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前副主委張天欽被批為選戰打手,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試圖「大事化小」並稱民進黨就是喜歡不正經「練肖話」。對此,前立委孫大千提五大關鍵不可輕忽。(圖/資料照)

「看创夏老师以后怎么和我们拗台湾的民主自由法治‧‧‧」

真是丟臉丟到海外了,「張天欽事件」爆發,「促轉會」內相互唱和,自居「東廠」怡然自得‧‧‧一位來自大陸的年輕人,在我的臉書上留言訕笑,笑台灣最自豪的「民主自由法治」,只是自欺欺人!

只有「張天欽」這麼一夥人嗎?

恐怕是「倒了一個張天欽,還有千千萬萬個『張天欽』‧‧‧」

就在「促轉會」爆發張天欽一夥人興高采烈地把官署變成「東廠」,環環相扣討論要如何把侯友宜羅織成「垢」,怎樣和特定媒體和綠營立委相互援引的同時,當所有關注焦點都在張天欽身上之際,天下大亂,正好混水摸魚。

在這一天,自稱是「憲法學教授」的教育部長葉俊榮,出面宣布「拔管」尚未成功,俊榮仍在努力,正式命令台灣大學必須重新遴選校長。

又是一個直接否定台灣的「民主自由法治」的「東廠級」官署現身了!

這是葉俊榮給台灣的一個「全新教育」:只要「不認帳」,選舉不會輸!

問題已經不只是大學又開學了,台大仍然沒有校長的單純。

而是葉俊榮和民進黨正在展現一個台灣民主選舉最重要的「新指引」:開票之後,只要針對當選人挑毛病不認輸,再批評選務單位「被把持」丶選舉制度不完美‧‧‧「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就是屁!

還不只葉俊榮,再看看民進黨全心全力說要「還權於民」,府院黨總動員通過了新版之「公投法」,沒想到竟然真的鼓舞各種力量發動公投,中選會開始不斷給不喜歡的公投穿小鞋了,否定公投題目有之,恫嚇說要徹查連署書找碴的有之、放話說類似「以核養綠」公投趕不上 2018 大選的有之‧‧‧

甚至,拿「選務便利」當藉口,明明是民進黨在修法時鼓吹應該「公投綁大選」,現在中選會又說造成選務負擔,要把 2018 大選和公投選票區分成「兩動線」,擺明是刻意造成不方便,封殺民進黨政府不喜歡的公投案!

至此,我真的強烈懷疑:台灣只有一個「東廠」,只有針對候友宜嗎?

看看曝光的錄音紀錄,和電影好類似,那些螢光幕裡的「廠公」丶「大檔頭」丶「掌印太監」、「司禮太監」、「秉筆太監」相互唱和的肆無忌憚畫面,躍然在目‧‧‧

此情此景,這麼好的「默契」更說明了,恐怕不是只有一場會議,而是每一次會議,大概都是如此「興高采烈」!而且,恐怕不是只有一個單位,而是很多的單位,大概都是如此「興高采烈」!

「看创夏老师以后怎么和我们拗台湾的民主自由法治‧‧‧」

是的,我無言,台灣的民主自由法治真的大倒退,退到六百五十年前的「東廠」,甚至退到一千年前的「羅織當道」!

唐代武則天時代,來俊臣跋扈囂張,天性殘忍,反覆無常,從來就不從事勞動生產,他深知提拔他的權貴武則天、武三思和太平公主等人內心的「不能說」骯髒齷齪,投其所好,權傾朝野。

武則天天授年間,來俊臣乘機上書行騙邀功,受到武則天的不次拔擢。

來俊臣摸透了武則天「以惡治國」的心意,前後殺滅了一千多家。朝廷內外官吏,都嚇得不敢呼吸,以至於在路上相遇時,不敢交談,只好用眼神示意。

每揭發一件事,總是在千里範圍內,幾處同時告發。一查驗,幾處說法都一樣(就是如張天欽等說的立委和媒體都打點好了),當時人稱為「羅織」,又都在告密文書的左邊寫道:「請交給來使臣追問,一定能得到實情。」

武后相信了他們的話,下詔在麗景門「任務編組」另外設置監獄,命令來俊臣等人,專門審查政敵,在千百人之中,沒有一個人能得到寬赦。

來俊臣還編了一篇《羅織經》,教門徒如何羅織罪名。

可悲啊,武則天坐天,官署變東廠、麗景門張狂、羅織經無敵‧‧‧

「看创夏老师以后怎么和我们拗台湾的民主自由法治‧‧‧」連大陸都可以訕笑台灣,我真的無言以對了!

對了,還有一個無言的劇情:武則天坐天後,「長公主」權傾天下,無人能制。如今在台灣,更有陰陽術士窺究天命,認為吳音寧將登大寶‧‧‧

歷史不該重演,就算相似,必是悲劇、否則也是鬧劇!

天佑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天佑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

●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