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邱師儀/索羅斯預言:蒲亭與習近平將遇政變

▲知名億萬富豪索羅斯(George Soros)聲稱,俄烏戰爭導致俄羅斯民心潰散,蒲亭很有可能遭到推翻。(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知名億萬富豪索羅斯(George Soros)聲稱,俄烏戰爭導致俄羅斯民心潰散,蒲亭很有可能遭到推翻。(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邱師儀

歷史上美國參與戰爭不但總是在最後一刻加入,而且就算加入,也都是重歐洲輕亞洲。但很弔詭的是,美國一旦被迫介入亞洲戰局,下手都會是史上最重。看看當年在長崎與廣島丟下的兩顆原子彈就知道,儘管摧毀了軍國日本,但也締造了日本民主,一舉奠定戰後東亞新秩序。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筆者2007年在美教授《東亞政治》時,詢問班上大二學生,為什麼當年美國的原子彈不是丟在納粹德國,而是丟在軍國主義日本?其實這樣的討論在美國外交史學者間一直都有,而包括筆者當年的學生與這些美國學者,一個說不出口的原因是:因為日本人是亞洲人,德國人是白人,一個以為美國白人總統為首的戰時政府,對於再陌生不過的亞洲軍國主義國家,下手疑重不宜輕。這當中的種族意涵當然不應被頌揚,卻也說明了中國的崛起與戰狼姿態,當有一天美國被迫捲入對中「熱戰」時,美國下手大概也不會太輕。


美德烏代表談俄傷亡

幾天前所舉辦的慕尼黑安全會議超級有看頭,尤其是在俄烏戰爭屆滿周年之際,各國A咖外交決策者或觀察家冠蓋雲集,從多國副元首、外長、銀行家、非政府組織到頂尖媒體代表,我們不僅可以從當中得知烏俄最新戰情,更可以從俄烏戰情中理出「中國攻台,美國與歐洲可能會有的反應」之頭緒。會議中大家最矚目的莫過於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德國外長貝爾伯克(Annalena Baerbock)與烏克蘭外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的一場公開論壇。這場近一小時的論壇,貝爾伯克對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行為表達譴責的力道稍大於布林肯,貝爾伯克強調烏克蘭人民的死傷,與誰是「侵略者」(aggressor)與「受害者」(victim)的究責問題,德國顯然並不如外界所批評的軟弱與模糊。

而布林肯就顯得低調很多,但卻軟中帶硬道出許多俄羅斯敗象,包括至今已有超過20萬個俄羅斯戰俘在烏軍手上、一百萬名不想要替蒲亭打戰的俄羅斯人逃離俄國,與超過一千間美、德企業移出俄羅斯。布林肯說蒲亭弄錯一件事,他以為北約喜歡跟俄羅斯做對,事實上從來沒有;但從2014年俄國併吞克里米亞之後,北約各國才開始增加抗俄軍事支出,所以是蒲亭自己選擇與北約為敵。庫列巴則開宗明義地說:西方大國援烏的彈藥、飛彈與坦克都對於烏克蘭打勝戰都很關鍵。


索羅斯的預言

慕尼黑安全會議另外一場有看頭的是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的演講。這名匈牙利出生的美籍猶太商人赫赫有名,孰悉國際金融局勢者一定不陌生,他曾經操縱匯率讓「英格蘭銀行破產」,也讓包括泰國政府等多個國家將他列為經濟戰犯。索羅斯身價粗估將近90億美金,為美國前四百大富豪。市場派的索羅斯,看事情絕不鄉愿,他不會說什麼美國自由民主必勝、共產主義走入歷史灰燼等「法蘭西斯.福山」式的價值宣示,索羅斯看的是事實與未來可能的發展。他說蒲亭現在的問題倒不是打的下打不下烏克蘭的問題,反而是美國要不要加大力道援烏讓俄羅斯垮台,尤其是美國是否提供烏克蘭F-16戰機的問題。

