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訊息

【泰簽怒】釐清泰免簽政策目的 務實看待台灣外交處境

前陣子的泰簽風波,因為泰國駐辦事處代表通才一席「就像買魚的袋子,只差沒有魚腥味」,引起民眾普遍的憤慨,咬著台泰不互惠的問題,質疑政府熱臉貼冷屁股,推動新南向破功,結果政委張景森又以「給泰國免簽賺百億,怎算喪權辱國」的言論,加油點火、推波助瀾,讓民眾不爽到極點,最後根本沒人在乎台灣開放免簽政策的目的,以及新南向推動至今究竟有什麼成果,模糊了整個事件的核心問題。 在看待任何公共政策的時候,必須了解政策的目的、缺點以及成效,如果將一切的爭議都無限上綱到意識形態的神主牌,「非它不可,完全沒問題、零缺點」,那就只能是雙方各說各話,無助解決問題、撕裂社會,嚴重的話還會傷害到多數人的權益。因為公共政策注定是有利有弊,只能希望最終決定的政策,好的部分能覆蓋壞的部分,且壞的部分必須要可控制,且在我們的忍受範圍內。 例如,雖然蔡政府推動的能源轉型,稱要讓台灣有「乾淨的能源」,但是綠能就一定沒有汙染嗎?且目前不管是太陽能或是風力發電,發電效率都不足以取代核能,而且也無法儲電。就有人指出,能源轉型不但不會缺電,還不會有任何汙染,那是一廂情願的幻想文,能源轉型的最主要目的,只是讓台灣不用再面對核安風險,僅此而已。 再回過頭來看泰簽與新南向的問題,正如我國駐泰代表童振源說的,我國推動泰國免簽的主要目的,是要拉抬泰國觀光客到台灣的人次,如果以這點來看,透過相關數據顯示,前年增加88%,去年增加49.5%,泰國免簽算是非常成功的政策。至於互不互惠,因為不是這個政策的考量目標,所以也不需在此多做文章。尤其全球有167個國家給台灣免簽,但台灣也沒給所有國家互利互惠,全部給予免簽,類似狀況在各國比比皆是,因此不互相給予免簽,也是國家間的一種「常態」。 當然,平等互利原則是任何國家推動外交時的最高指導原則,不過在台灣國家處境越來越艱難的情況下,假如我們仍以大國自居,不積極走出去和國際交流,只在家裡等別人上門,一定要雙方互利互惠,我們再以禮相報,這只會讓台灣更加孤立。 台灣開放免簽給新南向國家,率先釋出善意,為雙方的良性循環建立基礎,深化國際合作,這其實也是一種務實下的考量,如果老是因為這些問題責備外交人員不務實,讓他們「做到流汗,被嫌到流涎」,那何嘗不是對這些辛苦的前線人員們,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呢。

