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在立委補選結束後表示,「人民用選票審判韓國瑜效應」。(圖/NOWnews資料照)

胡文琦/前中國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文史工作者

看來,四席立委的「補選結果」,還是沒讓民進黨學到丁點教訓,原本日前秘書長羅文嘉還低調表示,「保二」的結果仍不敢輕言民進黨現在「已經止血」,沒想到,「高興了一天」以後的黨主席卓榮泰,日前卻再度冒出一句「人民用選票審判韓國瑜效應」,坦白說,不管是從新北三重再到台南二選區的「得票數」,在對比過往二區藍綠的得票數後,蔡政府流失票源之多及下滑趨勢已是昭然若揭,殊不知,卓主席怎麼還好意思、打蛇隨棍上似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持平來說,韓國瑜所代表的「可能蝴蝶效應」,雖仍需經過後續民意持續不斷的檢驗,唯此次新北與台南的「個人特質」與「特定在地」因素,其實才是影響投票的「最大關鍵」,檢視鄭世維的起步較晚、資源弱勢與相對知名度,乃至他原系出蘆洲區議員與三重的「淵源不深」,輔以對手余天以「人倫親情」作為主要攻擊標的,在傳統台灣講究人情義理與世故樸實的要求下,嚴格來說,這些才是鄭員此次會以「些微票數」失利的幕後真正原因。

其次,再檢視台南第二選區,以過往實證經驗而言,一個確屬近乎「派出西瓜都會贏」的傳統情勢下,但在1124韓國瑜翻轉深綠地盤高雄之後,一股「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的民生經濟「顧巴肚」要求,原本確實打綠營的郭國文有點招架不住,但就在民進黨傾府、院、黨的大量行政資源,乃至用了「近乎假新聞性質」的「恐中牌」後,包含「柚子大戰」,補選投票率的提升在傳統農漁業特定結構地區上,確實激起了部分深綠民意讓郭國文「撿到槍」地的占了便宜。

換言之,若從之前台北三成初、台中二成五補選的「低投票率」來看,我們不得不承認的是,在特定選民結構的地區,乃至相對資訊取得較為不易的「天時、地利」條件下,「主權牌」確實還是仍有一定的影響力,可以用來召喚深綠選票回歸。唯在台灣基本民智大開及網路訊息日漸普及下,光從台南二選區的民進黨「得票數」,只贏被抹紅、抹黑為「傾中賣台」對手三千餘票的結果,即可知民進黨過去那種大打「愛台灣、顧台灣」的邊際效益已日漸失效。

準此,「韓國瑜效應」在上述兩區充其量仍都是「配角與助攻者」的角色,與其代表著「拚經濟、顧大局」的角色與代表性仍有一段差距,因此,若斷言此番補選是「人民用選票『審判』韓國瑜效應」,那真的只是民進黨不願正視自己「執政失敗」的「林右昌諸多諍言」,只不過,仍必須誠實烏鴉點出的是,誠如韓國瑜事後直播所言,如果此番補選可以「衝到七成多或以上」,上述選情即有可能有所不同的深層原因,為何不能將選民的熱情給激發出來?中國國民黨究竟有無革新應對的真正、真心改變?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