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廣場》林于凱/高雄市登革熱防疫經費,花哪去了?

文 / 林于凱

2019-06-21 15:00:06

國軍化學兵1日到高雄噴藥,韓國瑜表示,去年印尼越南發生疫情時,疾管署立刻到當地幫忙,今年高雄發生疫情,感受不到行政院關心。 (圖/NowNews資料照)
國軍化學兵1日到高雄噴藥,韓國瑜表示,去年印尼越南發生疫情時,疾管署立刻到當地幫忙,今年高雄發生疫情,感受不到行政院關心。 (圖/NowNews資料照)
林于凱/高雄市議員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日下午,登革熱防疫又淪為政治攻防的焦點。前幾天市政府向中央申請額外補助,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宣布5,300萬全數核定;然而同時,國民黨台北市議員游淑慧卻批評前市府大刪登革熱預算。
經費已直逼疫情巔峰的2015年!
根據衛生局、環保局提供的資料整理如圖表。雖然韓國瑜市府持續稱經費不夠,但經過資料比對,去年度本土病例12例,經費約為1.2億,今年度不含中央政府額外補助就已經1.3億,高於去年,然而病例卻已衝高到目前的21例。
防疫的效能為何會與去年有這麼大的落差?問題在於經費不足嗎?數字看起來顯然不是。
如果再加上今天核定的5,300萬,總共約1.9億,已直逼2015年疫情巔峰時的經費。(2015年,高雄本土病例數高達19,723例)
大刪登革熱預算?有三大重點被忽略
國民黨台北市議員游淑慧批評登革熱防疫經費被大砍,讓現在的高雄市政府捉襟見肘,其中被砍最多的是「衛生局防疫業務」,2018年度編列1億9,464萬,到了2019年度卻只編列1億4,068萬,大刪5,395萬。然而,這樣的批評卻忽略了預算編列的幾個重點。
--
以下是針對游淑慧議員的回應,請勿欺騙不熟悉預算編列的市民。
一、預算編列參考決算
拿今年預算跟去年預算比較,是唬外行人的。因為預算案編列時,有一個很重要的參考標準:上上年度「決算」。
決算是當年度實際使用的經費,如果當年預算編得很高、可是決算數卻很低,代表實際使用需求沒那麼高,下個年度就很有可能會刪減預算。
(為什麼是上上年度?因為編列下年度預算時,通常上年度決算還沒出來;比方說現在正編列2020年預算,可是2019年決算當然還沒出來,因此就參考2018年的決算)
像「衛生局防疫業務」2017年的決算是1億5,218萬,2019年參考上上年度的決算而編列1億4,068萬,屬合理範圍。
游議員提到「環保局病媒防治噴藥」與「衛生局登革熱研究」的預算較前一年度減少,也是類似的狀況。
二、預算科目名稱與細部用途的落差
「衛生局防疫業務」所包含的經費不只是登革熱,其他疫病的防疫也在其中,所以總體防疫經費下降,不代表登革熱防疫經費下降,根據衛生局提供的整理資料,2018年衛生局的登革熱防治預算數是2,775萬元,2019年則是2,859萬元,在這個項目反而是微幅上升的。
--
其實早有重編預算的機會
新市府上任時,畢竟是政黨輪替,因此議會同仁曾經提議由新市府團隊根據自身需求重編預算後,議會再行審議,然而韓市府沒有採納這樣的意見,沿用前朝市府編列的預算。
再來,年度預算通過之後,市府也仍然可以向議會提案追加預算。如果對預算不滿意,亦有修正機會。高雄市議會的多數黨是國民黨,如果韓市府追加預算,幾乎是會通過的局面。然而,市府與外縣市國民黨政治人物卻事後才在批評預算不足,這恐怕是間接批評了韓市府在提預算這件事情上怠忽職守。
防疫不要淪為政治口水戰
高雄的疫情已嚴重到連外縣市的市議員都來關心、評論,然而評論以前,恐怕需要先做好功課,否則在不紮實的基礎上提出評論,恐怕只會讓防疫失焦,淪為政治口水戰。
我會再要求相關局處提出更詳細的經費使用報告作為分析、檢討的依據,此外,中央政府新核定的5,300萬元如何花用,也必須更加緊盯。
目前看到當中編列了百萬元的禮券經費,也令人相當好奇此項目與防疫的關聯為何,我會再追蹤了解。疫情嚴重,分分錢都該花在刀口上!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NOW民調中心

2020十大專輯出爐!您最愛誰的歌?

2020十大專輯出爐!您最愛誰的歌?

繼續作答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PK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