【泰簽怒】新南向政策破功? 外交部:要務實有彈性

泰國辦事處日前一度宣布簽證費調漲470元,辦事處代表通才(Thongchai Chasawath)還在記者會上表示,台灣旅行社拿紅白塑膠袋,隨便送到泰國辦事處「就像買魚的袋子,只差沒有魚腥味」,引起台灣民眾氣憤,旅遊業者也怒批「簡直汙辱人」,揚言抵制;隔了一天,泰方終於意識到我方的「民意」,急轉彎宣布「維持現狀」,暫時不漲。泰簽現階段雖沒有漲成,但這起事件,卻也讓許多民眾認為,政府力推的新南向政策,有破功之嫌。 外界質疑的問題點在於,總統蔡英文就任兩年來,力推新南向政策,對新南向國家主動釋出善意,給予免簽,但泰方至今未給予我國免簽,甚至在台灣外交處境如此艱難下,還在傷口撒鹽,意圖調漲簽證費,一點也不平等互惠,「喪權辱國」、「熱臉貼冷屁股」等話,便在輿論間傳了開來。 不過我國駐泰國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童振源表示,我國推動泰國免簽的主要目的,主要是要拉高泰國觀光客到台灣的人次,這個目的不但達標,還超乎預期的好,例如前年泰客來台增加88%、去年增加49.5%,如果從推動政策的初衷來看,「這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政策」、「對台灣的國家利益有幫助」,因此決定再延長一年。 童振源指出,以免簽來講,泰國目前給予62國免簽待遇,但只有48國給予泰國免簽,其中相互給予免簽待遇的更只有區區13國,存在不小的落差。他強調,對泰國來講,很多免簽是單方面給別國,並非得到對方同意才給予的,給予免簽待遇,各國有各國的考量,大部分都是希望能吸引觀光客促進國內經濟發展,台灣開放免簽,也是基於同樣的考量。 雖然台灣每年到泰國的觀光客人數不少,以去年來講,高達55.3萬人,但相比中國大陸赴泰遊客的980萬人,仍是小巫見大巫,加上泰國軍政府歷來與大陸關係良好,「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在考量中方的感受下,泰國開放台灣免簽的道路可謂困難重重。童振源對此表示,除了觀光客外,台泰還包括投資、教育、技術等等交流,也都非常重要,尤其泰國有數萬的台商在此紮根,透過免簽能促進雙方積極合作、交流,這些因素,台灣都有向泰方清楚說明,但目前仍未獲得免簽待遇,因此仍在積極的向泰方溝通。 外交部發言人李憲章表示,這起簽證漲價事件,外交部一直都有掌握,並向泰方明確表達我國政府立場以及可能的民意反應,請對方審慎考量;雖然最後泰方仍堅持調漲,但再看到台灣民意的強烈反彈後,迅速做出暫時凍漲的決定。他指出,從這起事件中,可以看出民意對政府推動外交工作扮演助力的角色,如果外交人員背後有強而有力的民意作為後盾,握有的籌碼也會增加,自然會讓對方更重視我們,也有助於我們的協商。 他也希望國人能務實看待外交工作,因為在面臨如此艱難的國際環境下,台灣應該要主動出擊,向國際社會展現自己的強項,而不是被動以待或自我設限;此外,推動外交工作也要秉持務實態度,發揮創意外,更要展現彈性的做法,即使洽請其他國家幫忙,也要展現我們的價值與尊嚴,可以很驕傲且有自信的向他們說「台灣就是這麼好,台灣是值得國際社會重視及平等對待,深具價值的合作夥伴」,例如歷年來的外交人員,向各國推銷台灣的優勢後,成功讓167個國家與地區給予我國人免簽證及落地簽證的簽證優惠待遇;和世界各國簽訂近千個雙邊合作協定及備忘錄,內容涵蓋自由貿易、關務合作、綠能環保、教育文化、科技交流、農漁牧、防制洗錢、避免雙重課稅、司法互助、免試互換駕照及青年度假打工等領域,範圍非常廣泛,這是台灣外交工作一路以來秉持踏實精神,務實推動的具體成果。 李憲章強調 ,透過各種雙邊協議落實我與各國多領域的合作與交流,可以有效深化我與各國的實質友好關係,凸顯台灣的優勢與價值所在,進而廣化及深化台灣與國際社會的連結,這樣的連結關係越深越廣,就越能保障台灣的安全與發展。利用「無中生有」、「興風作浪」等聰明做法,勇於將台灣推銷出去,這就是外交人員的職責所在。 中興大學國際長陳牧民認為,台灣民眾在看新南向成功與否,時常透過一些很小的事情,例如簽證費有沒有調漲來評斷,但這樣並不公平,因為新南向政策,現在有很多東西仍在布局階段,需要較長時間才會看到效果。他以泰國為例,目前台灣在泰國的外商人數排第一、投資排前三,這都是台灣實力的一部分,反過來去看簽證這些東西,反而有「看小不看大」的問題。但當然,新南向政策仍有部分地方可以改進,比如加強在當地國的宣傳、向台灣民眾更好地展現成果等等,只要民眾覺得新南向做得有效果,就不會因為類似泰簽這樣的事件,而去質疑新南向破功。

