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生前接受專訪 承認筆下故事是現代政治寓言

中央社

2018-10-30 23:51:33

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中央社紐約29日綜合外電報導)金庸曾在今年4月刊登於「紐約客」雜誌的專訪中承認,他筆下的江湖傳奇故事,其實就是現代政治寓言的展現。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紐約客」(The New Yorker)今年4月刊出一篇由傅楠(Nick Frisch)執筆的金庸專訪,作者在文中說,4年前他曾在香港專訪金庸,作者詢問金庸有關他作品的政治意涵,一向斷然否認自己的小說是關於現代政治寓言的金庸,竟出人意表地承認了。
金庸回答說:「你說神龍教的洪教主?是的,神龍教說的確實是共產黨。」他言下所指是他最後一部作品「鹿鼎記」中的神龍教教主洪安通。
金庸承認,他後來幾部作品的確是文化大革命部分事件的寓言。
傅楠表示,寫於1950年代末期的「射鵰英雄傳」,內容敘述古代北方遊牧民族侵略中原的故事,藉以捕捉共產黨占領大陸帶來的創傷。故事的主角面臨和金庸世代相同的挑戰:決定加入新興的北方政權或是逃往南方成為愛國遺民,永懷失去故國河山的悲痛。
他指出,「射鵰英雄傳」雖是一部武俠小說,但卻喚起中國書寫歷史最核心的隱喻:以歷史為鏡,凝視古往,以求燭照當下。
傅楠表示,金庸的武俠小說為中國人保留住強有力的想像力。
他說,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一度把金庸納入企業精神中,他要求每位同仁選擇一位金庸筆下的人物來代表自己的性格,並要求他們遵守「六脈神劍」,也就是一個武俠風格的公司信條:客戶第一、團隊合作、擁抱變化等等。
金庸作品有一特色是女性粉絲比任何其他武俠小說作者都來得多,部分原因或許是他的書出現武俠類作品少有的情愛糾葛。
傅楠認為,金庸的另一貢獻是他於1959年創辦「明報」,延攬許多來自大陸的史學家和詩人,賦予明報和他的小說一種古典的質感,而這一特質已被共產黨文化改革消滅殆盡,不見於改革之後的中國文學,包括多數被翻譯成英文的當代中國作品在內。
金庸本人並寫文章和社論批評毛澤東推動「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招致香港的地下共黨人士揚言對他不利,金庸1967年一度離開香港避居新加坡。
1981年,金庸在香港的名聲讓他得以獲邀前往北京會見鄧小平,鄧小平坦承自己是金庸鐵粉,金庸則說他佩服鄧小平的風骨。(譯者:嚴思祺/核稿:劉學源)1071030


《新神鵰俠侶》台灣下載:https://goo.gl/sfpc4s
《新神鵰俠侶》香港下載:https://goo.gl/5UmF5J


NOW民調中心

2020十大專輯出爐!您最愛誰的歌?

2020十大專輯出爐!您最愛誰的歌?

繼續作答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PK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