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姊妹淘
  • 寵毛網
  • 保庇NOW
  •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NOW電玩
  • 四方報

中國晶片廠、大樓趕熱潮狂建 外資撤出成「爛尾工程」

▲中國晶片製造業快速增長,但這些項目的可持續性卻令業界擔憂會成為「泡沫」。(圖/翻攝自新浪)
▲中國晶片製造業快速增長,但這些項目的可持續性卻令業界擔憂會成為「泡沫」。(圖/翻攝自新浪)

國際中心林孝萱/綜合報導

2020-10-12 12:40:26

去年在美中貿易戰、美國制裁的影響下,大量外資逐步中國,美國對華為、中芯等科技業的禁令,要求含美國技術的晶片產品出口需經批准,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 9 月的座談會上指示發展關鍵技術,不能受制於外人。當局大力推動芯片(晶片)自製,投入大量資金掀起「晶片熱」,但近來中國不少工程還未完工就被中斷棄置,成為「爛尾工程」。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綜合中國媒體報導,僅 2020 年上半年,中國內就有接近 20 個地方簽約或開工建設化合物半導體項目,合計規劃投資超過 600 億元人民幣。中國有關晶片的公司,2019 年相關企業約 4.53 萬間,今年新增約 5.7 萬間。然而,這些項目的可持續性卻令業界擔憂會成為「泡沫」。

這些「爛尾工程」中,有一些是跟著芯片熱潮的失敗案例。由李睿為在 2015 年註冊成立南京的「德科碼」, 一開始稱要和以色列高塔半導體( TowerJazz )合作,興建 8 吋晶圓廠配備晶片生產鏈的製造商,由南京政府支持提供建地。然而李睿為因無法支付承諾的資金,再爆出合約上高塔半導體僅是「技術顧問」至 2019 年,德科碼花光了 3.84 億(人民幣)資金,工廠完成度 9 成卻因資金鏈中斷變成「爛尾」。

▲(圖/翻攝自微博)
▲曾今被譽為南京「台積電」的德科碼現已變成「爛尾」廢棄工廠。(圖/翻攝自微博)
另一個則是四川成都高新區的「格芯」集成電路製造有限公司(已停業),該公司 2017 年由美國晶片代工廠格羅方德( GLOBAL FOUNDRIES )與成都市政府合作,規劃投資 700 億人民幣,是格羅方德當時投資規模最大、技術最先進的生產基地,然而現在也成為了爛尾荒地,廠內除了一個保全看守外,什麼人都沒有。

▲(圖/翻攝自微博)
▲武漢弘芯曾經是中國晶片製造投資金額最高的項目之一,但卻爆出破產問題。(圖/翻攝自微博)
還有由台積電老將蔣尚義帶領的「武漢弘芯」,規劃投資額高達 1280 億元(人民幣),目標是生產 7 奈米晶片,但現今以面臨破產,去年 12 月,該公司為首台高端光刻機進廠舉行了隆重的儀式,如今這台「全新尚未啟用」的光刻機傳出已被抵押給銀行。「武漢弘芯」也被稱作是中國最大晶片爛尾工程。

中國媒體指出,現在全國每個省份都有晶片公司,就連西藏也在今年新成立數間,且不少是由科技、建築、醫美、人力資源等行業轉行,連中國媒體都不禁質疑,晶片產業不是外賣,不能以人海戰術取勝,大量增加的「晶片公司」有多少是真的?多少只是想騙政府的補助錢?

▲(圖/翻攝自微博)
▲中國芯片(晶片)熱潮讓相關企業的數量快速膨脹,但業界擔心產業門檻高難以持續。(圖/翻攝自微博)
趕熱潮導致的爛尾工程也發生在中國建築業,地產開發商「拿地擴張」,搶蓋中國第一的高摩天大樓,滿足富豪展現財力、競爭力的需求,但近期因經濟放緩,政府要求銀行去槓桿化鎖緊信貸,等諸多原因,導致不少興建中的大樓工程中斷。

例如香港高銀集團主席潘蘇通,當初看準天津會成為北方的金融中心,花費 20 億人民幣購置土地興建 117 層的摩天樓,但工程延誤,前後花了 7 年才建成地下室和主樓,投資超過 400 億人民幣,然而因為資金中斷的問題導致高銀股價下跌,現在蓋棟大樓外牆玻璃只裝上了不到三分之一,當初的「中國第一高樓」成為「中國第一高爛尾樓」。

還有武漢的「綠地中心」建案,原訂樓高 475 公尺的建築,因為綠地集團去年爆出未支付大筆工程款項,承接建築的中國建築第三工程局公司(中建三局)2019 年 10 月 30 日宣布停工。據中國媒體報導,綠地中心資金中斷主要原因,是該樓原訂高 636 公尺但因飛航規定縮減,因此原本要進駐的高級飯店、商店等紛紛撤出。

▲(圖/翻攝自Wiki)
▲位在天津的高銀集團建案「高銀金融117」因為工程延誤,成為爛尾樓。(圖/翻攝自Wiki)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民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