【泰簽怒】駐泰代表童振源:新南向政策 泰國成果不錯

為了降低對中國大陸經貿的依賴,總統蔡英文上任以來,力推新南向政策,如今兩年過去了,國內民眾對新南向政策普遍只有模糊的印象,對實際成果不甚了解,甚至新南向辦公室也在去年底熄燈,種種原因下,一場泰簽喊漲風波,意外燒起外界對新南向政策的質疑;尤其台灣推動新南向政策的同時,彼岸的那一端也在如火如荼的推動規模更大的「一帶一路」,讓外界對新南向的未來,抱持保留的態度。 根據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的資料顯示,新南向政策並非毫無進展,以觀光客數據為例,去年新南向國家民眾來台人次逾228萬人,占各國來台人數的21.27%,成長27.65%;教育部分,去年度第一學期新南向國家來台留學生總數達37999人,成長18%。 在經貿部分,去年台灣跟新南向國家的雙邊貿易額約1109億美元,成長15.61%,其中出口674億美元,增加13.4%、進口425億美元,增加19.2%;我對新南向國家投資133案,總額36.8億美元,成長54.51%,新南向國家對我投資580案,總額2.7億美元,成長15.8%……。林林總總的數據顯示,雖然新南向仍在布局階段,但已有部分成果開始顯現。 我國駐泰國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童振源,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電話訪問時表示,中國大陸推動的「一帶一路」比較強調基礎設施項目,包括交通、能源輸送、電訊設施等等,在這一部分,台灣自然沒辦法和他們硬碰硬競爭,因此我方推動的新南向政策,是「以人為核心」進行交流合作,就泰國來看,目前成果算是不錯。 童振源指出,目前台灣在泰國廣泛推動經貿、科技、農業與醫衛人才培育合作,協助台灣產業走出去。在推動過程中,台灣不斷建立平台與泰方進行交流,例如他成立的「台泰教育交流服務平台」,不但有超過百間台校加入,泰方也有37所大學加入,並都對台灣展現高度興趣。這次在泰舉辦的「台灣形象展」,不少學校都前來參觀,希望藉此帶動更多泰國學生來台念書,此外,形象展也有超過3萬人次參觀,媒合商機更超過1.1億美金,成果相當豐碩。 童振源說,過去幾個月來,他得知很多泰國朋友到台灣考察,也有幾個泰國企業投資台灣,尤其是台灣的智慧經濟,這是泰方很希望和台灣連結的地方,「台灣形象展」舉辦的十場論壇,幾乎場場爆滿,許多泰國企業、研發單位,甚至政府官員都前來參觀。據他了解,泰國的正大集團在AI技術部分一直無法突破,已決定和台灣展開密切合作;中央集團則對台灣的智慧管理非常感興趣,後續他也會協助台企做進一步的媒合、交流。 童振源表示,泰國相對其他國家穩定,較無宗教衝突與排華因素,且國際外語能力也相對不錯,對台商吸引力巨大,當然台灣在泰國的優勢也很大,所以泰國企業也都不斷跟台灣進行溝通,希望能來台灣尋找更多合作夥伴,甚至引進直接投資都在評估中。 儘管新南向政策已經展現部分成果,不過中興大學國際長陳牧民也點出部分問題,他認為,台灣在新南向國家的宣傳,不管是軟實力、觀光、高科技、教育等等,仍有待提升;台灣當年有流星花園、F4等戲劇和影星席捲東南亞,但現在比較缺少類似的東西,吸引當地年輕人的興趣,建議政府可以主導政策,帶動相關產業發展,並形塑台灣在新南向國家的印象,像是大家對南韓的印象就十分強烈,但是南韓的影劇也是政府扶植起來的。 此外,他也覺得政府推動新南向有一種「齊頭式的平等」,舉中興大學為例,該校已與泰方建立幾十年的合作關係,但現在政府就是計畫公布後,不管大家之前的基礎如何,全部都可以來申請,每個學校從頭開始跑,均分經費而非重點式投入,錢都只有少少的,「這樣怎麼能做出成果」? 再則,他說,台灣推動的新南向不能像大陸的一帶一路一樣,大規模撒錢,應該要把有限的資源投到對的點上,例如泰國可以加強在農業上的合作、印尼可以加強漁業交流、越南則可以強化工業……等等,台灣應該要針對東南亞各國的特性,以及各方的合作程度來決定策略。 陳牧民也指出,台灣推動新南向政策時,大多有一種心態,「都覺得是我們投資他們,援助他們」,但他日前去印度斯里蘭卡,發現當地的茶產業的技術與行銷,都比台灣進步太多了,所以台灣也要調整自己的心態,新南向不是只有台灣輸出技術、投資,而是雙向交流,台灣要去學別人厲害的地方,畢竟有些東西,「他們就是比我們強」。

