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姊妹淘
  • 寵毛網
  • 保庇NOW
  •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NOW電玩
  • 四方報

移工防疫面面觀|香港移工防疫經驗讓我們學到什麼?

▲移工示意圖。(圖/四方報)
▲移工示意圖。(圖/四方報)

記者李芷涵/綜合報導

2021-06-15 18:39:00|2021-06-15 19:11:02

《四方報》報導,台灣移工宿舍爆發多起移工引進國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群聚感染事件,讓移工宿舍環境糟糕、欠缺管理等問題浮上檯面。亞洲各移工引進國如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和日本等都也曾爆發移工宿舍群聚感染事件,而各國針對移工採取的防疫策略和相關經驗也都十分不同,可以作為台灣的借鏡或警惕。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繼上一期的《移工防疫面面觀|日本防疫經驗一次看》後,四方報將帶你了解同樣擁有眾多家庭幫傭的香港在此次疫情中採取的移工防疫政策和經驗。

根據香港媒體指出,香港2020年有37.4萬名移工,其中菲律賓籍有20.7萬人佔總數超過一半、印尼則有15.7萬人。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這些移工多從事家庭幫傭的工作,其中46%移工被要求照顧家中兒童;另外三成則負責照顧長者。儘管在疫情爆發後因各國邊境控管趨嚴、人流流動減緩等因素讓香港移工數比2019年減少6.5%,但超過37萬的移工總數以香港總人口750萬人來說可說密度十分高,大約佔香港勞動人口10%,可說是全球移工密度很高的國家。

移工宿舍環境狹小、衛生條件低落、政府欠缺管理督察等問題是各國移工普遍面臨的困境,而這些問題也都在疫情下成為各國的致命破口,在地狹人稠的香港也不例外。香港去年多次爆發移工宿舍染疫問題,儘管並非大規模感染,確診數量也不多,但仍讓香港移工宿舍的種種問題浮上檯面。

香港外傭宿舍無牌佔7成 環境差、無入住紀錄成防疫破口

在台灣爆發的移工宿舍群聚事件多為「產業移工」之宿舍問題,香港移工多為家庭幫傭,因此多住在雇主家中,但為什麼仍會有宿舍群聚問題呢?原來,香港移工在入境香港並前往雇主家前工作,須先等待健康檢查結果及簽證程序辦妥,這短短幾天時間便會由仲介安排入住到這類「外傭宿舍」,其他像是轉換雇主或等待離港的空窗期,移工也會入住此類宿舍。

港媒指出,外傭宿舍分為有牌照和無牌照,有牌照之外傭宿舍獲得移工來源國如菲律賓和印尼領事館的認可,針對宿舍環境有相關規範,要求面積介於300至600平方公呎,一間最多容納5至10人。

在疫情爆發後,有牌照宿舍也因應疫情落實防疫規範,包括移工須於篩檢呈陰性後方可入住、簽證程序跑完後也需要再進行檢測確定為陰性才可到雇主家上工,居住期間也需要每天早晚量額溫。此外,有牌照宿舍也會針對入住者姓名資料保存紀錄,以方便後續疫調追蹤。

然而,無牌照宿舍則多為仲介安排自費入住,移工可能來自各個不同仲介公司,由於缺乏主管單位,因此這類宿舍環境多較為糟糕、環境擁擠,有的更把「劏房」作為宿舍,甚至涉嫌違反樓宇用途。香港家庭傭工僱主協會容馬珊兒在媒體中指出,坊間估計約有700間至800間無牌外傭中介公司,佔市場7成。

這類宿舍入住之移工五花八門,來自各個不同仲介,也沒有入住紀錄,若爆發疫情根本難以追蹤;且由於多數移工入住天數短,因此住客流動率大,追蹤起來更加困難。而這些移工多在雇主家中照顧老小,若被感染將極可能傳染給免疫力較差的族群,防疫上令人憂心。

香港未立法監管外傭宿舍 安全及防疫成一大漏洞

根據港媒指出,香港過去並未針對外傭宿舍訂立法規管制,媒體指出針對移工的相關法規如《僱傭條例》及《職業介紹所規例》並無就持牌人所經營的宿舍或其他設施作出規定,或要求仲介須為外傭提供宿舍。就算是牌照也是向移工來源國申請,而香港並未訂出專法規範這類宿舍,也未設立巡查機制檢查宿舍的防火、建築安全等設施是否合規,尤其是無照宿舍的居住品質及安全問題更是長年存在疑慮。

今年1月,香港公部門在立法院針對移工宿舍管理質詢回應指出,香港現行法例並無就「外籍家庭傭工宿舍」的定義或管理作出規定,而政府亦沒有備存有關「外傭宿舍」的數目及其他資料。並指出,「一般而言,僱主須根據標準僱傭合約向外傭提供免費及有合理私隱的住宿,我們理解外傭在某些情況下可能需要自行安排短暫住宿,例如在其合約提前終止後及等待離港期間,然現行法例並無規定職業介紹所必須為求職者(包括外傭)提供住宿設施」。

