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名家論壇》楊威利/宮廟義勇與動員

▲動員兵運用於高勞力密集的勤務並無問題,圖為擔任機場跑道搶修的勤務隊。(圖/軍事新聞通訊社)
▲動員兵運用於高勞力密集的勤務並無問題,圖為擔任機場跑道搶修的勤務隊。(圖/軍事新聞通訊社)

文/楊威利

2021-04-27 15:16:06

先說結論再論述。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後備司令部到擬設立防衛後備動員署。

※要動員哪種人與到哪種程度?

※哪種型態的戰爭?

新聞

4月20日,立院司法外交聯席會審查「國防部組織法部份條文修正草案」等法條時,國防部長邱國正答覆立委林昶佐時提到,國防部正強化相關業務,例如後備軍人輔導組織、後備軍人組織等既有組織都可納入,甚至許多地方宮廟的義勇,都可以納入促使組織更周延………。一時之間宮廟義勇說又成為晚間政論節目中談資說項的好題材。

※從後備司令部到擬設立防衛後備動員署。

過往,整個軍方體系概分為陸軍、海軍、空軍、聯勤、憲兵、政戰、後備、中科院等部門,後續因組織改造與併編,許多單位已經消失或是降編,例如聯勤司令部整個裁撤,改隸其他單位,憲兵與後備司令部變成後備指揮部與憲兵指揮部,中科院行政法人化等。

這些組織改隸、裁減與併編等等都有它的用意,例如降低經費、裁減多餘人員等,但大方向都半因為武器進步、後勤效率改善、可以委外等而逐漸縮小規模。以後備司令部來說,其前身為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國防二法後修正為後備司令部,之後再演變成後備指揮部,將官編缺降為中將;基本上來說,除少數新聞界有興趣外,外界對三軍這類組織沿改並無多大興趣,但是後備相關的業務變動倒值得外界注意。

現行後備指揮部所載明的任務如下:後備指揮部平時負責三軍後備部隊管理、編組、召集訓練、國軍人才招募工作及執行後備軍人動員、管理、服務工作、留守業務與災害防救等任務;戰時編組後備部隊,協力作戰,並持續執行軍事動員作業,運用全民防衛動員機制,結合後備戰力,維護國防安全。

現在問題來了,先前幾波的組織改造都因為要組織精簡,指揮統一等等因素,現階段卻研擬成立位階不算低的防衛後備動員署,除非國防部能做更多的政策說明,否則實在無法阻斷外界批判的聲音會陸續產出。

※要動員哪種人與到哪種程度?

其次是動員哪些人、動員到哪種程度要做哪些事情!?過往後備司令部動員的是「兵」,這邊的兵指涉是未解召的男性(過往),設若某成年男性55歲之後解召,為求行文方便這邊稱之為「民」。現在問題是,研擬成立的全動署有狀況時是動員兵還是民?動員兵那過往的後備指揮部足矣,動員民那是行政院的事。

其次是動員到哪種程度?例如要動用到多少兵與民才能達成抗敵需求?這必須先做一個想定與停止,否則外界一定會以一次大戰德國魯登道夫所提倡的總體戰來苛責軍方。其次是僅動員宮廟人員,那其他宗教人士也都有愛國之心,怎麼不動員?針對這項質疑,全動室軍事動員組長朱森村表示,教會、NGO等都可納入。這問題更大,首先是台灣宗教派系各異,不只有宮廟、教會,其他各派別宗教人士戰時也都需動員以示公平;其次是有些NGO組織的設立宗旨是反戰的,要動員這類組織可不是那樣容易,這也是先前許多服宗教替代役的由來。

最後是動員宮廟義勇人士要做什麼?先前軍方不講清楚,外界紛紛以21世紀義和團來挖苦軍方,後續有許多評論指出,並不是要這些動員人士去開戰車等,而是要從事救災、食宿等協助……這又很奇怪。

因為各國軍方動員後備軍人只有一個目的-打仗,哪有動員來救災的?救災是行政單位的職責不是軍方所應為,天災時的食物救援與食宿供應,通常也是宗教團體的自發性行為(例如花蓮鐵路事件各宗教團體的協助),不應當作預定成立的動員署職責。

再說一次,無論是以前到後備司令部、現在的後備指揮部,還是未來成立的動員署,動員後備兵力的目的只有一個明確目標-打仗。至於要這些兵源擔任戰鬥支援(工、通、化)還是勤務支援(補、保、運、衛、彈),這可以討論,但動員用來救災這是何意?

※哪種型態的戰爭?

最後則是,過往有評論指出,動員制度要配合普遍徵兵制才有意義,一次大戰時還需視鐵路網的狀況,決定要動員多少兵力?那個軍區調派多少軍力?需要多少火車拖曳車頭?幾節車廂?甚至是當時給馬匹專用的車廂等等,都得先做詳細的規劃,因為實在是太過繁瑣了。

21世紀之後,三軍各兵器越來越現代化與後勤尾巴龐大,造成武器操作者少但後勤供應者卻很多的狀況,因此動員來的兵員斷不可能去擔任主戰兵器的操作者,況且戰時主戰兵器消耗完後也很可能讓動員兵力操作不到。

主戰兵科外,許多戰鬥支援與勤務支援人員的訓練也越來越複雜與多元,戰時能否讓未受過充足訓練的動員兵去從事這些任務的執行?這需值得深思。過往這些被動員起來的士官兵通常只擔任步槍兵或是軍事勤務隊的職責,例如跑道受損時鋼板的協助鋪設等等。漢光36號演習中,大眾看到媒體報導有部分動員兵參與105公厘榴砲的射擊,這是好的轉變方向,但這很可能是短期複訓後的最大成果。

如果軍方對未來戰爭的設想還是二次大戰蘇聯史達林格勒會戰,或是1994年車臣戰役時,俄軍被打得落花流水而沾沾自喜並想師法,這也無妨,但須給動員的官士兵相當程度的城鎮戰訓練,大幅減少室內政治教育課程,多安排幾場實彈射擊來得有用。動員宮廟等議題就留給晚間政論節目吧。

●作者:楊威利/資深軍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 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