【北市議員選戰】大安文山區/藍爆炸、大小綠搶破頭

2018年底台北市議員選舉,原本屬於藍營大票倉的大安文山區,這次多了超級吸票機、前總統府副祕書長羅智強參選,讓現任議員與要參選的新人都相當緊張,而初選未過的王致雅,確定退黨參選到底,讓藍營選情更加緊繃。在民進黨方面,雖然保守提名現任5位議員力拚連任,但這回也面臨第三勢力社民黨苗博雅、和時代力量林穎孟來勢洶洶的挑戰,都讓選情變的複雜詭譎。 大安文山長期以來就是藍大於綠的局面,國民黨一向在這區都採高額提名策略,本屆原本六席,包括歐陽龍、王欣儀、陳錦祥、徐弘庭4位現任議員,李新不幸亡故,李慶元遭開除黨籍,這次初選原擬定提七席,北市黨部卻在最後一刻再加碼變八席,新人部分由李新之子李柏毅、厲耿桂芳姪女耿葳;以及前北市黨部主委鍾則良之女、前主播鍾沛君;還有前總統府副祕書長羅智強四人出線。 國民黨除高額提名造成選情緊繃外,落選的前中常委王致雅也參加登記、退黨參選到底,李慶元今年則將加入親民黨所組成的連線,票盤會如何變化值得觀察。 不過最令藍營議員憂心的,還有個「超級吸票機」羅智強,同黨議員徐弘庭就坦承,大安文山原本就有個「超級吸票機」歐陽龍,現在又多一個高知名度的羅智強參選,「全台灣最能接受政治人物不跑行程的就是大安區」,這區的選民大多不希望政治人物去煩他們。 徐弘庭說,對他而言,羅智強和他同質性高,雖然知名度不等於選票,但不可否認,有知名度還是比較吃香,他預估,羅的參選至少兩萬五千票起跳,再加上前總統馬英九最近聲勢崛起,身為馬系的羅智強確實大占便宜。 除了面臨自家人搶票外,徐弘庭指出,這回第三勢力也不可小覷,尤其苗博雅上屆曾選過文山區立委,已經有基層實力,再加上這回同婚或反同婚公投議題發酵,只要選區相對支持同性的族群選票百分之百灌過去,苗博雅至少可拿到2%的票,一個議員只要5%就當選,苗的起跳基礎占了相對優勢。 徐弘庭說,時代力量上次立委選舉,政黨票有7~8%,大安文山更高達10%,如果這次選票都灌給林穎孟,她應該就當選了,第三勢力雖然影響的票「綠多藍少」,但「藍綠一起拉」卻是不爭的事實。 在綠營部分,這回大安文山區民進黨提名簡舒培、阮昭雄、周柏雅、王閔生、李慶鋒五位現任議員爭取連任,王閔生透露,五人已決定採取「聯合競選」策略,面對藍營「超級吸票機」羅智強來勢洶洶,王閔生說,因為政治族群不同,羅的參選對綠營影響不大,藍營方面他反而比較看好的是李柏毅,李不管是基礎、形象、外在條件、認真度都沒話說。 不過王閔生也坦承,以第三勢力現階段的氣氛看起來,這次對綠營的威脅最大,他同樣也點名苗博雅,王表示,苗上次選立委就拿兩萬多票,再加上原本支持民進黨的支持者,會因為對第三勢力的期待,轉而給苗機會,民進黨確實不可不慎。 對於被藍綠議員點名,苗博雅說,對第三勢力有期待的選民很多,可以保持第三勢力理念向外擴張,她的策略也是去拉對藍綠失望的中立選民,對於同為第三勢力的時代力量也加入戰局,苗則說「向外擴張,不要搶同一塊餅」,要有這樣的理念,在台北市三足鼎立的格局,特別有第三勢力的空間」。 至於是否會邀同為第三勢力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站台,苗博雅表示,歡迎任何人來支持,但「與其期待天后天王加持,不如靠自己」,靠自己的力量才是最紮實的。