此外,疫情爆發後香港針對旅宿業者及賓館、飯店都有要求實聯制及其他防疫規範,但由於外傭宿舍並非《旅館業條例》規範下的有效牌照旅宿,因此政府對酒店、賓館業的防疫規定,無法適用於外傭宿舍,形成一大監管破口。

香港政府欲緩解移工宿舍擁擠問題 但未積極立法規範

由於宿舍入住者多為等待轉換雇主者或等待離港者,而疫情爆發後各國邊境控管變嚴格,香港又延長部分移工逗留香港期限,讓等候新僱主或離港前居於宿舍的人數也變多,待的時間變長導致防疫隱憂更大。

有鑑於此,香港在去年八月爆發宿舍群聚後加快處理外傭簽證申請的處理進度,以縮短外傭居住宿舍的時間,減緩宿舍擁擠的現象。同時,香港也提出讓居住在無牌宿舍中的移工自主接受篩檢的選擇,透過增加篩檢找出潛在感染個案。

不過,針對問題源頭的移工宿舍管理問題,香港政府仍未提出具體有效之解決辦法,僅勞工處「提醒」業界避免安排外傭在擠迫的環境留宿、外傭遵守衛生防疫規定及社交距離,並提醒仲介不應安排外傭在宿舍外群聚,以及應登記入住或曾到訪其住宿設施的外傭的紀錄,以方便追蹤可能感染的個案,但並未有具備強制力的法律規範,港府也直言「政府現無計劃另立法例以特別規管外傭宿舍、外傭活動處所或這類設施的衛生情況」,讓人憂心無法對證下藥補齊防疫破口

篩檢、疫苗政策過於強硬引發反彈 疫情下歧視問題有損國際形象

今年4月底,一名在香港工作的菲律賓女傭確診新冠肺炎,隨後全港外傭9日前接受強制檢測,並計畫強制所有外傭須接種疫苗。官方更指出,想要申請工作簽證或準備更新現有簽證的人,將需要備妥疫苗接種相關證明。

此方針一出立刻引發國際媒體及勞團批評,指出香港將工作權與接種疫苗綁在一起,不給移工選擇權,有如赤裸裸的威脅。移工團體更指出,這樣的歧視性政策只出現在移工身上,移工一人確診就招致政府大動作強制規範,但香港本地人或其他白領階級確診卻未見港府有同等對待。

此外,此舉也引發菲律賓和印尼兩國政府討伐,菲律賓駐港總領事和外交部紛紛出面指責香港政府,認為要求接種疫苗應該涵蓋所有外地勞工,而非只限制外傭,且港府事先應該先向他們諮詢,因而表達抗議;印尼駐港總領事館也同樣公開批評,要求港政府檢討改進。

在各界批評聲浪下,香港隨後於五月中旬宣布暫緩實施移工強制施打疫苗的計畫,但仍堅持進行兩輪移工普篩,並呼籲移工自主篩檢。目前香港疫苗數量充足,足夠市民及移工族群施打,香港也於今(15)日開放12歲以上青少年施打疫苗。

外傭疫情下處境更艱難 遭雇主施暴事件頻生

事實上,香港在疫情下對於外傭的歧視問題早有外媒探討。在香港的外傭多為家庭幫傭者,他們多與雇主長時間相處,一週僅能休假一次,十分辛苦。在疫情爆發後,由於雇主居家時間變長、勞雇摩擦增加、移工遭施暴事件頻傳,再加上對外傭的偏見在疫情下加深,導致移工處境變得更為艱難。

根據媒體報導指出,有香港天主教團體統計去年接獲的11,285起外傭求助事件中,多數移工控訴自己疫情下工時變長,其中27%的移工每天工作超過16小時,71%每天則工作11到16小時;而有69%的移工表示遭受雇主不當對待,17%的移工表示遭到雇主施暴或攻擊,超過半數的移工都表示沒有自己的個人房間,且97%的移工表示遭到仲介超收費用。

由於移工與雇主同住缺乏私領域,因此移工休假時多會選擇外出,並與三五好友一起在公園、人行橋下吃飯聊天。然而外媒報導指出,這樣難得的休閒時光在疫情下卻造成民眾產生移工「喜歡群聚」的偏見,移工更反映每回外出警察總會特別盯著自己看,並且即使「照著防疫規定來」依舊會被警察騷擾、喝斥或驅離。

綜合上述,香港的經驗顯示,移工群聚發生多因政策規範不足、缺乏監管、環境糟糕等因素而起,防疫的準則仍應回歸落實移工居住權益之保障才能對症下藥。另外如疫苗和篩檢措施,鼓勵移工施打疫苗及篩檢原本應該是好事,但卻因為明顯對移工大動作規範的差別對待而引發歧視爭議,疫苗施打也應該以開放及鼓勵為原則,過於強硬的防疫政策最後恐將適得其反,並有損國際形象。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您: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疾管署持續加強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國外入境後如有發燒、咳嗽等不適症狀,請撥打「1922」專線,或「0800-001922」,並依指示配戴口罩儘速就醫,同時主動告知醫師旅遊史及接觸史,以利及時診斷及通報。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