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吳崑玉/酒店的兩岸劇本,像極了不正常的愛情

文/吳崑玉

2020-09-16 12:00:00

▲(圖/翻攝自Asia Power Watch)
▲作家吳崑玉以與酒店副理聊天的故事,形容兩岸微妙的關係。(圖/翻攝自Asia Power Watch)
因疫情躲回台灣的對岸酒店媽媽桑約我去條通店裡坐坐,坐下來才聊兩句,電視報著老 K 因不去海峽論壇內部爭論。「妳怎麼看?」我隨口搭個話題。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哎呦!既然您問了,我就跟您說說!我常覺得國台辦和國民黨那些高幹們的兩岸劇本,恐怕是酒店幹部幫他們寫的。」

「呦!居然把兩岸關係比成不正常的兩性關係,說來聽聽!」眼睛亮了。

「我說啊!對岸對台灣那些玩法,沒那麼難理解,咱酒店副理可應付多了。不就是土豪款爺上酒店那套嗎?」

「咱們那兒常有,土豪款爺一進門兩把鈔票往桌上一砸:『把小姐全給我叫來!』然後桌子一拍:『通通給我坐下,不准轉檯,不准上廁所,能讓老子開心就賞錢,不聽話就交給門口那兩個保鑣處理。』這不就是先惠台讓利,人民幣堆上來,接著就恐嚇不聽話的人,一樣的手法嗎?」

「有天,我這副理才開口,說小店還有其他客人在,請大爺放幾個小姐轉檯,沒想到他又是桌子一拍,電話拿起來就叫公安派兩輛警車來繞著店門口整夜巡邏,還進來倆公安查證件,『別的客人?!看不起老子啊?!就讓你們所有生意都別做了!』那晚,我們就『外交雪崩』、『軍機繞台』啦!」

「『讓利惠台』不夠看,就清除『外部勢力』,圍點打援,再不聽話就『準備武統』,阻援打點,這段子聽起來是不是很耳熟?」

「靠,妳這講得比陸委會主委還生動。那他如果硬幹怎麼處理?」

「當然避戰而不求戰,能閃則閃啊!您得先摸清楚那土豪心理,完全就是個暴發戶渣男。以前還沒發的時候,帶出場還會請吃飯、買包包,用軟磨的討小姐歡心。這兩年發了大財,整個人都變了,有時候還在店裡就給人家硬上,頂多撒把鈔票給小姐封口。後來咱們一發現不對勁,就趕快調幾個肯做 S 的小姐上場應付,其他人先吐個一身快閃——」

「有天,款爺看上我們家端茶小妹,要逼她出場,小妹才說她不是小姐,款爺馬上翻臉,又砸酒瓶又罵人的,認定她瞧不起大爺。小妹只好跪著發誓:『雖我今天月事來,但日後定是款爺的人!』這才勉強放過。」聽到這,我已經笑到彎腰了。「那後來呢?有乖乖過門嗎?」

「當然沒有啦!那小妹當晚就跟姐妹們湊錢,打包上紅眼班機飛外地躲起來了。問她為什麼不跟了款爺就算了?她回答得也很直接:『我雖然拜金,但我不傻啊!像他這種人,平常就是個恐怖情人,進了門鐵定被家暴,能不能活著走出來都是問題,誰敢跟他啊?』有命賺錢還得有命花啊!您說是吧!」

副理一語驚醒夢中人,不禁讚嘆了起來:「你沒當總統府資政太可惜了!」

「哎呦!您別說笑了!」乾杯完不禁問:「那這回怎麼會擦槍走火呢?」

「這您就不懂了!叫化子都瞭,去人家店門口唱蓮花落討賞,只能去個一兩次,天天去一定會被掃把打出來。國民黨那些人根本爛泥扶不上牆,還天天去唱蓮花落領賞,拿了一堆錢卻總被人打爆,對岸也煩透了,當然就得利用他們生點成績,自己做點面子出來,要不然怎麼跟家裡人交待啊?」

「可是,兩岸風雲緊張,現在這麼一鬧,都不跟對岸溝通會出事啊?」

「哥,您怎麼犯傻啦!如果您是郭董,會不會請丐幫幫你去跟夏普談併購?不會嘛!共產黨多精多狠哪!真那麼好打,他們早打了,那會等到現在?他們要談,也會想辦法直接找有權決定事情的 Key Man 談,怎麼會找群要飯的來當談判對象?叫化子只能嚷嚷嚇唬人,還得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有屁用啊!」

「亂世自有亂世的活法,出事自有出事的辦法。土豪款爺叫得動公安,咱們就去搭解放軍,找個更硬的來靠。那些 O 牌車一看到門口停著紅頭車牌,不是閃了就是乖了。惡人自有惡人治,這就叫『恐怖平衡』嘛!」

「咱們這種人,成天水裡來火裡去,從小就學會山不轉路轉,過一天算一天,這樣也混了幾十年。比那些四肢健全,卻成天只會穿著西裝去討飯,被人打了臉捅了屁股,還自圓其說這是小事的貨色強韌多了。那些人連小姐應付土豪的本事都沒有,給人一吼就腿軟,到底誰的心理素質才叫脆弱啊?切!」

「我懂,這是要叫老美幫忙,但老美很壞,一直要我們繳保護費啊!」

「是唄!雖然美國警長很壞,老要我們跟他們買肉買槍,但能靠的大隻佬那個不壞啊?美國警長要我們的錢,中國土豪要我們的人,就看你覺得那個比較受不了?好歹老美車牌好認好用,沒人敢惹啊!日本也一樣,雖然日本現在就像加藤鷹,體力不行退休了,但他偶爾伸伸那兩根手指,還是挺讓人興奮的。」

「厚!妳還真是才幹過人!樓都被妳搭歪了。現在大陸去不了了,那接下來怎麼過日子呢?」

「我跟幾個姐妹商量一下,世道不好,求神問卜的生意一定好。所以咱們最近去高雄四維路市政府後面看房子,打算租個透天厝,開間宮廟,就叫『丁雲宮』,專門打小人、除小三、斬桃花、斷渣男、安嬰靈、發大財,門口放面大鏡(鏡週刊),匾額寫著『我知道了』,先把那些渣男腐女鎮住。廟旁還有射飛鏢、打地鼠等機台玩具讓人發洩情緒,有各種攤位賣出運商品,還可以算命改運,減少憂鬱累積,您覺得這點子好不好啊?」一邊講一邊拿紙巾幫我擦掉一直噴出來的飲料。

「好!好!好厲害!我馬上回去寫下來!」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一笑置之。

●作者:吳崑玉/專欄作家、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 [opinion@nownews.com](mailto: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