【北市議員選戰】中正萬華區 藍嗆:幹掉綠一席

年底九合一大選,台北市第五選區中正、萬華區在上屆議員選舉時,藍綠勢均力敵,各拿下4席,但現任議員童仲彥2017年因為家暴事件退出民進黨,讓民進黨的席次秒少於藍,國民黨這次在該區的布局,力求要幹掉民進黨一席,希望能讓藍大於綠的勢力版圖在這區常態化,維持目前藍4、綠3、無1的局面。 這次北市議員選舉,第五選區應選8席,目前計有19人登記,國民黨仍舊提名4席,全數都是現任議員拚連任,民進黨也提名4席,其中除了吳沛憶為新人外,其他的都是現任議員。不過這次無黨籍的參選人,幾乎是史上最多,其中徐立信更被視為是這次中正萬華區的黑馬。 在國民黨方面的評估,認為民進黨這次背負中央執政的包袱,選情對藍軍稍微有利,藍軍目前的選戰策略,主要還是拉抬丁守中的選情,穩固自己的基本盤,畢竟「覆巢之下無完卵」,母雞夠強大,小雞才能成長茁壯,他們不求個別候選人的選票極大化,而是希望讓席次極大化。 議員鍾小平受訪時表示,國民黨在中正萬華區的最高布局,就是提名的4席議員全上,無黨籍的徐立信也拿下一席,幹掉民進黨的一個席次。至於這一席要幹掉誰?鍾小平日前在記者會就明確指出,就是「首惡」周威佑,強調這是他參選的意義,可謂來勢洶洶。 至於民進黨方面,第五選區從初選開始就是競爭激烈的選區,當時吳沛憶和余天女兒余筱萍的大戰,至今仍讓人津津樂道;而上次柯文哲選市長時,就有許多民進黨支持者力挺到底,隨著白綠分手,柯文哲的外溢效應,也會分到民進黨的票源,衝擊對民進黨的支持,加上中央執政包袱,民進黨這次提名的4位候選人,可以說是人人自危。 這次藍綠兩黨候選人中,唯一的新人吳沛憶坦言,非常憂心柯文哲的外溢效應,讓民進黨丟失一個席次,為了在眾多老將中間搏出頭,吳沛憶提出了許多創新的政見,主打年輕牌,競選活動的訴求也較跟親子教育有關。她認為,現在整個社會的氛圍,政黨的傳統鐵票是越來越少,市民更看重個別候選人提出的政見,以及人格、人品是不是值得大家的信任。 吳沛憶說,「柯文哲效應就是告訴我們,這個社會已經很少是政黨的鐵票了,所以每個候選人必須靠自己,把自己的競選理念,更好的傳達給民眾,這才是重點」。此外,在現代的網路世代,許多事情都是瞬息萬變的,所以每一個候選人,在這次選戰中只能盡力去爭取市民的支持,到底誰能笑到最後,不到最後一刻,沒人能拍胸脯打包票。

