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總統初選候選人都有參與初選政見發表會。(圖/記者郭俊暉攝)
▲國民黨總統初選候選人都有參與初選政見發表會。(圖/記者郭俊暉攝)

朱駿/獨立評論人

國民黨總統初選第一場政見會6月25日晚上登場,主題為憲政、國防、外交、兩岸四項。其實,基本上重點只有兩項,即憲政與兩岸,因為台灣的國防與外交完全受制於兩岸狀態,只能算是兩個附屬於兩岸的子題。那天的五位沒有一個人掌握且呈現了這個事實脈絡。由此可見,國民黨對兩岸關係根本沒有系統性思考的素養,遑論論述。

在兩岸政策上,韓國瑜認為,「今天在台灣的主流意見市場,統一、獨立都是不可能達成,也沒有辦法被接受」,他有四個主張,包括以憲法為根本、台灣為依歸、和平為前提及經濟為優先。強調「台灣優先,全力支持中華民國」,並提出兩岸關係四個解決方案。這幾十年老生常談的話還需要講嗎?國民黨不就是從這些麻木不仁的老套上敗下陣來的嗎?如何面對新局勢?一語未發。

郭台銘重申,「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重點在各表,沒有各表就沒有共識,只要他擔任總統,一國兩制絕對不會在台灣發生。這是繼承了馬英九的失敗路線,各表就是兩國論,等於為民進黨「守護主權」背書。

朱立倫主張「三要三中華」及「求同尊異」,指台灣人民要和平、要民主、要繁榮,堅決反對台獨、反對獨裁、反對一國兩制,這也是台灣多數人民的共識。這種話還需要講嗎?顯然是沒招了。

張亞中強調只有和平才能有安全,主張摒棄國民黨內廣泛主張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在2022年前與對岸簽署和平協定。政治對談要有共同的基礎或一個雙方接受的平台,連基礎或平台都還闕如,直接跳到和平協議,是不是有些太沉不住氣,暴虎馮河?2022年如何可能?

周錫瑋強調,我國憲法清楚規定,中華民國固有領土包括台灣地區和大陸地區,若他當選總統會推動兩岸談判。但同時大聲地說,要以中華民國反攻大陸,脫離現實太遠,不知究竟想要表達什麼,還是故意講冷笑話?

那天五位對兩岸都沒有系統性的論述,都是喊口號,打空槍,放空砲,不知如何面對且能有效揭露與反擊民進黨「守護主權」的不實謬論。打不掉這個謬論,國民黨的選戰勝算必不樂觀。

王金平在26日上午被問到對政見會的評論,特別針對兩岸論述指出,「兩岸要重新建立代替九二共識的新關係定位名詞,兩岸關係處理好,才能處理外交、國際參與、區域經濟、自由貿易等4大問題」,呈現了兩岸優先於其它議題的事實脈絡。事實是有力量的,誰掌握事實,根據事實思考與論述,就容易事半功倍,把話說進人心。看起來,就憑這一點,王金平在判斷上已比那五位高明得多。

王強調,「在九二共識上兩岸要恢復溝通、接觸、協商、交流、合作,若政府無法接受九二共識,就要重新找出一個能替代九二共識、讓兩岸確認新關係的名詞,趕快進行兩岸的協商談判,大陸是不是樂意這麼做?相信大陸是樂意這麼做,也希望大家盡快坐下來談,是可談的。」

物有本末,本立而道生,如果抓不住兩岸定位的大根本,還能幹什麼治理國政的大事?王和張亞中一樣也認為,「九二共識」應該退場了,但不同的是,兩岸政治對談應先談一個可以替代「九二共識」的共識基礎,才能再談其它,不是一股腦地閉著眼睛直奔和平協議,這才是務實之舉。根據大陸自己素來的聲明,這種政治談判是不可推卸與迴避的,「相信大陸是樂意這麼做」實為有事實根據的判斷。能在兩岸上抓回部分主導權,台灣才會有好出路。

至於憲政,必須談憲改了,沒一個提到,多人還在談騙人的雙首長制與閣揆同意權這樣的錯議題。說雙首長制是騙人的是根據憲法論斷的,因為在修訂的憲法中,行政院長的就任與去職都決定於總統,權力基礎來自於總統,成了總統可以決定其去留的大管家,有什麼雙首長制可言?

拿出大法官會議解釋有什麼用?台灣大法官的程度在德國可能還不如小法官呢!不根據憲法條文與事實基本面的解釋,本身是不是就違憲喔?

針對憲政問題,王金平明快指出,憲政制度上出現了問題,「他個人主張要憲政體制改革,『內閣制』更適合台灣。王金平還說,現在總統、行政院長權責不符,政績不好,總統不用負責、院長要負責,這一點造成平衡的崩壞,每一任總統、行政院長要有長遠的國家計畫,否則換一名閣揆,又有個人主張,這對國家發展不利,內閣制國會議員有入閣機會。」

王金平直接講出應該進行「憲政體制改革」,就是再度修憲,應該修成內閣制,權責要相副,「國會議員有入閣機會」就是內閣本身應該要反映直接民意,才能上下同欲,眾志成城。上下同欲者勝,政見會五英雄都沒說出制勝之道之憲政基本框架的思路。

張亞中說得對,國民黨根本沒有論述,看起來,2020國民黨要贏,必須嚴肅參考吸收王金平的思路,發展成論述。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