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用藥用於伴侶動物治療爭議不斷。(圖/pixabay)

現在越來越多人將毛小孩當做家人一般對待。但你知道嗎?毛小孩的醫療用藥一直是個灰色地帶! 甚至在今年年底,全台灣的寵物即將面臨幾乎無藥可用的窘境,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毛小孩正面臨用藥困境。(圖/寵毛網資料照)
毛小孩正面臨用藥困境。(圖/寵毛網資料照)

・寵物治療有七成是人用藥

哈囉彼得動物醫院陳重威醫師在接受訪問時表示,目前伴侶動物的治療上,有七成左右是使用人用藥。原因是動物用藥的市場太小,沒有藥廠生產足夠的動物用藥,且國內的動物用藥多是針對「經濟動物」(如豬隻牛隻)所研發生產,用在小型伴侶動物身上劑量實在難以估算,因此不得不使用人用藥。

・獸醫師正面臨的問題

但現行藥事法第五十條規定,須由醫師處方之藥品,非經醫師處方,不得調劑供應。而獸醫並不在可購買範圍內,因此藥廠若進貨給獸醫,將會被開罰。為維護寵物的健康福祉並解決獸醫師使用人用藥綁手綁腳的情況,農委會防檢局於107年4月預告了「人用藥品用於犬貓及非經濟動物之使用管理辦法」草案,以正面表列(註)的方式開放六百多項人用藥讓獸醫使用於治療伴侶動物,但遭到藥師公會全聯會抗議,認為此管理辦法抵觸更高階的藥事法。藥師公會表示調劑權不應開放給獸醫師,若動物想使用人用藥,應由獸醫師開立處方簽,讓飼主到藥局領藥,這樣不但能夠把關人用藥流向,也不會侵犯藥師的調劑權,造成醫藥分業崩盤。
再加上衛福部即將在108年12月31日開始嚴格控管藥品流向,非醫療機構、研究機構不可直接向藥廠購買藥品,若獸醫不在可購買範圍內,年底寵物即將面臨幾乎無藥可用的窘境。

・獸醫師開處方簽、藥師調藥,這樣不行嗎?

對此陳重威醫師認為,由獸醫開立處方簽、藥師調藥的方式,在實際面根本行不通,「我們絕對尊重藥師在人用藥上的專業,但治療人和治療伴侶動物的藥物動力學根本不一樣。例如有些人用藥對貓狗來說具有毒性,尤其是兔子,有許多人用藥都可能會造成牠們中毒,這些專業知識不是修幾堂課就能全部了解。再者,若是動物因緊急狀況來院,那些急救藥品難道也要請飼主先去領藥再來治療嗎?」

・沒有人用藥可用,有什麼影響?

為協調獸醫與藥師在此議題上能夠達成協議,農委會防檢局於本月5日召開協調會,無奈藥師公會全聯會出席十分鐘後即全體離席,無法討論。陳重威表示,其實這問題獸醫師與藥師已經爭論了好幾年,獸醫師公會絕對很有誠意想要解決,讓伴侶動物能夠得到更好的醫療。「現在藥廠怕被開罰,已經不敢出貨給獸醫診所。沒有人用藥可用的後果十分嚴重,光是一個抗生素影響的範圍就非常大,更別提心臟藥、降血壓藥、抗癌藥物等,這些都是沒有動物用藥可以替代的。換句話說,未來毛小孩即使只是簡單的皮膚病或是寄生蟲,都將沒有藥物可以治療。」至於藥師公會所說開放獸醫師調劑權將可能造成人用藥管理出現漏洞,陳重威則認為獸醫院都有登記造冊,根本不需要擔心藥品流向。
另外,對於藥師公會所提應向丹麥借鏡其制度,因其已立法動物用藥物只能在藥局販售、透過藥師配送至獸醫師的例子,對此陳重威說,其實主流國家都是賦予獸醫師購買、使用及調劑人用藥的權力;丹麥則是因為其為畜牧大國,伴侶動物比例相對少,因應特殊國情才會特別規定這樣的藥品管理辦法,台灣的情況和丹麥極為不同,不能一概而論。
對於獸醫師與藥師之間的歧見,衛福部表示將再持續跟藥師團體溝通。只盼這個問題能夠盡早解決,否則最終犧牲的,還是那些無法為自己發聲的毛小孩。

大家都不希望看到毛小孩生病受傷,但更不希望當牠們需要醫療時無藥可用。(圖/寵毛網資料照)
大家都不希望看到毛小孩生病受傷,但更不希望當牠們需要醫療時無藥可用。(圖/寵毛網資料照)

註:正面表列意指列出哪些為可用之藥物,但因藥品日新月異,若使用正面表列的方式,每有新藥推出就得跑一次審核流程,非常費時費工,因此獸醫師希望爭取管理辦法能夠使用負面表列,意即列出哪些為禁止使用的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