巷仔內/當轉型不再正義,台灣政府也出現一名抵抗者

美國媒體《紐約時報》5日罕見刊登了一篇名為「我是川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來自白宮高階官員的匿名投書,這是一名在體制內的人士,發現領導人的領導方式對國家造成危害,在體制內無力回天,進而選擇用體制外的方式來向社會揭露。而12日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被以類似的方式揭露出,在內部會議時用「東廠」自居,並直接針對某人、某事件進行操作,與其共事的同事看不下去,將資料放給媒體報導,才讓此事爆發。 不同於紐時的匿名投書,促轉會的爆料人隨後在內部群組自首,並在臉書貼文自白,承認開會內容是自己流出,同時辭去促轉會的工作,這個人就是促轉會副研究員吳佩蓉。爆料人身份的曝光,讓報導內容更具可信度,這也讓張天欽立刻請辭、行政院賴清德道歉,連總統蔡英文都第一時間發言表態。 相信民進黨政府也清楚,張天欽在內部的言行被揭露後,促轉會的公正性會被嚴重質疑。然而,如果沒有這位深喉嚨的爆料,接下來促轉會很可能就會朝著張天欽定調的方向進行調查,並且與民進黨合作爆料,屆時促轉會真成了替政治服務的打手,當然轉型正義也就無法實現,甚至將對台灣造成更大的撕裂。 從吳佩蓉的自白中可以看到,她對轉型正義的期待和理想,當然,吳佩蓉可以選擇繼續當深喉嚨,但為了避免爆料內容引發後續政治效應,她選擇承認自己洩漏消息,吳佩蓉認為自己是「以不正義的方式揭發此事,我感到羞恥,卻不後悔。」並且向在促轉會崗位上辛苦工作的同仁深深致歉。 確實,如果將張天欽的個人行為一竿子打翻在促轉會的所有人絕對不公平,相信仍有人是為了追求真相而工作,但如果當權者已經破壞體制、偏離初衷,在體制內的人無力改變,只能將真相訴諸公眾,讓社會公眾成為最後一道防線。 正如英國歷史學家阿克頓的名言:「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民進黨應該深自檢討,執政後過去高舉的公平正義旗幟,現在是否已經淪為口號,被掌握權力的有心人拿來當成政治惡鬥的工具。這次事件也提醒所有人,無論是哪一黨執政,所有的體制都需要監督制衡,否則最終都將失控。 然而,國民黨此時也別見獵心喜,藉機大做文政治文章,轉型正義對於彌平台灣內部裂痕是有其必要性,只有正視過去才能真正卸下歷史包袱,此時如果借機反操作這個議題,只會讓民眾認為國民黨仍不知長進。

【北市議員選戰】中山大同區 柯黑議員的一級肉搏戰區

台北市第四選區「中山、大同」區,被稱為是民進黨的傳統大票倉,在素有「天龍國」藍營票倉的台北市內獨樹一格。藍綠雙方在此區勢均力敵,也因為泛綠的意志一致,本區堪稱「柯(柯文哲)黑議員」大本營。 台北市中山大同區應選市議員有 8 席,本屆登記多達 18 人,形成 18 搶 8 戰局,包括國民黨提名 4 人:葉林傳(現任)、陳炳甫(現任)、林亭君(現任),王浩;民進黨提名 4 人:顏若芳(現任)、梁文傑(現任)、王世堅(現任)、陳怡君。 親民黨提名 1 人林國成(現任);時代力量提名 1 人林亮君;新黨提名 1 人蘇恆;中華民族致公黨提名 1 人王鴻芸;樹黨提名 1 人潘翰疆;公民黨提名 1...

