統往特定的外交決策方向來去運作。善於引導國際視聽的澤氏深黯這點。澤氏在演講結束時,祝福大家有一個「快樂的勝利新年」(Happy victorious New Year),幽默卻也發人深省,面對俄羅斯這個龐然惡棍,曾經世界排名第二的軍力大國,打一個弱國烏克蘭都能打到這般田地。國力、軍力不輸給烏克蘭的台灣,又為什麼要懼怕中國?美國幫台灣的方式有很多種,而且各種都有效,只看台灣人自己有沒有保家衛國的決心而已。


●作者:邱師儀/東海大學政治系專任教授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