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吳崑玉/敷欺狒片中的官場現形記

▲東非狒狒逃亡16日後中槍不治。(圖/林務局提供)
▲東非狒狒逃亡16日後中槍不治。(圖/林務局提供)

文/吳崑玉

這隻東非狒狒雖然沒有名字,但一週以來吸住了無數人的目光,揪結住千萬顆人心。馬前總統費心安排在蔡總統訪美之前訪中,應是兩岸分治七十多年來的大事,頭條與流量卻被狒狒搶光了。蔡總統訪美也是大事,沒人關注了。國民黨台北市立委初選,費鴻泰與徐巧芯打成一團,「泰舊換芯」瞬時不勞各位「費心」。但正當人們每晚圍著電視幫牠鼓掌加油時,牠卻被一槍斃命了。整晚河道上的哀嘆怒斥,淹沒了官員們本就已經天良從缺的理智,第二天居然集體向狒狒靈柩九十度鞠躬致哀。同時間馬前總統,喔!現在得暫時稱他「馬前這個先生」,正在中山陵向國父鞠躬致意,兩張照片還被網友做成梗圖相互輝映。一隻狒狒,打爛了無數政治人物們的精心謀畫。「兩岸馬聲啼不住,狒狒已過奈何橋」,只能說人算不如天算。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這個事件過程,卻存在著許多令人費解的謎團,感覺就像當年某縣長上山打老虎一樣,很有可能發展成一場政治風暴,於是那個白目拍照的替死鬼自請辭職,以求止血。不過這事兒實在太有趣了,恐怕難以善了,畢竟連煎茶煎到太無趣的監委,都要自請調查,而整個過程,也的確尚有許多疑點未解,簡直可以拍部劇情片了。

就從誰下令開槍講起吧!據獵人的說法,他是依旁邊人的指令開槍的,這點大概沒有疑問。據槍界教官級友人透露,這位林姓獵人,是相當專業的射擊教練,屬於林務局等單位外聘獵人。某媒體也報導,林姓獵人近年大多配合新竹縣林務處,獵殺指定移除的動物,例如在北部沿海地區移除埃及聖䴉。依照規定,獵人的槍枝彈藥平時都交由當地警察局或海巡署保管,而且槍彈分離保管,領槍時需要需林務局人員與獵人共同請領。發現目標開槍前,需要隨行的林務局人員確認,並且記錄子彈的使用狀況,使用過的彈殼也要撈起,要將所有的移除資料依定位系統記錄在案。

所以,獵人應該不是隨性開槍的,而是依指令開槍的,那到底是誰下的令?桃園市農業局不承認,新竹縣也不認,六福村還發新聞稿否認,那到底是誰?能讓專業的獵人聽令開槍?往前推,依慣例,這槍是要新竹縣林務局與獵人一起請領才拿得出來,那又是誰叫新竹縣林務局派人出來請槍獵殺的?是新竹縣長下令跨區獵殺?還是桃園市農業局請求支援?再往前推,「抓捕」與「獵殺」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前者各縣市農業局、動保處、消防隊,都有網具和麻醉槍可以使用,但後者卻需要特定專業人員才能執行,是誰下令把狒狒當作有害動物而可直接獵殺的?

問題還不只是誰下的令,更奇怪的是為什麼要獵殺牠?是因為牠再往西南跑三公里就進入新竹地界,所以新竹縣政府要「殲敵於境外」嗎?還是桃園市政府慌了手腳,不惜使出霹靂手段,要求跨區支援的嗎?依照辭職的那位盧姓專委背景來看,他是新任市長的親信,選舉時幫他開過車,選上後才調到農業局。桃市府將這隻狒狒當成槍擊要犯的可能性,也不能說完全沒有。但一切決策流程與原因,至今尚無公文等紀錄證實,仍待警方與監委調查清楚。

更慘的是,犯了錯誤,惹了眾怒也就算了,農業局官員整排向狒狒行禮致哀,又成個什麼體統?既然已經擬人化,六福村的一百多隻狒狒要不要家屬答禮? 要不要幫狒狒作頭七以至七七,再風光大葬?或者為誤殺牠而申請國賠?或更備極哀榮的將牠入祀忠烈祠?還是把移走日本神靈的桃園神社直接改成「逃猿神社」?這整件事本來在狒狒被殺之後,沉靜幾天便可落幕,是那個政治天才出的餿主意,偏要叫官員們再演這麼一幕,再給傷心的人們又添一條開罵機會?

這整件事,受傷最重的是桃園市政府整個官僚系統,如果最後查出來槍殺指令來自市府最高層,那最慘的才會是市長。十之八九,是有那位長官又震怒了,但震怒又沒有方法與明確指令,於是震波一路放大到基層,活要見狒,死要見屍,獵捕變成了獵殺,整個決策過程沒有人考慮過分寸問題。等出了事,拍了照,才發現眾怒難犯,於是前倨後恭,想用被極哀榮來彌補之前的濫殺無辜。結果傷口上灑鹽,連一排長官都賠了進去。讓人更加看不起這些當官的,活生生演出一場現代版的官場現形記。

就這麼點小事,一隻逃亡的狒狒,也可以辦成這樣,危機處理過程更是荒腔走板。既不能拿捏於前,又不能善了於後,出了事叫個親信專委辭職便想止血,恐怕想得太美了點。允許槍殺,跨區執法,整排鞠躬,是那個專委叫得動的嗎?沒有局處長以上長官下令嗎?如果不是,誰該為這一連串豬頭決策負責?若真是那個專委一人下令,問題更大,代表這個市政府決策體制出了嚴重問題。

一件小事,其實暴露出更大的系統性問題。許多人近年都在哀嘆,政黨輪替,換誰上去都一樣爛,但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其實答案就在這部「敷(衍)欺(瞞)狒片」裡。整個地方政府公務體系的專業程度與政治判斷力,已經弱到實在堪慮。但又人人想爭功作官,向上看齊,向下加碼,結果失了分寸,寧濫勿缺,出事犯到眾怒,便甩鍋諉過,四散奔逃,前倨後恭,犯下更多的錯,還一錯再錯。以往「換人做做看」的政治劇本,在幾次政黨輪替後已經沒用了,因為不管那個黨執政,真正要對抗的是整個叫不動又不靈光的官僚系統,卻又不得不依賴官僚系統辦事。某些人愛喊「改變政治文化」,結果總是自己先被「官僚體系同化」,不用幾天,就可以看到一堆人變得秀味十足,隔著螢幕都能聞到他們身上的「官僚臭」。好事好缺搶到刀刀見骨,壞事爛事則跑到不見人影。人家六福村才跑了一隻狒狒,桃市府則像跑掉整個六福村,留下一兩個人,或不是自家人的那個獵人去扛責,這才是台灣政治最大的悲哀。

一生放縱不羈愛自由的狒狒走了,終究成不了「猩球崛起」裡的凱撒。但那些更該消滅的官僚們還在,而且還在不同的地方,無數的領域,繼續摧殘著我們的社會。嗚呼!哀哉!


●作者:吳崑玉/專欄作家、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 [email protected]

更多「狒狒之死」相關新聞。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