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已滿三年,根據陽光基金會統計,目前約有99位持續就學、132位進入或重返職場,剩下29位仍持續復健。(圖/NOWnews資料照)
▲八仙塵爆已滿三年,根據陽光基金會統計,目前約有99位持續就學、132位進入或重返職場,剩下29位仍持續復健。(圖/NOWnews資料照)

2015年6月27日發生的八仙塵爆,釀成15死、484人輕重傷。這起事故震驚台灣社會,也讓全世界意識到曾蔚為風潮的「彩色粉末」所可能招來的致命危機。

如今,八仙塵爆已滿三年,隨著年輕傷友的復健告一段落,他們也陸續返回學校和職場。然而,在重視外貌的台灣社會,八仙傷友是否曾因燒傷外觀,面臨到求職不順遂的窘境?

本系列報導,將從政府、企業和NPO組織角度,追蹤八仙青年重返職場的情形,讓社會看到這群傷友的堅強故事,也讓社會對他們的關懷能持續不間斷。

八仙塵爆滿三周年,社會各界對傷友的關心也持續不間斷,其中,又以陽光基金會與傷者保持著最密切的聯繫。想了解年輕傷友重返社會的現況與困難,就必需從基金會平時的作業談起。

據陽光基金會統計,八仙塵爆發生後,已陸續為400位不同受傷程度的傷者進行關懷、諮詢及生心理重建服務。直到目前為止,已有99位就學、132位順利重返或進入職場,還有29人尚在復健中。

基金會新北重建中心主任賴秀雯表示,八仙塵爆的傷友,多數從出院後就會透過基金會協助,進行生心理重建服務。一般來說,燒傷者的復健期約2至3年,同時等生心理狀況恢復後,才會開始面對就業關卡。

今年應該正是八仙傷友結束復健、重回社會的關鍵年,因此基金會也關心他們的就業狀況,透過社工了解需求並提供資源。但仍有不少人並未重返職場,為什麼?


▲陽光基金會新北重建中心主任賴秀雯呼籲社會,除了給燒傷者公平競爭的面試機會,也希望大家不要用外表來認識一個人,應真心與其互動,才能營造相互尊重的職場環境。(圖/記者林柏年攝)

跨入職場時候未到

賴秀雯分析,目前基金會協助傷友的就業服務,分為兩種類型,一是針對有工作經驗的傷友,基金會主要提供他們「回到從前職業發展」的復健計畫,或協助學習新技能,找到更理想的工作。

另一種類型,則是針對沒有求職與工作經驗者,由專家先為其做職涯探索,讓他們先了解興趣與性向,再以個別會談方式來幫助傷友了解工作實境,甚至安排工作見習。

就基金會觀察,台灣社會提供八仙傷友相當多幫助,不少企業還會主動提供工作,藉由陽光基金會來媒合,協助傷友找到適合的職缺。

她指出,三年前,八仙塵爆受害者大部份是年輕人,甚至還是學生,即使三年過了,也還沒到出社會的年紀,加上也有些傷者至今還必需到醫院進行頻繁手術,希望等到復健結束後再求職,因此並沒有跨入職場。

「沒走進職場,並不代表『無法』,只是時候未到。」賴秀雯認為,要觀察八仙傷友的求職狀況,恐怕還得再多花點時間。

但132位已經開始工作的傷者呢?他們的工作狀況又如何?

你可不可以把疤痕遮住

八仙塵爆這麼大的事件,受傷的又多是年輕族群,社會本來就會投以更多關注,得到的協助也會比其他的一般燒傷友多,但還是面臨不少障礙。

賴秀雯提到,先前服務其他傷友時,無論是面試時難度增加、工作時因外貌而遭到困難等狀況,都曾發生過。而八仙傷友似乎也曾有過類似遭遇。

「燒傷傷友要重新工作,最容易卡在面試這關,常常面試的時候,雇主不願意給機會。」賴秀雯表示,隨著八仙傷友陸續畢業出社會工作,也可能會面對「沒有公平的面試機會」這個問題。

即使進了企業,傷者又要再闖過「適應職場環境」這一關。之前就有個案例,就是傷友在進入職場後,居然遭到同事問:「你可不可以把疤痕遮住!」

就算順利進入職場,但如何與同事相處?同事如何認知身上有疤痕的燒傷者的困難?這些有待社會共同學習。賴秀雯也呼籲社會,除了給燒傷者公平競爭的面試機會,也希望不要用外表來認識一個人,應真心與其互動,才能共同營造相互尊重的職場環境。

當然,傷友能否順利進入職場,也不完全跟燒傷外貌有關,有時也與個人復健狀況、心理因素、學科職涯選擇和求職態度有關,如果雇主願意多給機會或調整工作內容,也會對傷友在工作上更順利。

倡導臉部平權 協助顏損朋友

「社會對燒傷友仍有偏見,這部分是很大的門檻,八仙塵爆發生後,讓更多人了解什麼是燒傷,也知道它只是外觀不同而已。」

她指出,基金會最近在跟企業互動過程裡,也會讓企業了解傷友進到公司就是一般人,不用刻意保護或特別照顧他,希望讓傷友和其他人相同,都享有一個公平競爭機會。

事實上,陽光基金會近年推動的「臉部平權」,即是談人人互相尊重、以及都有公平的機會,「臉部平權」認為每個人都一樣特殊,盼勿因外觀就對人有既定成見。

據了解,臉部平權(Face equality)是由英國changing faces基金會提倡、陽光基金會響應。陽光基金會認為每張臉與眾不同,無論顏面外觀如何,每個人都應獲得同等尊重及公平對待,故該基金會也努力在台灣推動一個「臉部平權」的社會,破除因外貌所帶來的偏見,替燒傷及顏損朋友創造友善生活環境。


▲陽光基金會也提供傷友「形象重建」的服務,使用較不敏感的化妝品,來教傷友如何做疤痕色差的修飾化妝。(圖/記者林柏年攝)


▲陽光基金會認為每張臉與眾不同,無論顏面外觀如何,每個人都應獲得同等尊重及公平對待,故該基金會也努力在台灣推動一個「臉部平權」的社會。(圖/記者林柏年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