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60/《大山來了》懼怕的不是大人物 是一直來不了的「未來」

▲中國電影《大山來了》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原著劇本獎,故事發生在城鄉資源差距遙遠的沒落中國縣城,描述一群輟學少年們住在一截永遠不會再前進的廢棄火車廂。(圖/翻攝自台北金馬影展官網)
▲中國電影《大山來了》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原著劇本獎,故事發生在城鄉資源差距遙遠的沒落中國縣城,描述一群輟學少年們住在一截永遠不會再前進的廢棄火車廂。(圖/翻攝自台北金馬影展官網)

文/鳴影品

(編按)第60屆金馬獎將於11月25日揭曉,由曾參與《我想和你好好的》編劇孫杰所執導的《大山來了》,在本屆金馬獎中提名最佳新導演、最佳原著劇本等2個獎項,資深影評人鳴影品為本部入圍作品導讀及評析。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把這部片排名在今年所有入圍劇情片裡的前3名。

乍看是中國片經常出現的底層小人物在偏荒遊蕩,貌似《錘子鐮刀都休息》、《一個勺子》到《輕鬆+愉快》。身在喪失就業機會的窮鄉僻壤,能做的最大事就是夢,於是光怪陸離都不荒誕。

《大山來了》發生在沒落的中國縣城,城鄉資源差距遙遠。那一群輟學少年們,住在一截永遠不會再前進的廢棄火車廂,附近荒原還有一架擱淺的破飛機,方圓數里看來了無生機。

▲中國電影《大山來了》故事講述令人畏懼的大人物「大山」要回來了,覬覦他位子的、得罪過他的都聞風喪膽,可是從頭到尾,大山都沒有出現。(圖/翻攝自台北金馬影展官網)
▲中國電影《大山來了》故事講述令人畏懼的大人物「大山」要回來了,被霸凌的小弟趁機翻身,但最終大山始終沒有出現。(圖/翻攝自台北金馬影展官網)
故事講述令人畏懼的大人物「大山」要回來了,覬覦他位子的、得罪過他的都聞風喪膽。可是從頭到尾,大山都沒有出現。被破少年們霸凌的小弟,趁這波狼來了的風口浪尖翻身;既是狐假虎威,也算一種時勢造英雄。

導演孫杰默默建造一座江湖,並在悲涼底色刷上幾道青春中二的趣意。有一位女同學成天去火車廂外,喊她心愛的男孩回去讀書:「學海無涯,回頭是岸。」後來,男孩的叔叔乾脆送書去,包括一本《射鵰英雄傳》。

荒蕪縣城如這經典武俠小說裡北方民族侵略的中原,誰要來收復故國河山?誰又想團結抗敵?或者大夥都是被遺棄的子民,沒有富的機會,階級重新排列,目標只求好好活著。

孫杰曾參與《我想和你好好的》編劇,也演出過2012年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神探亨特張》,該片導演高群書,為他的首部劇情長片《大山來了》擔綱監製。

電影粗糙的質感看得出資源短缺,但不減創造活力及深厚寓意。他建構的荒誕江湖插進《滄海一聲笑》,以一句「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顯現其歷經滄桑卻不忘初心。他講的懼怕其實不是一直沒出現的人物,是遲遲來不了的「未來」。


●作者:鳴影品/影評人、資深電影媒體工作者、台北電影節評審,採訪過坎城、威尼斯、釜山、大阪、羅馬等國際影展。曾參與劇本開發、娛樂整合行銷;影劇評論發表於臉書粉專「鳴影品」。著有《如果沒有見過地獄你會相信世界上真的有永遠》現代詩集。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更多最即時、最熱門的娛樂新聞,請加入「NOW娛樂」粉絲專頁

更多「金馬60入圍揭曉」相關新聞。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I倪珍報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