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延燒,專家提供台商四大因應策略建議,並可善用七項關稅工具。(圖/翻攝自 CNN , 2018.3.22)
▲美中貿易戰延燒,專家提供台商四大因應策略建議,並可善用七項關稅工具。(圖/翻攝自CNN)

中美貿易戰火持續升溫,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估算,美國與其他國家之間的貿易摩擦,可能導致全球經濟成長在未來1年半(至2020年之前)下降0.5個百分點,對於高度依存中美貿易的台資企業而言影響亦大。國內稅務及財務專家則提供台商4大因應策略建議,並可善用7大關稅工具,及早做好因應準備。

資誠創新整合公司董事長劉鏡清分析,美國總統川普發動中美貿易戰有量化及非量化目的,量化目的是改善美國對中國大陸的貿易逆差,以及改善美國長期以來的經濟與失業問題。非量化要求則是僵局所在。而中國大陸經濟則面臨了產能過剩、經濟成長緩慢、工業利潤率壓力和勞動成本上升的4大挑戰,加上匯率衝擊,壓力較大且應變力較差,美中兩國都面臨「變」的格局,台商必須積極思變抓取機會。

劉鏡清認為,目前來看,美國是這次賽局的主要操盤手,較有優勢,中國大陸擁有的籌碼較低。這場戰局的情勢尚未完全清晰,必須等到今年11月美國中期選舉前、也就是10月左右才會明朗。若是共和黨勝選,這將是一場長期的貿易衝突。當前因為「衛生紙效應」,市場產生提前拉貨造成的假象,不可不注意下半年美中經濟走勢。

也因此,台商要思考的是在這個地緣政治不穩定的全球經營環境,企業如何分散風險?台商不能只看美中兩國,也應想想其他國家競爭者在想什麼,中美雙方讓出的市場如何接手?台商如何掌握商機和挑戰又在哪裡?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亦提供台商4大策略思考與具體因應措施。

首先要隨客戶、市場需求,重新布局供應鏈。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稅務法律服務會計師曾博昇指出,製造業典範轉移改變了全球產業生態,企業必須縮短其產銷流程,低人工成本的地區未必就是最有利的生產基地,企業設廠眼光應從低成本轉向終端市場,通盤考量物流成本、關稅、供應鏈、原物料等因素。

▲製造業。(圖/摘自PIXABAY)
▲製造業典範轉移改變全球產業生態,低人工成本的地區未必就是最有利的生產基地。(圖/摘自PIXABAY)

因此他建議台灣企業應隨客戶及市場需求重新布局,在價值鏈的策略思考上,進行成本效益試算及供應鏈及價值鏈調整的評估分析,思考構面包括關稅、財務預測、供應鏈、人才、技術、產線、資金和物流等。企業也必須考量無形資產的配置、利潤分割法的適用、TP政策的調整和常設機構等稅務議題,以降低中美貿易戰的衝擊,同時提升企業的競爭力。

還要檢視供應鏈稅務,找到新平衡點。面臨貿易戰,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關稅服務副總經理黃賜正建議台商可思考7項關稅工具,包括重新審視受影響產品適用的進口稅則、重新審視規畫受影響產品的原產地、探討價值鏈重組的可能性及過程中的潛在規畫機會、評估申請豁免加徵關稅的可行性、探討首次銷售原則的適用可能性、規畫受影響產品的完稅價格,以及評估關稅加徵對受控交易的影響,及早做好因應準備。

同時也要卡位利基市場,透過併購加速布局。普華國際財務顧問公司副總經理周容羽分析,中美貿易大戰若持續升溫,以製造為主的台商可能衝擊最大。她建議,在短中期戰略上,企業考量關稅影響與相關租稅協議,可以透過併購分散供應鏈及增加海外生產據點,就近供應客戶。台商也可思考從大眾市場轉型專攻利基市場的經營模式,往小眾、高階的利基市場移動。

在長期戰略上,企業需重新檢視生產價值鏈及商業模式,積極布局進入終端市場,思索如何加速全球化的布局,以因應地域性營運風險,並進行轉型升級,掌握研發、關鍵零組件、解決方案和通路等高附加價值領域,在全球產銷的價值鏈中佔有更重要的戰略位置。

周容羽認為,中國大陸製造將式微,台資企業需建立海外生產據點,包括擁有政策利多的美國,以及具有TPP及RCEP等經貿協議的東南亞國家,例如越南、泰國和印度等。她建議台商可以透過併購來加速進行全球化布局,而併購的正面效益,必須取決於併購前的縝密規畫、併購中的有效溝通與執行,以及併購後的完善整合此3大前提。

▲泰國。(圖/摘自PIXABAY)
▲台資企業需建立海外生產據點,例如東南亞的越南、泰國和印度等地。(圖/摘自PIXABAY)

最後要加強跨國管理能力,加速自動化,提升生產效率。劉鏡清認為,台商要掌握此波商機,跨國經營能力必須強化,人治難以競爭。如果要克服人力及人工成本變動的因素,提升企業生產自動化比例將是根本之道,從積極面來看,隨著機器人、物聯網等智慧製造技術逐漸到位,企業加速自動化,更可提升產品生產效率與品質一致性。

劉鏡清建議,台灣企業若想在全球營運版圖站穩腳步,必須拉高層次重新思考企業策略與未來發展方向,重新審視自己在全球產業鏈的地位和定位,走向高附加價值的微笑曲線兩端,並且透過併購等方式與全球企業構建雙贏的關係,才能抵禦高速變動的外界威脅、提升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