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邱師儀/和平不是雞腿換來的,是武術練出來的

▲杭州亞運於23日正式開幕。(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杭州亞運於23日正式開幕。(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邱師儀

2003年時我初到美國中西部留學,當時人生地不熟一切都在摸索,因此選擇住在國際學生宿舍。還記得跟我同期進宿舍有一個瘦瘦、理著平頭穿著一眼即知是那個年代中國留學生的男生,看起來人是不錯的,只是我一直沒機會跟他講到話。直到有一天在學校自助餐,那位男生見到我,看起來很想跟我說話,他沒講英文開口第一句便是字正腔圓的北京話:「是中國人嗎?」我一時為之語塞,我不覺得我自己是中國人,但我又不想對他不友善,當我還在想要怎麼回答時,那個中國男生臉一沉轉頭走了。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那一刻起我們沒有再講過一句話,我甚至感覺他在校園裡非常偶爾看到我時,眼神都不算是友善。我讀的是政治所,而那個中國男生是理工科系的。他應該輾轉知道我是台灣來的,在華人幾乎絕跡我讀書的那個州,他應該不解為什麼都講中文的不能互相溝通一下?那幾年我有時會想,我當時是否應該再更主動一點跟他用中文聊聊?他其實看起來人還滿Nice,兩年後那位中國男生已經拿到碩士學位離開了,我則是留在原州繼續讀博士。

2008年北京在鳥巢舉辦奧運,當時美中關係奇佳無比,我在大學部教授「東亞政治」,給課堂上的美國大學生其中一個問題是:如果台灣這時宣布獨立,北京當局突然取消奧運,並且集結軍隊準備武統台灣,你會願意加入美軍的行列來介入台海危機嗎?當時僅有三成的美國學生表示願意為台灣而戰,雖然有六成的美國學生比較喜歡台灣,而只有三成比較喜歡中國。

另一個故事是我有一個美國白人好友叫做「伯言」,沒錯他真的有一個中文名字,那是他廿幾歲時在雲南一個小鎮待了四年期間所取的。伯言愛死中國了,作為一輩子的基督教徒,甚至當時就要變成傳教士,卻在中國耳濡目染到無神論氛圍,他最後竟然就在雲南當地轉為無神論者。在當時美國的中文一點都不流行的情況下,伯言可以說著一口流暢的北京中文。2008年時他邀我一起到他家看電視上的北京奧運開幕式,這場開幕式耗時三個半小時,豪華的燈光效果與陣容之龐大,在我看起來就是個好大喜功的中國秀而已。但伯言卻看得異常感動,甚至流下了男兒淚,我對他的反應訝異不已。伯言說:「說真的,這種中國數大就是美的開幕式呈現,真的讓你看到中國魅力的那一面。」

昨天的杭州亞運開幕式,讓我不禁想起當年跟我用北京話打招呼卻失望的中國留學生,與當年伯言受鳥巢奧運感動的那一幕。我想說的是:中國人也沒那麼討人厭,他們當中很多人純樸也善良,若不論他們長期被洗腦的意識形態,他們也可以對台灣人友善。事實上,美國前國防部長艾斯培說:美國的假想敵是中共,從來就不是中國百姓。此外,雖然我覺得中國辦的體育賽事很喜歡曬他們人多這件事情,但至少在那樣的情況下中共願意學著用文明的方式對外溝通,而不是齜牙裂嘴或者崩潰的指控西方霸權老在欺壓他們;而且搞運動會歌舞秀這招的確有些西方人會買單。

在美國圍堵中共許久、中國經濟蕭條到一個地步之後,昨天的杭州亞運給了習近平一個很大的台階下。儘管共機一樣繞台,但九月一日起中國籍人士已可從「第三地」來台,然後習近平挨著罵名也要耗資300億美元(新台幣9300億元)辦一場對內需有沒有幫助都還不知道的亞運,開幕式招待了一些威權國家頭子包括敘利亞阿薩德夫婦,不過也接待了中共的死對頭印度代表團,幾年內中共如果要打台灣,習近平現在這些作為都是矛盾的。看起來中共攻台的能耐遠遠不及他屢屢對外戰狼的說法,從川普到拜登,對抗美國到一個地步的習近平是疲累的,尤其在中國內部經濟糟糕到不願再公布數據的窘況下。最近拜登又吃了誠實豆沙包,九月中才對外說「習現在忙得不可開交,光是處理經濟問題時間都不夠,沒有餘裕侵略台灣」,更重要的是拜登還說對於攻打台灣,「中共可能沒有跟過去一樣的能力了」。

這兩天我與一位國際風險智庫的老美交換意見,她與我都同意,不只美國對中共,包括中共對美國都在降溫當中,雙方都無意再繼續升高緊張情勢。我反問她一句話:難道這不是西方國家對中國強硬到最後的結果嗎?其結果就是和平。儘管大家都很愛罵川普,但難道這不是疫情後期川普對中進行貿易戰與軍事圍堵把中共逼回原形的好處嗎?從川普到拜登的圍堵中國,與一場俄羅斯打到灰頭土臉的烏俄戰爭,再再說明了很多時候和平不是「如果你的鄰國是個流氓,你就不要去惹他」之類的思維可以保證的。和平不是雞腿換來的,而是武術練出來的。


●作者:邱師儀/東海大學政治系專任教授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I倪珍報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