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柏宏在《19歲》的深情,希望讓觀眾印象深刻。(圖/記者陳明安攝)

林柏宏自從2016年憑《六弄咖啡館》拿下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之後,便收到大陸多部作品的邀約演出,已經有將近2年的時間,沒出現在國片中,終於,今年的他又有多部作品即將在台上映和拍攝,也讓影迷重新回憶起、那個在《六弄》鬼靈精怪的蕭柏智。

這個「蕭柏智」你還記得嗎?如果淡忘了,那電影《給19歲的我自己》肯定會令你想起、林柏宏當時的破格演出。片中的林柏宏不僅依舊愛上一個人義無反顧,卻又比「蕭柏智」更多了一份文青氣質,尤其一開始就設定他不悔深愛女主角,最後卻落寞喪命的過程,也隱約叫人想起近來相當受歡迎的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故事一開始就告訴你男主角的命運,令人唏噓不已。

《19歲》中的男主角,其實更像林柏宏一點,即使小時候調皮搗蛋、偷看女生洗澡(男主角),但只要愛上一個女孩,那種癡情,令人印象深刻,林柏宏也說:「這個角色跟《六弄》一樣,角色的表演方式比較活,但我也希望他跟蕭柏智有一點點不一樣,譬如說在談戀愛的時候,比較認真,《六弄》談戀愛的時候還是嘻嘻哈哈的、比較張揚,但我設定《19歲》男主角有一點點文青的性格,因為他愛拍照,而且還念攝影系,比蕭柏智更穩重一點。」

▲《19歲》的男主角,跟蕭柏智一樣調皮搗蛋。(圖/記者陳明安攝)

而且,想像不到的是,出身師範大學、乖寶寶形象深植人心的林柏宏,原來小時候的他也很「蕭柏智」?「我以前是小屁孩,非常頑皮,我在高中的時候尤其頑皮,比如說,我很喜歡鬧女生,曾經做過拿假蟑螂嚇人這種很欠揍的事情,或是在上課喜歡跟老師講有的沒的玩笑。高中上課時候,老師曾說有一個事情需要人幫忙,大家就舉手,但老師看到我就說『柏宏?柏宏不行,太白目了!』我其實有一點受傷,我很認真想要幫忙老師,但他就是覺得我很賊。」

「我高中上課還很喜歡在教室偷吃零食、喜歡玩手機打電動,很愛鬧,午休不睡覺跑去外面買雞排珍奶,甚至小學時候還有掀女生裙子、拉女生頭髮、把女生的東西藏到另外一個地方的經驗,還曾經把女生弄哭過,很欠揍!」不過要像《19歲》的男主角那樣高調,在大家面前告白接吻,林柏宏就開始害羞不行了,他說:「我真的沒辦法!」

但其實面對喜歡的女孩子,林柏宏是默默付出關懷的那種男孩,「我對女孩的體貼,是生活當中細節上的照顧,如果她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我會先想到照顧她,比如生病的時候陪伴她,照顧她、幫她煮粥之類的。」甚至曾經有一個女朋友,要求林柏宏給的禮物,居然是「幫她整理房間」,還是蠻大的一間房間,可見林柏宏的細心體貼,在交往過的女友心中,應該是有目共睹的。

▲林柏宏就跟《19歲》男主角一樣,超級貼心。(圖/原創娛樂)

不過林柏宏也坦白表示,自己無法像《19歲》那樣,追一個女孩子追不到、願意癡心等待對方10年的!倒是,像男主角那樣唱歌給女朋友聽,林柏宏可是箇中翹楚喔,大家應該沒忘了,他可是2007年從《超級星光大道》歌唱選秀出道,對自己唱歌相當有信心喔,不會彈吉他的他,甚至可以清唱給女友聽,而他也沒忘了最常唱的是陶喆的情歌〈愛很簡單〉,並笑說:「很多電影電視情節搬到現實,雖然既浪漫又感動,但其實也相當尷尬,而除了唱歌,我真的做不出更偶像劇的事了。」

對於自己的19歲,林柏宏很大聲地說「沒有遺憾!」因為那年他經歷了人生最大的變化,「大一升大二的暑假,我去參加星光大道,而且即使被淘汰了,電影《帶我去遠方》導演卻馬上找我去試鏡,讓我順利進入戲劇這個領域,很多人會說19歲很衰,但我的19歲超幸運的。」

如果真要挑出一件遺憾的事,那就是他沒有好好學習過一種樂器,「我幼稚園的時候有學鋼琴,是我自己說要學的,後來覺得太難就放棄了,讓我到現在都覺得好可惜,也因此我的人生不會任何一種樂器,如果我會樂器的話就可以寫歌,可惜小時候太容易放棄了,我媽又對我很好不會逼我。」雖說林柏宏沒有歌手夢,但未來仍然希望有機會可以演音樂劇,讓他的歌唱長才可以更為演戲加分。

過去2年都在大陸發展的林柏宏,雖然嘗試了各種不同類型的作品,跟許多資深、年輕演員合作,學習到不少,但也飽嘗孤單寂寞,特別是生病的時候,只能自己照顧自己,那種無助也深刻烙印在他心中,如今終於又要回台灣拍戲,從跟記者的談話就可以感受到他的快樂,以及無話不談的放鬆,僅希望這2年的歷練,可以在新的作品裡,讓台灣觀眾看到更升級的林柏宏。

▲林柏宏好期待今年回台灣拍攝的作品,可以讓大家看到不一樣的他。(圖/記者陳明安攝)

慶祝全新 NOWnews APP 上線!好康抽獎大放送,500 項好禮等著您!
iOS版下載 https://apple.co/2Md3EEk
Android版下載 https://bit.ly/2Fw12AW
抽獎活動 https://bit.ly/2W0De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