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少女到南韓出道被虐待「還留下前科」!成員:我們在監獄生活

▲日本籍的Miya(左)跟台灣籍的Soso(王靖儀)是「公園少女」唯一的外籍成員,公司害她們留下前科。(圖/公園少女、Soso IG)
▲日本籍的Miya(左)跟台灣籍的Soso(王靖儀)是「公園少女」唯一的外籍成員,公司害她們留下前科。(圖/公園少女、Soso IG)

記者陳雅蘭/綜合報導

南韓女團「公園少女」由來自台灣、日本、韓國的Miya、Seo Kyoung、Seo Ryoung、Anne、Min Ju、Soso、Lena七位成員組成,卻因公司付不出薪資、遣散費,團體形同解散,日本籍的Miya回到母國發展,昨(22日)接受日媒訪問,透露當時在南韓的練習生活有如地獄,幾乎天天被「虐待」,還被前東家害到留下前科。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Miya受訪揭露前東家惡行。(圖/翻攝朝鮮日報)
▲Miya受訪揭露前東家惡行。(圖/翻攝朝鮮日報)
「公園少女」所屬公司「The WAVE MUSIC」在2022年爆出拖欠員工薪資而倒閉,公司員工更表示沒拿到遣散費,「The WAVE MUSIC」呈現空殼狀態,「公園少女」2023年向公司提出解約訴訟勝訴。

「The WAVE MUSIC」除了爆出欠薪爭議,「公園少女」在活動期間也尚未被好好對待,2022年因公司未付租金,成員被迫搬離宿舍,公司也忽略日籍Miya跟台灣籍Soso(王靖儀)的簽證,害她們被罰款,2人因此留下前科。

日本籍的Miya月初回到母國重啟演藝活動,並接受當地媒體訪問,她提到最近有打給「公園少女」的成員,調侃在南韓的生活說:「我們那時候根本是在監獄裡對吧!」Miya透露在南韓時,每天都要量體重,而且還要報告「今天只吃香蕉、水煮蛋」的菜單,直呼:「我快瘋了!」她也提到公司沒幫辦理簽證,入境南韓被當成非法居民對待。

Miya回憶當時練習生生活,放學就要到公司練習,但這在南韓演藝圈是常態,雖然很習慣,但做任何事情都被限制,Miya覺得自己很像被關在青年監獄。此外,她當時沒有自由時間跟零用錢,手機也被沒收,想跟家人聯繫的話,只能用經紀人的手機,生活卑微坎坷。

▲「公園少女」2023年向公司提出解約訴訟勝訴。(圖/公園少女IG)
▲「公園少女」2023年向公司提出解約訴訟勝訴。(圖/公園少女IG)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