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法國滅村最後倖存者離世 致力歷史傳承和解

▲法國中部的歐哈杜爾二戰慘遭納粹滅村,倖存者中最後一人赫伯拉斯(Robert Hébras)今早逝世,象徵一個世代的終結。他以講述大屠殺歷史記憶為一生志業,盼透過不斷訴說與傳承,找尋和平與和解之路。(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法國中部的歐哈杜爾二戰慘遭納粹滅村,倖存者中最後一人赫伯拉斯(Robert Hébras)今早逝世,象徵一個世代的終結。他以講述大屠殺歷史記憶為一生志業,盼透過不斷訴說與傳承,找尋和平與和解之路。(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曾婷瑄巴黎11日專電)法國中部的歐哈杜爾二戰慘遭納粹滅村,倖存者中最後一人赫伯拉斯今早逝世,象徵一個世代的終結。他以講述大屠殺歷史記憶為一生志業,盼透過不斷訴說與傳承,找尋和平與和解之路。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格蘭河畔歐哈杜爾(Oradour-sur-Glane)大屠殺最後的記憶傳承者赫伯拉斯(Robert Hébras)11日早晨在家人陪伴下於法國中部上維尼區(Haute-Vienne)醫院辭世,享耆壽97歲。身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歐哈杜爾村大屠殺的最後一位見證人,他奉獻畢生心力傳承這段歷史傷痕。

1944年6月10日,納粹親衛隊第2師「帝國」(SS Das Reich)受命穿過法國參與諾曼第戰役。當時據傳有德國少校遭維爾河畔歐哈杜爾(Oradour-sur-Vayres)法國反抗軍監禁,親衛隊少校迪克曼(Adolf Diekmann)將兩村混淆,率兵進入格蘭河畔歐哈杜爾,將整村滅口,643人罹難,僅5男1女共6人生還,是納粹在西歐對平民發動最嚴重的屠殺之一。

親衛隊一進村,便把婦女和孩童關押在教堂,放火焚燒。當他們奮力破門、破窗逃出時,面對他們的卻是成排的機槍。

男子則被集中在不同穀倉,時年18歲的機械學徒赫伯拉斯和60多名人質在穀倉中等了一小時後,看守的槍手開始掃射。眾人倒地後親衛隊還四處檢查對傷者補槍,並在點燃穀倉後離去。

赫伯拉斯和另外幾個受傷的倖存者都是因為被壓在成堆的屍體下才得以逃過劫難,他帶著胸口、腳與手臂上的傷,奮力爬出穀倉。

赫伯拉斯躲過親衛隊,成功逃到鄰村,卻得知母親與兩個姐妹葬身教堂。父親和另一個妹妹則因當時不在村莊而倖免這場血腥屠殺。

他隨後加入反抗納粹的游擊隊,參與從德軍手中奪回土地的解放戰役。作為倖存者,赫伯拉斯分別於1953年波爾多與1983年的東柏林軍事審判中出庭作證,控告前親衛隊成員屠村。

他曾說,「回憶的工作」是他一生的志業,並出版「格蘭河畔歐哈杜爾,悲劇分秒回憶錄」、「在我聲音消逝之前」(暫譯)等著作。

世界報(Le Monde)介紹他生平時寫道,除了出庭作證外,赫伯拉斯也投身更具野心的目標:透過殉難村,達成法德的和解。根據地區觀光局數字,如今被原樣保留的村莊大屠殺遺址,已成為該區最多觀光客造訪的景點,包括法國與德國學子,赫伯拉斯是導覽員之一。

此外,他常透過至歐洲教育學術機構演說與紀錄片拍攝等方式,一遍又一遍地述說歷史傷痛,好讓悲劇不再重演。他樂意接近年輕世代,更接受多位YouTuber訪問,因此不少年輕人也在社群媒體悼念赫伯拉斯這位親切長者的逝世。

赫伯拉斯因對和平的追尋獲多項殊榮,包括法國榮譽軍團勳章、奧地利大屠殺紀念獎,並在時任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陪同下從德國總統高克(Joachim Gauck)手中接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功績勳章。

2022年1月,他在孫女阿嘉莎.赫伯拉斯(Agathe Hébras)見證下,接受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頒發的法國國家功績勳章。阿嘉莎曾與赫伯拉斯合作撰寫大屠殺著作,誓言接下傳承的火炬,「歷史直接見證人的兒孫,都在傳承中扮演角色。對他們而言,這份記憶是家族的一部分」。

馬克宏今天在推特(Twitter)上哀悼赫伯拉斯辭世,「他奉獻生命傳遞受害者回憶,追尋和平與和解。和阿嘉莎一起,我們將肩負記憶的使命」。總理柏納(Elisabeth Borne)則稱他為「不懈的記憶傳承者」,「向所有經歷過納粹暴行的人致敬,我們永誌不忘」。

赫伯拉斯曾向媒體表示,希望他的見證能帶來寬容與警惕的訊息。2022年2月,俄羅斯軍隊入侵烏克蘭,他6月接受法國國立視聽中心(INA)專訪時語重心長說道:「屠殺再次上演,這讓我感慨萬分。不幸地,我害怕後代須面臨未來戰爭的擔憂,因為將來還會有其他戰爭上演。」(編輯:郭中翰)1120212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I倪珍報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