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鄉民大神馬雅人從小自學馬雅語,練就一身台灣少見的技能。馬雅人談到,冷門的事物才是好事,專精於冷門,你就會是唯一。(圖/馬雅人提供)
PTT鄉民大神馬雅人從小自學馬雅語,練就一身台灣少見的技能。馬雅人談到,冷門的事物才是好事,專精於冷門,你就會是唯一。(圖/馬雅人提供)

2012年末日之說甚囂塵上,外傳馬雅文明曆法將於此時終結,世界將於12月21迎來末世。馬雅文明既陌生又熟悉,除了末日預言,台灣人對馬雅文明的觀念多來自於梅爾吉勃遜的電影《阿波卡獵逃》,祭司在階梯金字塔頂端活取人心,再把屍首從上拋下。

「馬雅人不會攻擊村落抓貧民獻祭,大規模獻祭的記載都是阿茲提克人。絕大多數馬雅紀載中都是國王自己獻祭,穿舌頭引血、用魟魚的刺刺自己的生殖器⋯⋯。」

他是ptt鄉民大神之一「馬雅人」(Mayaman),傳説中要召喚出馬雅人大神,只要在八卦版發馬雅文化新聞或提問,馬雅人就會親自降臨解惑。發個問題就能召喚出神,這神未免也太好釣,「這個問題如果可以有收穫,那我就回文,我也沒有排斥被釣。」

嚴格說來,馬雅人發跡自八卦版,學生時期玩ptt玩了好幾年,直到2012碰上末日預言,只要一發文幾乎每篇必爆,「很多看完覺得有趣半夜也會爬起來寫,很多人問我怎麼不用睡覺,我說我們有時差,我這裡是中南美洲時間。」

身為馬雅人不可不懂馬雅文,有能力解讀馬雅象形文字全台也只有他一人,馬雅人笑說,「大家也只是好奇這種鬼東西世界上竟然有人會解讀。」

馬雅人的文字分為三種,象形文字、象形加語音、語音文字。筆記本上的字讀作witz,也就是馬雅語中的山。問他學畫象形文字會不會很難,馬雅人笑說自己美術不好,的確很難。(圖/記者許維寧攝)
馬雅人的文字分為三種,象形文字、象形加語音、語音文字。筆記本上的字讀作witz,也就是馬雅語中的山。問他學畫象形文字會不會很難,馬雅人笑說自己美術不好,的確很難。(圖/記者許維寧攝)

馬雅人本名蔡佾霖,他說小時候看到兒童雜誌有馬雅文化相關介紹,第一眼就愛上了,從此與馬雅文化繫下不解之緣。從小喜歡歷史,看最多的就是歷史課外讀物,但高中成績很差、老是落到中後段,結果指考意外考得還不錯,好在考上了師大歷史系。

十八歲那年他辦了信用卡,上亞馬遜買馬雅文化相關書籍,一本外文書要價一兩千台幣,他想盡辦法收集,「小時候自己買書開始讀,公館書店與馬雅有關的書基本上都被我收回家了,可以縮衣節食就為了買一本外文書。」一身馬雅語識讀能力,都自學得來。

2012年,馬雅人還是師大歷史所學生,那年全世界都聚焦於世界末日,他上ptt發文,意外吸引到台大人類學教授陳伯楨的注意,碰巧那年中美洲經貿辦事處邀請中南美洲考古學者來台,陳伯楨邀他一起交流,後來便有幸前往貝里斯,親臨馬雅文化遺址。

馬雅人去過墨西哥最大的遺址群迪奧蒂華肯,羽蛇神神廟下的地下隧道只供考古人員進入,隧道的深處是古代馬雅人的洞穴世界觀,「他們認為人從洞穴裡走出來,羽蛇神神廟正下方就是完整的世界觀,洞窟裡凹凸不平的地面象徵我們所處的世界,裏頭有像石英一樣發光的石頭,之後讓水淹進來,成為神話中原始海洋,以此建立他們的神聖世界觀。」馬雅人說,與其看他寫文章,其實很希望台灣人能親自去看看。

