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單厚之/疫情救不了韓國瑜

文 / 單厚之

calendar_today2020-04-27 18:09:24

▲有網友嘲諷高雄市長韓國瑜是「封城秀急」﹔對此,韓國瑜說,「第七次」強調高雄市完全不考慮封城,更自嘲自己是豐臣秀吉的弟弟「封城不急」。(圖/翻攝自議員高閔琳臉書粉絲團)
▲有網友嘲諷高雄市長韓國瑜是「封城秀急」﹔對此,韓國瑜說,「第七次」強調高雄市完全不考慮封城,更自嘲自己是豐臣秀吉的弟弟「封城不急」。(圖/翻攝自議員高閔琳臉書粉絲團)

政治人物起起落落本是常態,但很少看到政治人物起伏如此劇烈的。去年的4/23韓國瑜發表了「韓五點」,一方面說「此時此刻無法參加現行制度的初選」,同時又強調「願負起責任,不計個人得失榮辱」,然後在5/17講出了「Yes , I do .」而今年的此時,韓國瑜真的就面臨罷免的危機。



「時代力量」昨天公布的民調顯示,有52.1%的高雄市民同意罷免韓國瑜、不同意為35.2%,而有65.6%的高雄市民表示當天會去投票。即便考慮到機構效應、選民動力等因素,罷韓同意票要跨過「選舉人總數1/4」門檻的機率,還是很高。而從韓國瑜最近一連串的政治動作,也可以看出韓陣營的焦慮。


早在總統大選前,罷韓團體就已經來勢洶洶。韓國瑜敗選之後,隨即宣布回歸市政,一改選前的作風,經常早早就安排了市政行程,希望改變自己在市民心中的形象。

新冠肺炎的疫情,一度被認為是影響罷免案的重大變數。如果疫情導致民眾出門的意願降低,可能讓罷免票數無法跨過門檻;另一方面,如果高雄市政府的防疫表現好,也可能讓民眾對韓國瑜改觀。

但目前看來,疫情對韓國瑜的幫助顯然不大。國內疫情控制的狀況太好,已經多日零確診,如果這樣的狀況持續下去,對民眾投票意願的影響可能不大。另一方面,民眾多將防疫歸功於中央,地方政府得分不多;明明高雄市是少數零確診的城市,但在「時代力量」、《遠見》等多項民調中,民眾對於韓國瑜的防疫表現滿意度都不高,似乎很多民眾依舊是用原本的既定印象評分,而不完全是看結果。

過去兩個月,地方首長在防疫上得分的,首推新北市長侯友宜。侯友宜早在2/20就建議中央指揮中心提升到「一級開設」,要求民眾搭乘大眾運輸戴口罩、進市府洽公戴口罩、封閉市府旗下的圖書館、運動中心、率先進行封城演習等等…。不管是不是真的有需要,侯友宜很多步都走在中央指揮中心的前面,一連串的「超前部署」,也讓侯友宜得到不少好評。

也因為有侯友宜的前例,包括韓國瑜在內的其他藍營縣市首長才開始逐漸跟進,韓國瑜才會在磐石艦疫情爆發時,高調進行疫調、要求對醫護進行普篩、準備封城的兵棋推演、啟動「平安演習」。

韓國瑜一連串的大動作,當然是希望能和侯友宜一樣,因為積極防疫、料敵從寬,而獲得民眾的認同,結果卻換來「封城秀急」的嘲諷。韓國瑜的種種主張,並非完全都沒有道理,但民眾對於韓國瑜的既定印象沒有改變,韓國瑜拉高自己聲量的同時,也激起了更多反對的情緒。

韓國瑜最大的問題在於,從一月敗選至今,並沒有真心、正式地為自己去年此時所做的決定,向高雄人道歉、請求原諒。所以同樣是「超前部署」,陳時中、侯友宜做就能得到掌聲跟認同,而韓國瑜就給人一種過激、有所圖、無厘頭的感覺,彷彿去年那個動不動就談「大海與漱口杯」,「亂刀流」的韓國瑜又回來了。

瞭解政治的人都知道,選舉的本質有相當程度是「拉仇恨」。拉高自己支持者對對手的仇恨,讓支持者有更強的動力投給自己;抑或是拉高反對者對自己的仇恨,讓自己的支持者願意對抗、捍衛自己。

而罷免的情況正好相反,降仇恨、求和解,才是最重要的關鍵。韓國瑜本身不願意認錯、道歉、求和解,就應該努力思考如何「降仇恨」,減少選民對自己的厭惡。降仇恨的方法有很多,例如台北市長柯文哲就退居第二線,讓副市長黃珊珊站到第一線;同樣的,高雄市在查緝酒店停業時,也是由副市長葉匡時帶隊查「金芭黎」,以避免「花天酒地」的聯想。

但韓國瑜團隊卻不願採取這兩種手段,過去幾個月一直都是韓國瑜事事親上火線,天真的以為擺出一副勤政的樣子,就能改變民眾觀感,終於搞到今天這個地步,罷免案過關的可能性看似越來越高。

以韓市府最近的動作來看,韓國瑜自己也覺得情況不妙,但韓國瑜的動作越多、越大,其實對罷免就越不利。韓國瑜或許應該轉個念頭,認真思考自己究竟要如何跟高雄市民告別,好好想想自己要留下怎樣的背影。韓國瑜因為高雄而達到政治生命的高峰,沒了高雄,韓國瑜什麼也不是。

●作者:單厚之/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共機頻擾台,您擔心嗎?

共機頻擾台,您擔心嗎?

繼續作答
金鐘55大預測!您覺得誰會是本屆視帝、視后?

金鐘55大預測!您覺得誰會是本屆視帝、視后?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