國土在哭泣/不可逆的悲劇!悼沉入水面的海岸線

823 豪雨重創南台灣,除大雨太急無法宣洩,導致高雄、台南多處「泡湯」,也凸顯國土保育不當的悲慘事實。嘉義地區即使雨停了,洶湧積水仍然不退,追根究柢,經年累月超抽地下水導致嚴重地層下陷,再碰上大潮,水怎麼抽也抽不乾。據調查統計,目前全台地層下陷面積仍有 2491 平方公里,主要集中在雲林、彰化、嘉義地區,你我不願意面對的真相是:泡水的國土,永不可逆。 熱帶性低氣壓帶來超大雨量,釀成 823 水災,嘉義縣大部分鄉鎮市幾乎成了「水都」,即使雨停了,東石鄉洲仔、栗子崙、東崙、西崙、掌潭、布袋過溝一帶仍積水未退,掌潭村甚至水深超過 1 個成人的高度,讓居民苦不堪言。 對於雨停了水淹更高,經濟部水利署長賴建信分析,嘉義地勢低漥,降雨加上大潮,在潮汐影響下積水退得特別慢。除了嘉義,雲林以及彰化地區同樣處於嚴重地層下陷狀態,均肇因於幾十年來農漁民超抽地下水。水利署調查,歷經 10 年努力,雖然全台地層下陷面積減少 411 平方公里,目前仍有多達 2491 平方公里的土地下陷中,又以雲林 855 平方公里狀況最嚴重。 據了解,為了減緩地層下陷危機,近 10 年來政府明令農漁民停抽地下水並封井,不過沿海養殖魚塭仍偷偷抽水並引入海水。更有知情人士透露,這波 823 淹水災情,政府一方面出動大型抽水機希望加速退水,但當地漁民擔心魚跑掉、死掉影響生計,又逆向將水抽回,導致退水難度更高。 賴建信指出,透過封鎖深井、改善耕作制度等方式控制地下水抽水量,配合減少土壤荷重(高鐵沿線禁限建、東西快速道路陸基改懸壁式等),雖然地層下陷面積減少,不過以全台近 2500 平方公里土地下陷計算,比例少得可憐。 面對沉入海中的國土,賴建信坦言,地層下陷問題只能控制,無法明顯改善,情勢已不可逆轉。他有感而發,台灣是我們生長的土地,這片鄉土值得大家珍視,希望在工程手段之外,民眾也能配合《國土計畫法》上路後的管理措施,共同面對氣候變遷帶來的嚴峻考驗,建立「耐災型」社會,即使淹水,也能淹得不深、淹得不長。

國土在哭泣/都市限定?治水也成城鄉差距犧牲品

一波西南氣流,讓大半個南台灣泡在水裡,外界質疑地方拿錢卻不治水,才會導致此次淹水災情慘重。經濟部水利署回應,檢視此次淹水嚴重的高雄、臺南、嘉義,發現這些淹水地區累積雨量高達 4 、 500 毫米,超過百年重現期標準,目前區域排水的十年保護標準完全無法承受,而三縣市治水主管單位也跳出來澄清。 高雄 12 年投入 235 億元推動治水工程,在此次西南氣流來襲卻未見成效?高雄市水利局局長韓榮華回應,此次淹水主因為西南氣流帶來的極端降雨超過既有的保護標準,高雄 24 小時所能承受累積雨量的標準為 340-350 毫米,但 0823 、 0828 累積雨量曾高達 400-500 毫米,才致淹水嚴重。 高雄斥資 68 億元,打造 15 座滯洪池,現已完成 13...

國土在哭泣/治水非一次性建設 「不怕淹」才是重點

一場熱帶性低氣壓,讓中南部豪雨成災,民眾的家園泡在水中,農田也淹在水裡,造成財產重大損失,政府的治水預算到底有沒有發揮功用呢? 2006 年開始,政府投入 8 年 800 億治水預算,後來加碼到 1,160 億。馬英九執政時期,流域綜合治理計畫又再投入 660 億,到現正執行中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也有 1,200 多億的預算挹注。花了這麼多錢,我們能規避淹水嗎? 「開發前要先考慮排水量。」在根本的問題上,水利技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陳賜賢認為,瞬間豪大雨造成了慘重的水災,但今年的雨並沒有比往年來得大,會造成如此災情,有很大部分的原因在於都市發展過程中,都市計畫的改變,讓道路、人口結構都產生變化,像是從產業道路變成都市道路的過程中,不透水的路面增加,排水效益自然變差,而都市在變化時,卻沒有將排水設施一起改變,就造成容易淹水的狀況。 嘉義、台南是這次水災的主要災區,當地還有地層下陷問題,陳賜賢就直指,地層下陷讓排水難度更加劇,且是不可逆的反應,地方政府應落實執行力,清查非法抽取地下水的業者,抽水站、滯洪池都須要維護與管理。他認為,就像是車子一樣,後續要投入許多資源、資金管理維護,而不是一次性的建設就結束了。

