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血同學會!作者親談《雪地的血痕》猜忌與慾望

▲《雪地的血痕》從下雪渡假村的同學會出發,層層推理撥開心理猜忌,探討人性轉換。(圖/鏡文學提供)
▲《雪地的血痕》從下雪渡假村的同學會出發,層層推理撥開心理猜忌,探討人性轉換。(圖/鏡文學提供)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懸疑、推理類的題材,在台灣可說是擁有大票的擁護者,不管是電影、電視劇、小說,都相當受人推崇,因為那不只是一則故事,還是真兇和讀者之間的一場鬥智遊戲。作家見田分享,推理名作中,舉凡島田莊司老師的《占星術殺人事件》、東野圭吾的《惡意》或台灣作家林斯諺的《冰鏡莊殺人事件》,兇手都憑藉強大的意志構築了牢不可破的推理迷宮, 讓事情的真相被保護在難以抵達的終點。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見田進一步指出,撇開推理遊戲,探究兇手的行兇意志,要建造如此龐大的迷宮,究竟需要多少的決心?在推疊一磚一瓦的過程中,他們難道沒有一絲懷疑或退卻嗎?簡單地說,在一切血腥發生之後,若有重來的機會,兇手是否還是會選擇奪取人性命,並將真相封印?

而見田所著《雪地的血痕》即是在叩問這樣的問題。兇手擁有絕佳的邏輯能力構築謎題,甚至有與刑警鬥志的勇氣。那麼:如果有這樣的聰明,是不是能想到殺人以外的方式來解決當時的困境呢?

《雪地的血痕》描述五位高中好友在畢業多年以後重聚在一座下著雪的渡假村內,卻迎來殺人案件,同學會一夜之間變調。成員從五位減為四位、再減為三位。隨著第三人的失蹤,剩下兩位成員彼此猜忌,埋藏於心底的秘密與慾望逐漸爆發,再無法收拾。

故事前半段,看似為一般的推理遊戲。隨著情節推進,我們得知這五位成員各懷鬼胎:急需金錢援助的駱懷、意圖爭取職位的席鳳羽、想幫助男友高攀的牧昕、對雪執著至深的岳湧瀚,以及隱瞞渡假村秘密的項之燦。讀者彷彿收到一份嫌疑犯名單,必須從中勾選認定為真兇之人,並與作者對答案。有趣的是,作者在故事中段就給出了讀者所等待的真相,陪著讀者一起站在了迷宮終點。
 
故事後半段,出現了故事類型的變換:由於未知的原因,兇手回到了行兇之前的時空,獲得重新來過的機會。當時的他已經經歷完「選擇行兇」的路線與結果,這次呢?他會再做一次嗎?迷宮內的磚瓦,是不是能拿來建造其他東西?作者將帶領讀者再從終點再往回走,一步步檢視這座曲折的建築,並發掘其他可能。

另外,就如常見推理小說中的偵探角色,《雪地的血痕》也有對刑警的描寫。看似冷靜謹慎、邏輯紮實的隊長也有其缺陷,在這樁案件內便面臨了兇手的挑戰,硬是戳到了他心底缺角那的一塊。結合他麾下、各富特色的兩位隊員,這刑警三人組似乎也有發展成系列作偵探的潛力。

《雪地的血痕》在二零一九年完結,全文約七萬多字,屬於中篇小說,閱讀上不耗 時,是一個週末就能讀完的小品。其內容含有懸疑推理、奇幻,甚至帶有動作元素。對於喜歡推理小說,但又期待在一場又一場推理遊戲中,能感受到一些變化的讀者來說,絕對是值得推薦的作品。



原文授權轉載自「鏡文學」文/見田
《雪地的血痕》於鏡文學刊登,搶先閱讀>>> https://bit.ly/3OIGlCz
beanfun!文學星 鏡文學熱門小說強榜登陸,立即體驗>>> https://bean.fun/wcpRU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