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多前的高雄氣爆,造成大量死傷,參與搶救的警義消弟兄也傷亡不輕。(圖/翻攝自軍聞社)
▲三年多前的高雄氣爆,造成大量死傷,參與搶救的警義消弟兄也傷亡不輕。(圖/翻攝自軍聞社)

釐清真相必須重視每條值得探究的線索,只要有新的發現,司法之眼應該關注。針對三年多前的高雄氣爆案,時任高雄市消防局大隊長的王崇旭10月27日在出庭作證時表示,事發當晚在距離氣爆地點200公尺左右的高雄輕軌捷運機廠頻冒大量白煙,高度甚至超過兩公尺;而另一名出庭作證、時任消防局長的陳虹龍也說,當天晚間11時40分左右,位於二聖、凱旋路鐵道旁之箱涵傳出聲響,狀況異常。辯方認為,此屬重要線索,建請院檢重視且深入了解,希對找出氣爆確切原因有所幫助。

高雄地方法院27日續開高雄氣爆案審判程序庭,傳喚三名證人到庭。其中,氣爆當晚在現場指揮救災的高雄市消防局第一大隊大隊長王崇旭最受注目,因為他對氣爆現場的情形甚為了解,其證詞有助釐清真相。

回憶氣爆當晚,王崇旭指出,當晚9時15分他抵達現場,警義消的救災部署已大致就緒,並就現場冒白煙地點架設水霧固定器與水霧瞄子,藉以稀釋與冷卻不明氣體。因當時自地面竄出的氣體為何,無法確實查明,只能憑藉以往在校所學與實務經驗,採噴灑水霧的方式控制。至於現場的封鎖管制,王崇旭說,就當時白煙狀況與水霧控制的情形,當下判斷沒有擴大管制與疏散居民的必要,因而維持原本的管制範圍。事實上,根據王崇旭的說法與現場相關事證分析,倘若當時因疏散而使更多民眾行走在道路上,恐怕造成更多的傷亡。

此外,王崇旭當庭多次提及捷運機廠方向冒出大量白煙,故當時大部分之消防車輛均部署於捷運輕軌工地旁之凱旋三路上。毒災應變隊人員也前去現場偵測,隨後告知他,現場散發的氣體為乙烯及丁烷(並非丙烯),而警消人員在管制區內使用氣體探測器偵測時,亦因未見警示音響起,研判現場仍屬可控制狀態。

王崇旭並稱,當晚的臨時指揮站設在凱旋三路與二聖一路的路口,附近有間寢具行,此證詞與日前到庭作證的林姓證人說法極為吻合,因為林姓證人曾告知庭上,高雄氣爆發生的前三天,有民眾向當地里長反映聞到異味,里長遂與高雄輕軌捷運機廠方面聯繫,請求就工地範圍清查異味來源,但始終無下文。

事後發現,依高雄市政府環境保護局公害案件稽查紀錄工作單所示,環保局當時的採樣地點並非以事後發現的管線破裂處之凱旋、二聖路口,而是捷運輕軌工地為重心的「前鎮區凱旋三路285號前工地出入口」。採樣稽查員許姓及曾姓證人等,對其等選擇採樣處之原因與捷運輕軌工地出入口有無關係卻均避而不談,讓本身已疑點重重的高雄氣爆再添疑案。

103年7月31日晚間9時左右,林姓證人被邀約與包括工務局、消防局在內的相關單位代表開會,釐清愈漸濃厚的異味來源。據了解,高雄市政府捷運局局長陳存永、總工程司施媺媺等10多人於晚間10時左右即相繼到達捷運輕軌工地現場視察,可見其事態嚴重。讓捷運機廠在氣爆前不斷冒出大量白煙,是否與氣爆案有確切關聯,亟需釐清。

辯護律師對王崇旭的證詞相當重視,加上陳虹龍明確告知,當晚他聽說位於二聖、凱旋路的鐵道旁之地下箱涵傳出異常聲響,經他親自赴現地察看,確實聽到箱涵發出聲音,咸認捷運機廠可能與氣爆案有關,籲請院檢查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