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私人仲介層層剝削 移工親揭露「仲介鬼故事」

▲ 台灣移工聯盟(MENT)在勞動部前舉辦「繳錢給仲介,不如燒給好兄弟」記者會。(圖/台灣移工聯盟)
▲ 台灣移工聯盟(MENT)在勞動部前舉辦「繳錢給仲介,不如燒給好兄弟」記者會。(圖/台灣移工聯盟)

國際中心賴正琳/綜合報導

今(4)日,台灣移工聯盟(MENT)在勞動部前舉辦「繳錢給仲介,不如燒給好兄弟」記者會,控訴私人仲介的層層剝削,呼籲勞動部出來面對。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每個移工「來台」之前,得先支付一筆從八到二十萬不等的巨額仲介費給母國仲介公司,而這筆錢有一大部分將流入台灣仲介口袋。此外,移工在台期間,台灣仲介還能每個月向移工「合法地」收取「服務費」。一個契約三年累積下來的「服務費」高達六萬元,但這段期間仲介卻未必有提供實質的「服務」。

2016年「三年出國一日條款」被廢除後,仲介業者失去了「每三年再收一次仲介費」的金雞母,他們為了收復利益失地,開始向「在台轉換工作」的移工收取勞動部已明定不得收取的「買工費」,一份工作從兩萬到九萬都有,而且過程中不留痕跡、難以蒐證。移工可以選擇不付錢,但代價是找不到工作,最後只能逃跑或被遣返回國。

特別是去年十月疫情結束後,國境解封重新開放引進移工。仲介業者為了彌補疫情期間少賺的仲介費,從移工身上剝皮賺錢的手法推陳出新、變本加厲,買工費、辦件費、面試費、轉換費、訂金、尾款,各種違法收費巧立名目。如今,移工的就業市場違法收費氾濫,尤其是製造業移工幾乎到了「每個工作都要買工費」的地步。

台灣移工聯盟控訴勞動部,「開門放鬼三十年」,作為勞政主管機關,沒有負起政府應負的責任,放任私人仲介壟斷整個移工就業市場,勞動部就是「製造仲介這些鬼的源頭」。

另外,今年2023年底,又到了兩年一度的移工遊行。廢除仲介的漫漫長路,台灣移工聯盟與所有移工們一路苦行至今,依然沒有看見其他可行的出路。所以,民間團體仍會堅持過去幾年的堅持:「廢除私人仲介制度,政府對政府直接聘僱」。

台灣移工聯盟認為,跨國聘僱絕對是政府責任,而所謂的「政府責任」當然包括政府對政府直接聘僱、就服站雙語人員、文件流程簡化、函式法規的多語資訊等等;也包括勞保局、健保局、監理所等各級政府機關,如何讓一名移工在不需要仲介也能順利完成申辦的文件手續;而且絕對必須包含「廢除私人仲介制度」。「廢除私人仲介」和「強化公立就業服務」兩者都是「政府責任」,只有當這兩者都被落實,每一名來台灣工作的移工,才能真正像個「人」,跨國聘僱的正義才能有被實現的那一天。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