其實布林肯在前一段會議中也明白談到,不希望烏克蘭反攻超過一個限度。如果俄羅斯可以轟炸基輔,那是否烏克蘭空軍也可以駕駛F-16轟炸莫斯科?顯然拜登不想要這樣。索羅斯說俄國已經進入一個民心厭煩、軍紀渙散的階段,國內推翻蒲亭的勢力蠢蠢欲動,包括蒲亭國師杜金(AlexanderDugin)在社群暗示應推翻並處死蒲亭。有許多俄軍被迫上戰場送死,蒲亭甚至找來親近的寡頭普里戈任(Yevgeny Prigozhin)從監獄裏釋放囚犯來充當傭兵,此舉不但引起俄羅斯民眾反彈,最後甚至連普里戈任自己都承認效果有限。看起來拜登想要看到俄羅斯內部政變,而不想要美俄直接衝突的策略是很明顯的,畢竟激怒一個末日狂徒蒲亭仍有爆發核戰的可能。回到索羅斯,他有沒有可能花錢買通蒲亭身邊的寡頭來推翻蒲亭?事實上,有許多的證據顯示,富有的索羅斯曾在1980年代金援中國改革派趙紫陽,間接要讓中國民主化,儘管最後功虧一簣,但也顯示美國富豪用銀彈砸出政變的能耐也不容小覷。

在中國方面,索羅斯預言習近平的路線將會走不下去,尤其索羅斯本來對於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有期待,但習倒行逆施的作為在中國清零政策的胡搞之下,讓中國人民看破他的手腳。索羅斯說疫情期間中國人民沒有自由不說,後來遇到白紙革命突然一夕之間又完全解封。在疫苗效力、醫療資源等配套都無法跟上的情況之下,因為新冠肺炎而死亡的中國民眾,就算可以公布的帳面數字連官方都說不出口。從城市到鄉村,讓中國老百姓理解到習近平領導之下的中國是一個徹底的失敗。不要說經濟成長趨緩,連基本的人命都救不了,這完全解釋了習近平為什麼需要越來越高壓的統治來掩飾他的無能。

索羅斯認為習近平在有生之年下台是可以預期的,他無法做到死。但索羅斯也提醒,拜登不會尋求與習近平熱戰,甚至會希望情況和緩一點找美中之間轉圜的餘地。然而索羅斯說,先前的中國氣球已經被初步證實是軍事情蒐之用,像這樣的事件一定會層出不窮,因此就算拜習兩人因為各自的國內因素都想要降溫,美中兩國還是會越走越遠。


王毅對布林肯的叫囂

最後,王毅與布林肯在慕尼黑安全會議的閉門會談中,也傳出布林肯警告中共如果敢軍援俄羅斯,將會自食後果。王毅當然一如往常的要美國對於美中關係惡化負責任。總結來說,慕尼黑安全會議給台灣各界的一個比較合乎實情的推論是:拜習都避免對峙升高,但各種矛盾包括俄烏戰事、台灣、科技競爭、習近平益發獨裁等因素,都讓美中越來越背向而行。同時拜登堅持要跟習近平在「國際體制內競爭」但「不撕破臉」的對抗已經無法回頭。而台灣則是美國對中競爭時的隊友,而且是越來越公開的隊友。否則我國外交部長、國安會秘書長與總統府代表就不會出現在華府對岸的城市與對應的美方代表舉行國安會議,而且是公開給外界知道的國安會議。

接下來蔡英文訪美有可能,反對黨的眾院議長麥卡錫為了不讓民主黨獨打台灣牌,訪台仍有可能,今年美台互動還會有高潮。習近平一方面有俄烏戰爭的啟示,二方面眼睜睜看著美台連結越來越緊密,如果他評估台灣也打不下卻只能一直戰狼乾嚎,當然內部質疑他的聲浪到達一定程度,習勢必就得下台,這也許是索羅斯的理路。


●作者:邱師儀/東海大學政治系專任教授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email protected]

更多「俄烏戰爭一年」相關新聞。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