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芝維說,以前喜歡的是小狗小貓,但認識野生動物達人小龍以後,覺得自己也長知識了,原來還有許多野生動物是如此新奇。(圖/記者宋德威攝 , 2017.07.11)
顧芝維說,以前喜歡的是小狗小貓,但認識野生動物達人小龍以後,覺得自己也長知識了,原來還有許多野生動物是如此新奇。(圖/記者宋德威攝 , 2017.07.11)

樹上閃過一個影子,他能馬上分辨是什麼爬行動物;天空飛過鳥兒,也能迅速判斷那隻是公或母。台北出生,從小到大喜歡大自然觀察野生動物的陳靜一,同好稱「小龍」。熱愛藝術創作的他,年少輕狂,高中時期,就讀台北復興美工科時,因與同學互毆而遭校方退學。不過,天無絕人之路,有夢最美,61年次的陳靜一,在父親的引導下,來到南臺灣高雄繼續求學,半工半讀,靠雙手打拼,用專業能力及一股熱誠化為動力,如今,成為台灣頂尖的爬蟲界達人。

11日的下午,炎熱的高雄陽光普照,來到陳靜一位於高雄市三民區大福街的工作室,帶領記者進入彷彿小型動物園一般的空間。記者馬上被眼前的魚、蜘蛛、守宮、兩棲類、鱷龜、綠鬣蜥、飛鼠、臭鼬、鸚鵡為之驚奇。


豹紋守宮。(圖/記者陳佩琪攝 , 2017.07.11)

把爬蟲類動物當成「家人」的小龍,一頭帥氣長髮,目前是「多彩貿易有限公司」的負責人,專營世界各國野生動物、爬蟲類、兩棲類、大型展覽爬蟲類之合法進口,舉凡台灣地區許多的動物園均有互動。小龍說,喜歡研究牠們吃什麼?住哪裡睡哪裡?何時出沒覓食?」同時能推動保育工作,也是一件快樂的事。


鱷龜。(圖/記者陳佩琪攝 , 2017.07.11)

從小就喜歡上野生動物的他,一路走來就像會蛻皮的蛇,為了實現「看動物」的夢想,經過無數次的蛻變,最後乾脆自己來進口,讓特別的合法動物來到台灣,能受到更多人類友善的對待。 「小龍」是一個喜歡往野外跑的鄉下小子,他說,也許不是科班出身,沒有侷限在某個領域,但多年來的野外觀察經驗,山上的朋友也教會我許多書上沒有的知識。小龍說,在飼養這些珍奇爬蟲的路上,很多過程不是用金錢去衡量的!從最初接觸物種,一路到將其繁殖成功,自己付出了許多心血,但一切的一切都出自於一份對動物的熱愛。

熱愛動物的小龍表示,小時候經常利用下課後空檔跑到水族館、昆蟲館去看各式各樣的爬蟲和昆蟲,常常一看就忘記吃飯,深深被牠們美麗的身形所吸引,而當時水族館的爬蟲沒有像現在市面上這麼多種類。 民國81年間,某次在報紙上看到一篇報導表示抓到一隻很奇特的「龜」,當下看到圖片,驚艷的感覺直上心頭,隔天,我就從高雄的一心路找到十全路,在所有的大小水族館及寵物店中,瘋狂地尋找這隻夢幻龜,當然,所有的店裡都沒看到,直到有一位水族館老闆說,你要找這種特殊龜,可以去某某路的水族館。當下立刻就去那間店,隨即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就是那隻龜,而且各型尺寸通通均有!不過,當時沒什麼錢,馬上回去跟家人要錢,自己再貼一點後買下了一隻「鱷龜」。從此,就讓小龍更加瘋狂的愛上爬蟲類。


陳靜一(右)與顧芝維(左)7年前因興趣相同開始交往,而恰巧兩人剛好同月同日生,典型的雙魚座,無話不談的佳偶,令人羨慕。(圖/記者宋德威攝 , 2017.07.11)

小龍說,喜歡的物種越多,就會需要更多財力,當初進入社會工作時,開始有了自給的能力,非常能夠滿足飼養這些爬蟲的慾望,而寵物越養越多也會與同好互動交流,自然而然的也開始小型買賣,後來放棄了年薪百萬的業務主管工作,決定去夜市擺攤賣爬蟲。小龍表示,有多少人能夠像自己一樣,把興趣當成自己的事業來做, 即便再辛苦,這是自己人生當中,最快樂的一件事吧。


雖然早期的爬蟲類在台灣,絕大部分都是走私的,而時空背景不同,當時政府對爬蟲類的法律知識宣導及關照也是相當薄弱。(圖/記者宋德威攝 , 2017.07.11)

值得一提,與小龍交往了7年多的女友顧芝維,是一位喜歡野生動物的女孩,在朋友的街紹下,由於興趣相同就開始交往,而恰巧兩人剛好同月同日生,都是典型的雙魚座,無話不談的一對佳偶,令人羨慕。顧芝維說,在還沒交往前,喜歡的是小狗小貓,但認識野生動物達人小龍以後,覺得自己也長知識了,原來還有許多野生動物是如此新奇。


在飼養這些珍奇爬蟲的路上,很多過程不是用金錢去衡量的。(圖/記者陳佩琪攝 , 2017.07.11)

雖然早期的爬蟲類在台灣,絕大部分都是走私的,而當時的政府對爬蟲類的法律知識宣導也是相當薄弱。他表示,希望能夠將這些美麗迷人的物種介紹給大家,讓有興趣的同好可以有更便捷的管道來接觸這些另類寵物,讓大家不會因不瞭解而產生迷思,進一步來學會愛護動物及尊敬生命。因此,小龍成立了多彩貿易有限公司,在經過多次挑戰後,如今嚴然成為一支專業團隊,其中含各種爬蟲類的專業人士。

多彩貿易有限公司 

高雄市三民區大福街7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