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東榮以古典油畫技法詮釋東方寫意的虛實,展現古典現代並呈的美學觀。(圖/記者黃玿琮攝,2017.12.14)
▲沈東榮以古典油畫技法詮釋東方寫意的虛實,展現古典現代並呈的美學觀。(圖/記者黃玿琮攝,2017.12.14)

油畫家沈東榮以古典油畫技法詮釋東方寫意的虛實,透過油彩薄透堆疊、細緻豐富的光影變化與色彩建構的肌理與層次厚度,揮灑出壯闊恢宏的山水墨韻;即日起至107年1月7日在葫蘆墩文化中心展出,展現古典與現代並呈的美學觀。

沈東榮長期鑽研油畫表現水墨山水,創作不以視覺風景為描寫重點,博士論文更以觀照中西觀念與表現上的呼應為研究主題。他透過油彩及水墨兩者不同的凝重厚實、流動空靈等特質表達山水風光,呈現非常直觀而東方的美感,其獨特畫風吸引張忠謀的夫人張淑芬投其門下習畫多年。

沈東榮因人生的體悟與經歷,孕育一股不同於西方繪畫的獨特禪意,恰如其人內斂而溫文儒雅的氣質。作品「山水」、「清涼意」嘗試以潑彩墨線的寫意山水作油彩的處理,跨越於現實與意象構築不同空間氛圍,在手繪所不能及的偶然中尋求寫意的準度。

「艷夏風嵐處處飛」、「繁花映晴山」等作品,則具象山林風景,以墨彩表現山嵐疊雲搭配臺灣高山杜鵑的點景。「古意」與「紅韻」留白刷黑透出紅韻的秋實色系木棉,以線條表現東方韻味與精神。「墨荷」、「清夏新荷」等荷花作品,潑彩的荷葉更具俐落清新之姿。

「靜夜螢舞」、「夜影」表現天光初現的朦朧夜景及螢火蟲飛舞的畫面。「筆意山水」、「迷濛山水憶故人」,以工筆筆法表現宋元山水的潑墨畫面,與灰階描點樹梢白雪的「年初的一場雪」營造不同時空間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