從小走自己的路,不小心已走到了地球的彼端。馬雅人笑說,過去家裡還是會擔心研究這到底要做什麼,家人常告訴他,做研究沒關係,但公職要去考一考。

馬雅人說,自己人生做過最大的妥協,就是按照父母的期望去實習、考了個兩三年都考不上的教師甄試,「我覺得很無聊,我是為了家裡期待去考,但即便我考上了,可能存個三、四年的錢就會辭職去讀我最愛的馬雅文化,那為什麼要花幾年時間去考,工作個三四年卻又離職?」後來算是想通了,「不要再去考那考不上的東西,直接工作存錢。」

馬雅人多年來往返中南美洲做研究,不只買書,手邊的筆記也是厚厚一疊。(圖/記者許維寧攝)
馬雅人多年來往返中南美洲做研究,不只買書,手邊的筆記也是厚厚一疊。(圖/記者許維寧攝)

談到自己的率性和成名,馬雅人將此歸功於運氣、和生處的時代,「我是隨著時勢而走,我去中南美洲考古,回來後又會意外開起其他工作。」

在ptt寫文章寫出名氣、累積一批忠實讀者,後來台大教授葉丙成找上他,現在的馬雅人是「無界塾」歷史老師也是網路平台「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專欄作者。因為太會講馬雅文化,先前還有旅行團找上門邀他帶團去中南美洲,「這些來源都是回歸到你有社群網路跟社群影響力,也是我認為未來文史學生可以走的方向。」

當年寫文章只是因為興趣後來便不停開起「旁枝任務」。大家都說歷史系是冷門大系,馬雅文化與人類學又何止冷門,外界揶揄,畢業後走出冷門大概也成了「清寒」,「冷門是外界思考的誤區,冷門的事才是好事,冷門是只有你做、卻掌握了某件事情無人跟你競爭。我認為每件事情都有背後的意義和經濟,只是規模大或小。」

馬雅人建議,若愛上了冷門事物,不妨試著讓自己變成該領域最強,「發展興趣很重要,進而再做到非常非常好,保持自己在很努力的狀況下,很多新的事情自己會來找你。我歷史系同學也沒哪個餓死。」生命自然會找到出路。

馬雅人說,與其看他寫文章,希望台灣的讀者有朝一日也能親眼見證馬雅文化的遺址。(圖/馬雅人提供)
馬雅人說,與其看他寫文章,希望台灣的讀者有朝一日也能親眼見證馬雅文化的遺址。(圖/馬雅人提供)

「走到今天這步其實過去想都沒想過。」讀歷史的人習慣回頭審視過去,馬雅人歸納,現在的他就是時代的產物。人是由時運和人生經歷堆砌而成,雖然誕生於千篇一律的鄉民面孔中,但他卻是獨特、無法複製的一人。

「馬雅文明中很注重過去、現在、未來,對我來說這是很歷史的思維,雖然我們研究歷史但不是埋首於過去,我們是在過去經驗中找到未來的出路。對我來說,研究過去是為了未來跟現在。」若說讀歷史的人有顆老靈魂,但馬雅人的靈魂也很摩登。

「我遇上很好的時機也遇到很好的網路時代,讓個人研究者變成可能。過去要靠研究一門學問過活就是當教授,現在不一定要成為教授,只是還能發展哪些能力、如何組合這些能力創造出新的東西。會寫作也許可以當作家,言談好也許可以成為網紅。這對人文學科學生來講都是可能的事。」

受惠於新媒體、自媒體,過去歷史系畢業是找教職,但現在路途更多,只是能否從這麼多條路徑中找到一條適合,且願意固執走下去的路。

「如果你喜歡,想做就去做。」馬雅人笑說,大家都要審慎的分析長輩給的建議,「他們都是按照自己的經驗,但他們的經驗也許不一定屬於現在、不一定適用喔。」

馬雅人相信,歷史系畢業生有說故事、或寫出故事的能力,「人們聽故事的動機一直存在著,人類還是擁有好奇心,想要知道過去的渴望。」馬雅人說,未來還是想拿到真正的馬雅文化人類學文憑,再和學生研習對談、分享千百年來的種種,講述自己的故事、也講馬雅文化的故事,即便是帶著百年前馬雅人的老靈魂,但最新潮的城市裡還是有它的一席之地。

馬雅人談到,自己是時代下的產物,在這個網路便利的年代,要學習新的事物都不會太難。(圖/記者許維寧攝)
馬雅人談到,自己是時代下的產物,在這個網路便利的年代,要學習新的事物都不會太難。(圖/記者許維寧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