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黃創夏/馬英九的「示弱乞憐」之旅

▲前總統馬英九到訪中國,並於10日展開「馬習二會」。(圖/翻攝自央視新聞聯播)
▲前總統馬英九到訪中國,並於10日展開「馬習二會」。(圖/翻攝自央視新聞聯播)

文/黃創夏

如果「中華民國」只能是「口誤」、如果「各自表述」必須迂迴地用「各自‧‧‧(停頓)的方式表述」,這樣子的會談,哪有起碼的對等和尊嚴,只差沒有說「感謝沒有當場把我捉起來、多謝主上不殺之恩」!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不要再自欺欺人說「有談總比沒談好」,如果只是去示弱和乞憐,除非是想要學2500年前的勾踐,牽馬和嘗糞,只是為了麻痺對方爭取生存教訓的空間,卑躬屈膝只會讓對方更看不起,同樣熟讀中國數千年歷史的中南海,腦中浮現的人物,不是石敬瑭就是宋真宗。

退一萬步說,當中國這些年面對全世界的威懾局面,習近平除了普丁和金正恩,在國際上也沒有太多的朋友,馬英九以中華民國前總統及國民黨前主席身分去訪問北京,基本上可以是說去「送暖」,這樣的並不居於弱勢的局面,其實大可展現平起平坐的雍容氣度,而不是哭哭啼啼等著被中南海「垂恩召見」!

這樣的所謂「交流」,只會讓中南海想到當年耶律德宗的那種目空一切,更看輕台海對岸,反而更覺得可以吃定台灣,更不會願意真誠地面對歷史、了解人心,反而更走向專橫之道。

而且馬英九的哭,還給了中南海足以扭曲歷史真相的新藉口,這將是後患無窮。

小時候我一度非常相信「孟姜女」的故事,隱隱約約有一個「禁忌」想像的記憶:就是在長城城牆上絕對不能流淚,當然這樣的故事只是神話,戚繼光將軍重修的長城是世界工程奇蹟之一,真實的歷史尚查無孟姜女的實證,長城也不是可以隨便哭就能哭垮!

馬英九在長城城牆上那一哭,當然哭不倒長城,可是國民黨內稍有理性的人應該都心頭泣血,因為馬英九的這一哽咽,國民黨的百年根基從此就被哭垮了。

馬英九在長城上泣唱當年的抗日歌曲《長城謠》,呼應了他先前到盧溝橋抗日紀念館的行程,就是重申當年,特別是那些曾和日本軍閥有過血海深仇的外省族群的歷史傷痛,碰巧就是拜登要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會面,強化印太抗中大聯盟,馬英九的舉動當然會讓已是亞細亞孤兒的中國倍感窩心。

這是馬英九的個人理念,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現代化民主國家,可以勉強尊重他。

但是當馬英九講出「抗日戰爭是正面迎戰的是國民黨黨員,而敵後作戰的是共產黨」的驚天詮釋,在慈湖和頭寮的兩蔣父子地下若有知,必會大罵浙江土話!

國民黨的歷史教育,一向是共產黨從來沒在日本「背後」作戰,而是在國民黨身後「背刺」,因此壯大了把國民黨趕出大陸江山的本錢。馬英九的這一番話,愧對兩蔣父子、愧對那些在戰場上掙扎求生的老兵、愧對張靈甫、愧對孫立人、更愧對那些在《忠烈祠》的英靈。

馬英九的這種說法,是刻意扭曲歷史迎合共產黨,想要否定掉「中華民國台灣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未統治過台灣」的基本事實,用心險惡!

在國民黨的歷史論述當中,國民黨在美國和同盟國攜手併肩之下,打敗日本軍閥「光復」台灣,馬英九竟然認可共產黨在抗日也有角色,是背書共產黨宣稱台灣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可以染指的一部分!

這樣的說法,讓已經找不到任何根據、鬼扯不下去的「自古以來,台灣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找到新的論述點,中國共產黨被國民黨前主席馬英九認證也有參與抗日,當然也有戰功,國民黨所宣稱的《開羅宣言》,共產黨當然也有理由向國民黨要求分一杯羹。

這樣扭曲抗日戰爭中的共產黨角色,就是從根本否定了國民黨史觀,否定了兩蔣父子的歷史定位,如果當下的國民黨,面對馬英九如此否定國民黨根基的論述,保持沉默而不敢正面表達嚴正反駁,那麼,國民黨真的可以打包了!

不過,當國民黨真的壽終正寢的時候,喜歡哽咽的馬英九屆時是否也會流淚?不得而知!


●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