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十二年國教家長聯盟今(18)日稍早群聚立法院前,表示今年學測首採「五選四」,卻導致同分群增加,以至於六個志願都落空的學生暴增,二階段書面審查又有主觀認定之虞,教師與家長泣訴,該制度讓學生難以估算落點,不得不下填保險志願,社區高中尤為嚴重,呼籲招聯會重視弱勢生權益。(圖/記者許維寧攝)
國十二年國教家長聯盟今(18)日稍早群聚立法院前,表示今年學測首採「五選四」,卻導致同分群增加,以至於六個志願都落空的學生暴增,二階段書面審查又有主觀認定之虞,教師與家長泣訴,該制度讓學生難以估算落點,不得不下填保險志願,社區高中尤為嚴重,呼籲招聯會重視弱勢生權益。(圖/記者許維寧攝)

全國十二年國教家長聯盟今(18)日稍早群聚立法院前,表示今年學測首採「五選四」,卻導致同分群增加,以至於六個志願都落空的學生暴增,二階段書面審查又有主觀認定之虞。教師與家長泣訴,該制度讓學生難以估算落點,不得不下填保險志願,社區高中尤為嚴重,呼籲招聯會重視弱勢生權益。

全國十二年國教家長聯盟今(18)日稍早群聚立法院前高呼口號:「解散招聯會!」十二年國教家長聯盟副理事長陳綺貞表示,今年學測首採五選四導致同分者眾多、一階段超篩一萬多名考生,有些校系乾脆取消面試,二階段純粹以書面資料參採,家長團體質疑書面審查標準何在,恐是黑影幢幢。更有校系要求學生簽切結書田第一志願交換正取資格。

陳綺貞指出,由於同分者眾多、學生成績不分軒輊,以至於從繁星計畫到申請入學一路增額錄取,卻占用到指考名額,更傳出申請入學二階段因面試人數暴增,篩選困難下擴增名額,進而再佔用指考名額。

再者,陳綺貞表示,由於今年試題鑑別度不足導致同分者增加,在難以參考過往落點之下,學生難以精準估算為求保險便下填,高分群往下填佔名額更排擠了其他學生。因此六個志願落榜的情況變多,尤其以社區高中受害最為嚴重,以南部某社區高中為例,101人申請、27人全落空,比例高達27%,社區高中學生本來就以申請入學為主要管道,如今被迫去考範圍更多、更難的指考。

萬芳高中劉同學表示,校內本次第一階段未上的同學非常多,超過一半以上的學生只上一兩間。過往學生也許可以上到國立前段,但該制度分數模糊,學生為了保底都先低就,以至於上了也是中後段學校,學生非常掙扎,到底要專心準備第二階段面試還是要拚指考。

一名社區高中家長則泣訴,女兒雖然有通過一兩家面試,但都是保底的學校。女兒回來表示「為什麼同分得這麼多?我的未來在哪裡。」希望教育機關能給出答案。

北一女中教師蔡永強哭訴,常幫偏鄉學生做書面備審資料,「今年很多學生抱著我哭,表示只過一個志願,老師一定要幫助我上榜。」先前招聯會公佈數據,表示申請入學平均通過志願為2.5個,蔡永強提到,都是前面學生過六個志願、社區高中可能只過一兩個,要求公布社區高中篩過平均志願數而非全國平均數,「請不要讓社區高中陪葬。」

全國十二年國教家長聯盟表示提出四點訴求,要求學測級分增至30、顯現鑑別率,且每人可填志願數上限增加至12個。另訂繁星、申請都不得占用考試分發名額,考試分發名額不能低於總額一半,讓經濟能力欠佳、沒有多元才藝準備備審資料的學生能夠用最簡單的管道升學。

十二年國教家長聯盟副理事長陳綺貞表示,今年學測首採五選四導致同分者眾多、一階段超篩一萬多名考生,有些校系乾脆取消面試,二階段純粹以書面資料參採,家長團體質疑書面審查標準何在,恐是黑影幢幢。更有校系要求學生簽切結書田第一志願交換正取資格。(圖/記者許維寧攝)
十二年國教家長聯盟副理事長陳綺貞表示,今年學測首採五選四導致同分者眾多、一階段超篩一萬多名考生,有些校系乾脆取消面試,二階段純粹以書面資料參採,家長團體質疑書面審查標準何在,恐是黑影幢幢。更有校系要求學生簽切結書田第一志願交換正取資格。(圖/記者許維寧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