國土在哭泣/老觀念治水 千億預算只能付諸東流

823 豪雨重創南台灣,面對各界「指責口水」不斷,水利專家呼籲,隨氣候變遷越來越劇烈,致災性暴雨出現頻率升高,政府治水理念應作徹底調整,不能只知道砸錢整治河川,而是要從源頭進行管理,也就是加強「都市防洪」,讓都市的水留在都市消化,盡量不增加排水系統以及河川負擔。因此專家呼籲,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的預算分配方式應該進行全面檢討,更符合新情勢需要。 熱低壓加上西南氣流接力帶來雨彈,讓南台灣在水中泡了整整 1 個星期,災民苦不堪言,面對政府的束手無策,只能祈求上天「不要再下了」。曾擔任經濟部水利署長以及新北市副市長的陳伸賢持平的說, 823 豪雨的長時超大雨量,不論下在什麼地方都會淹,僅有災情輕重的差異。 陳伸賢分析,政府治水過去只關注中央以及縣市管河川治理,這 1 、 2 年才加入都市排水整治,由於都市排水保護標準低、氣候變遷劇烈,加上長延時的強降雨頻率升高,水患自然無法避免。他認為,要減輕極端氣候動輒出現的強降雨災害,透過不斷大興土木提高保護標準不是根本之道,而應調整治水理念,從源頭管理做起,也就是透過「都市防洪」建構海綿城市,讓都市的水不會流到下水道,直接由都市吸收。 相對於水利署提出的「逕流分擔、出流管制」措施,陳伸賢不客氣地說,完全看不到具體落實的實際做法,只有理念。他以過去在新北市的經驗為例,透過建築管理、都市計畫等層面管制建築執照發放,土地開發時必須計算雨水「入滲量」,以每小時降雨 80 毫米乘上土地面積為基準,決定是否發放使用執照,希望讓水留在建築基地,由土地吸收地表逕流,不增加排水系統負擔。 至於外界爭論,高雄大舉拓建「滯洪池」,卻未在這次大雨中發揮功能。陳伸賢直言,滯洪池需要大面積土地,國內公有地有限,不應是解決水患的主要策略,加上滯洪池後續操作更為重要,必須在大雨來襲前預先抽乾,才能達到滯洪目標。 陳伸賢認為,中南部縣市的雨水下水道普及率普遍偏低,而完備下水道接管與建設是防止淹水的基本工,成效比滯洪池要大得多,以 15 個滯洪池吸納 325 萬噸雨水計算,透過下水道,一天即可完全抽光並持續運作消化洪水。 陳伸賢呼籲,為提高都市排水功能,目前執行中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預算分配方式應作全面檢討與調整,才能真正將治水預算花在刀口上,讓人民盡早免除淹水之苦,揮別每逢大雨必淹水的噩夢。

國土在哭泣/823豪雨 沖垮十年4327億元治水神話

南臺灣自 8 月 23 日起,受到熱帶低氣壓以及西南氣流影響,嘉義、台南、高雄、屏東等地連日降下豪大雨,淹水災害頻傳。許多民眾質疑,為什麼政府這幾年下重金編列特別預算整治水患,一碰到 823 暴雨,南台灣的治水神話就全都瓦解?盤點過去的治水計畫,從 10 年前扁政府的 8 年 1160 億元、馬政府的 6 年 660 億元直至今日蔡政府的 2507 億元,一場雨沖垮了超過 4300 億治水希望。 十多年前,極端氣候尚未如此嚴重,台灣的降雨量依然是世界排名的前段班,地方政府因財政困難,多未依權責編足治水經費,中央雖每年補助 10 多億元,台灣多處易淹水情形仍未獲改善,尤其在扁政府時期,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