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吳崑玉/哽咽終獲高評價 機關算盡換傷心

▲若要給馬老九這次大陸之行冠個名,大概就是「面聖之旅」最為貼切。(圖/翻攝自馬英九臉書)
▲若要給馬老九這次大陸之行冠個名,大概就是「面聖之旅」最為貼切。(圖/翻攝自馬英九臉書)

文/吳崑玉

習馬會不意外的快速開始又草草結束,既無聯合聲明,也無會後記者會。僅開放五家台灣被視為統派的媒體現場直播,沒有提問機會。而且在習唸完那篇八股四六文後,當馬老九想要重述「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識」時,不過才講到「1992年…」,現場記者便被一聲令下,全數撤離,直播中斷。顯然國台辦只想留下前面馬老九說「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的共識」的印象,根本沒想讓他有繼續闡述「各自表述」的機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總結這次馬老九奮力炒作的「馬習二會」與十天訪陸行程,令我不禁詩興大發,乃賦七絕一首:「朝貢之路倍艱辛,為求面聖淚滿襟,哽咽終獲高評價,機關算盡換傷心。」

與國安人士或媒體擔心的方向完全不同。習大大完全沒有想藉馬老九提出什麼新的對台統戰方案,也沒有想藉習馬會的機會,對抗美日高峰會,讓釣魚台專家馬老九講講釣魚台,或讓他講講「南海和平倡議」來壓壓菲律賓。習大大只重述兩岸和平發展的口號,重複中華民族共抗外侮,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這種陳腔濫調,然後寄希望於兩岸青年交流。以前說的「三中一青(中小企業、中低收入、中南部、及青年)」,現在只剩下「一代一線(青年世代、基層路線)」。馬老九努力了大半年,從選前的「相信習近平」,一直到上陸後五度哽咽,只換來習大大一句「對馬先生的中華民族情懷高度評價」。

可憐馬老九,在習大大眼中,連個人形立牌都不值,既不需要他來幫習大大對國際發聲,也不需要他應和對台灣的新方案與新政策。聽君一習話,如聽一席話,只是撥點時間,跟這個一生只見過一次的「老朋友」握手16秒,應付過去就算了。可憐哪!堂堂一個中華民國前總統,講出「中華民國」四個字還算口誤,馬上改口「中華民族」。在人家眼中是如此低等地位與政治價值,還能有什麼貢獻?

其實,最傷的還是那句「我對你高度評價」,那是一種「上對下」的語法。請問,習大大會對普丁講這種「高度評價」的語法嗎?平等的國家元首間,頂多「肯定」某種作為,能用「評價」這種語法嗎?大家都站在同一條基線上,你憑什麼「評價」我呢?換個角度,下對上能公開評價嗎?公司同事間,可能都會有對上司長官的評價,但那只能私下講講,一個職員能對主管「高度評價」嗎?對於習大大的「高度評價」,馬老九顯然欣然接受,但當他還想還原「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識」時,馬上被清場出局,僅剩餘音繞樑。而他的「中華民國」口誤,也注定了這次「馬習二會」,將成為「習馬再會」,以後去中國玩玩逛逛,多哽咽幾次無妨,但恐將無緣三度「面聖」。還有,記得帶年輕人來,沒帶人來,也就甭來了,大概率就是這麼個結局。

說實話,若要給馬老九這次大陸之行冠個名,大概就是「面聖之旅」最為貼切。整個行程安排,簡直就是當年中華帝國理藩院,給蒙古、越南、朝鮮這些藩屬國進貢使團安排的規格。一路上理藩院官員隨行,地方大員妥為招待,伺候得服服貼貼,濡慕中華文化之博大精深,看見我天朝之物富民豐,順便考察其言行,看看他們是否真心服順?有否真情流露?對金鑾殿上面聖之朝拜禮儀能否接受與嫻熟?現場發言內容是否妥切順暢?一切考核過關,才准許入京,再等個兩、三天,讓使團心中七上八下,不知是否得獲召見?心理上徹底降服後,才讓他們晉見聖上。如此,才顯得這種接見的稀有與珍貴,才會在回去後永誌不忘,津津樂道,傳揚天朝之宏盛與偉大。

你看看,葉倫訪中,說見誰就見了,講完話就走了。岸田文雄訪美,還與拜登同車,搞笑自拍。那都是平等的國家元首交往,何曾有這種曲折蜿蜒的行程,還得在各個文化景點感動到哽咽?可憐老馬,堂堂國家元首,何苦降尊紆貴至此?徒留千古罵名?辛辛苦苦演了十天,換來的只是獲准進入拍攝直播的新聞台,一段約2-3分鐘的報導,連後續的新聞和討論都沒有。馬老九不只丟光了身為國家前元首的臉,還降級為「青年旅行團」的團長。國民黨也趕緊切割,派副主席訪美平衡,這個前主席怎就把自己演得像要去爭取「統一促進黨」的黨主席之位呢?這次都演到哽咽五次了,七十幾歲的老馬,下次還能出什麼招?彩衣娛親嗎?

終究只能說,馬老九這次,活活把自己演成了習大大手下統戰部,下屬青年工作團的外圍線人,連個地下黨員都算不上啊!古人「千金換一笑」,起碼還算是個有錢大款爺們的遊戲,「五馬哭幕」換一句「高度評價」,又算得上什麼?你真以為在習大大這些人眼裡,不知道你演得這麼用力,是想換點什麼東西?他們會被你的演出所感動,會因此肯定你的人格操守嗎?

在國際政治中,永遠只有挺直腰桿的人,能夠贏得對手的尊敬。卑躬屈膝以求一見的人,永遠只能換來鄙視與輕蔑。別再說什麼「為了兩岸和平」?和平不是這樣換來的,宋遼之間澶淵之盟,也是打出來的。張伯倫那張被後人罵翻了的破紙,也起碼是平等談判談來的,不是他去德國面聖希特勒求來的。馬老九此行,只讓國內外人們,看見了老派官場政治人物,最寡廉鮮恥的那一面。那麼喜歡諾貝爾,多去敦化南路和忠孝東路口,順成麵包樓上,那棟諾貝爾醫療集團大樓逛逛就是了,何苦如此丟人現眼?如此委屈求一笑呢?


●作者:吳崑玉/專欄作家、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 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