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部隊戰演訓繁忙,部隊內部的史蹟館或是隊史館之類的建物與史蹟,通常不被單位官士兵重視,有時各單位還得趁戰演訓的空檔,由主官帶隊觀看隊史館,藉以促進部隊的向心力。(圖/軍聞社提供)
由於部隊戰演訓繁忙,部隊內部的史蹟館或是隊史館之類的建物與史蹟,通常不被單位官士兵重視,有時各單位還得趁戰演訓的空檔,由主官帶隊觀看隊史館,藉以促進部隊的向心力。(圖/軍聞社提供)

先說結論再論述。

※忽然間,陸軍注重戰史以及公共藝術了?

※民間外力介入以及軍隊不務正業的事情越來越多。

※長官們的不作為以及推託;歷史是很難區隔的。

10月底,許多平面報紙都大幅度刊登,陸軍屏東大聖西營區公共藝術品公告甄選案的新聞,這則新聞的大意是陸軍航特部在大聖西營區的公共藝術工程,涉及前日本陸軍飛行第八聯隊的相關歷史,招標書中以正面肯定的語氣說明第八聯隊的相關歷史,招標金額755.5萬元。

後續的消息是,立委高金素梅於10月29日要求軍方相關單位報告,並提出「公開認錯!道歉!撤回錯誤標案」的要求,後續國防部於29日1700時發佈新聞稿,要求陸軍司令部妥處,及暫緩該公共藝術品評選案。

※忽然間,陸軍注重戰史以及公共藝術了?

首先要說明的是,軍隊無論是那一個國家、軍種、兵科,都對戰史這一領域比較少重視,這並不是說部隊不注重戰史或是史蹟,而是部隊承平時期不是訓練就是作戰,還要去搞一個戰史館、隊史館、或是什麼公共藝術,基本上來說都是「擾官」-對承辦的軍士官來說;就升遷方面來說,接掌這個館藏的軍士官未來也比較沒有升遷的可能,因為未來若有升遷機會主官也多半會給戰鬥兵科或是專業特科的軍士官,這實屬部隊常態。後續的發展則是,擔任軍史館或是隊史館的軍士官基本上只維持「不出事」的態度為滿足。至於如何精進館藏,有無改善的空間等等,說真的,那是想太多。

軍隊現在有很多外務(救災、招募、軍民關係等)都會讓部隊的基層官兵沒有什麼休閒時間,一旦有假可放,就會去營外休假或是返家,即使部隊營區內有戰史館或是隊史館,說真的也不會去特別觀看,因此偶爾在瀏覽軍事新聞時會出現,某某單位主官帶所屬同仁參觀自己隊史館的這類新聞,這其實一點也不奇怪。

陸軍航特部的新聞讓我們驚覺,哇塞,陸軍航特部什麼時候那樣注重自己的戰役戰役史蹟與公共藝術了?

※民間外力介入以及軍隊不務正業的事情越來越多。

這個新聞也讓我們驚覺到,其實目前有很多「外力」介入部隊營區內,以這個招標案為例,招標金額為755.5萬元。有錢就有是非、當然有會有很多紛爭。這並不是這項招標案一定有弊端,而是涉及到金錢或是營外招標的工程,承參都會戒慎恐懼,因為一不小心就會挨告或是被懲處,後續還有競爭廠商的攻訐。真的很煩。

公共藝術案例說明軍隊營區並非是封閉狀況的。以目前各單位舉辦的軍歌比賽來說,部隊單位主官也會邀請外界的評審來評比優劣,雖然這些音樂專家都學有專精,但是「外聘」專家來評比,不好意思那都要花錢的。不是說國防經費短絀嗎?好像也沒有。軍歌比賽難道不可以請鄰近友軍或是單位來評比藉以節省軍費嗎?當然可以。

退一步說,營區公共藝術的擺設通常是裝置藝術,只要的目的就是讓部隊官士兵看了之後,激發信心進而促進部隊戰力。不過藝術品的良窳見仁見智,有人覺得某藝術品是極品進而激發戰力,有的人覺得噁爛透了,這無法一概而論。對基層官兵來說,只要能正常休假、薪資到位,自然就有戰力,公共藝術的有無說真的、真的不是很重要。

回過頭來說,755萬元也是一大筆錢,對於後續陳展品的歷史或是相關解說,當然要更謹慎與查證,引用時也需再三確認以防萬一,但很可惜的是在陸軍航特部大聖西營區的案件上,我們看到了許多難以解釋的情況。

※長官們的不作為以及推託;歷史是很難區隔的。

首先說明處理層級,以陸軍來說,對外界回應的層級大約是這樣:單位、各指揮部、陸軍司令部、以及最後的國防部。

軍隊除陽光面外,各單位也都舉辦許多軟性活動促進部隊戰力,軍歌比賽就是這種思考下的產物。(圖/軍聞社提供)
軍隊除陽光面外,各單位也都舉辦許多軟性活動促進部隊戰力,軍歌比賽就是這種思考下的產物。(圖/軍聞社提供)

航特部的回應首先是,有關第八聯隊的航空史是可以切割的,陳展內容物與史實只是陳述一段當初第八聯隊進駐屏東的歷史,不過後續該聯隊的「戰績」卻不敢提?這邊筆者指的就是,該聯隊於1930年霧社事件中鎮壓原住民時所投放的毒氣彈,即使到現代,以毒氣彈殺人都是讓人髮指的暴行。1980年代伊拉克政府以毒氣彈對付境內庫德族人,以及近年敘利亞內戰中,不都是因為運用化武而遭到國際譴責,怎麼陸軍史政單位既不知史(我不知道啊)也不知現代國際情勢?

再退一步說,這個案件曝光後,外界都有這種感覺:陸軍本身沒有光榮戰役史蹟、部隊也沒也什可以紀念的樣子,所以把日軍第八聯隊進駐的史蹟納入公共藝術?錯,以第八聯隊所在的地區來說,屏東機場內就有相關的第八聯隊古蹟,而先前的「青年軍」也在此地整訓,女青年工作大隊前身也在此處旁邊成軍,許多有戰功的部隊也都在這邊接受訓練,那怎麼不紀念?

按照航特部的邏輯,航空史是可以切割的,那麼現在的松山機場也應當設置日本鹿屋航空隊首次渡海轟炸南京與筧橋的公共藝術紀念品(筧橋空戰)?不要鬧了。其實這個大聖西營區的藝術品也不難解,我們就按照原使規劃設置,但旁邊放置一枚當時日軍使用的毒氣彈,接著在隊史館內陳放霧社事件的相關圖片與史實……。

如果是真的這樣子幹,那我們佩服陸軍高層注重歷史的態度,不過……這顯然想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