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124大選之後,韓國瑜相關的造神運動仍未停歇。(圖/NOWnews資料照)

大選將屆,特定政媒依然持續造神無下限,狂捧猛吹,很多「神蹟」都已經超越人的常識‧‧‧

這種怪狀,很多人都掉以輕心,認為只是拚收視率而已,殊不知,在這樣的持續麻醉當中,國民黨難能可貴的民主轉型,將因基本盤選民將逐步麻痹,最後動彈不得,任人宰割!

例如,國民黨黨中央就已經被人看透是個毫無原則,缺乏堅守民主價值的懦夫,一下子「二階段初選」、一會兒「萬分之一機率的徵召」,現在,又可以「不須領表,只要喬好也可以列入初選」‧‧‧

光怪陸離的怪狀特別多,在此特別改編曹雪芹《紅樓夢》的「好了歌」以誌:

『世人都道韓神好,哪知初選不領表,朱王周吳都搓掉,民主程序算個鳥!』

別笑,在麻醉洗腦之下,真的有很多泛藍基本盤選民願意拋開所有的民主規則,只要「與神同行」!

選民真的這麼好被麻痹嗎?很多人必定不以為然,其實,「洗腦選民」和「自我麻醉」真的非常簡單,只要選民自己願意去相信,就可以了。

這是有科學根據的研究。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盟軍在一九四四年初在北義大利的安其濟展開反攻,面對仍強大的納粹精兵,美軍被困在波佐利一個多星期,傷亡慘重。

當時畢業於哈佛的年輕醫生畢契爾﹝Henry Beecher﹞焦頭爛額,他正服役於當時灘頭堡上的野戰醫院,面對如潮水般不斷湧入的傷兵,畢契爾手忙腳亂,更慘的是,麻醉劑用完了,也沒有嗎啡可以應急,傷兵還是持續湧入。

突然,前線緊急送來一個傷口破裂的士兵,必須緊急手術才能保命。可是,沒有麻醉劑、沒有嗎啡,如何動刀?

不動刀,就是一條人命活生生地在眼前逝去,畢契爾靈機一動,他叫護士替傷兵打「鹽水針」假裝是麻藥。

奇蹟出現了,那個正在哀嚎的士兵竟真的以為是打了麻醉劑,便安心地放鬆,平靜地接受手術,過程中,好像真的不疼不痛,安靜地讓畢契爾動完手術。

畢契爾突然發現原來「鹽水針」有如斯妙用,接下來好幾個星期,畢契爾連續用鹽水針假裝是麻藥進行注射,替數十個傷兵進行手術,竟然在打入鹽水針針後,傷兵就以為已經打麻藥了,接受手術刀在身上劃來劃去。

戰後,畢契爾回到了美國,仍震攝於鹽水針可以當「安慰劑」的妙用,他繼續深造,還把這段特殊體驗寫下一篇論文《安慰劑的神奇妙用》﹝The Powerful Placebo﹞。

到了一九七二年,美國科學家又進行了另一次實驗,再度見識到人類意識可以被欺騙,用「安慰劑」就可以自我麻醉。

在美國庶民社會認知中,藥物功能和「顏色」有些神秘關聯,例如,紅色是活潑有趣的,白色和藍色是舒緩、冷靜和撫慰的,藥商也喜愛用顏色進行藥品的包裝。

美國的科學家因此就給所有聽講的學生發下「粉紅色」或「藍色」的兩種藥丸,他們告訴學生這些藥丸不是鎮定劑就是興奮劑,但卻不告訴學生哪種顏色是哪一種藥,只是要學生服用。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服下粉紅藥丸的學生精神都變更好了,專注度都比服下藍色藥丸的學生好很多,彷彿學生都以為粉紅藥丸是興奮劑,而藍色藥丸是鎮定劑,吃下去之後就自然有了作用。

學生們都被騙了,這兩種藥丸其實什麼藥都不是,根本都沒有藥效。

科學家震驚地發現「錯覺」心理竟然可以影響人的生理反應和影響理智,和畢契爾在大戰時的體驗,如出一轍。

原來,「自我麻醉」竟是如此簡單,只要自己願意去相信,就可以了。

所以,不要意外很多人會狂熱相信馬上可以「發大財」,其實,他們心知肚明,台灣一年的GDP超過二十兆台幣,靠賣一年總產值不到四千億元的農漁水產,無法翻轉台灣。

但是,他們只是太恨民進黨了,但是無力反制;又很怕柯文哲,根本無力防堵;更重要的是他們依賴的那一個政黨,檯面人物個個看似金玉其表,其實敗絮其內,弱不禁風根本無可指望‧‧‧

於是,他們造出一個「神」,其實只是「鹽水針」或「安慰劑」!

●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