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額200名!印尼看護學中文計畫 民團:首次擴大服務族群

▲One-Forty的「謝謝妳來到我家,雇主支持印尼看護中文學習計畫」。(圖/One-Forty提供)
▲One-Forty的「謝謝妳來到我家,雇主支持印尼看護中文學習計畫」。(圖/One-Forty提供)

國際中心賴正琳/綜合報導

過去8年,致力於移工教育的非營利組織 One-Forty,走訪全台各地雇主家庭,發現「語言不通」和「溝通困難」是聘請外籍看護家庭的最大痛點。因此,推出限額 200 名的「謝謝妳來到我家,雇主支持印尼看護中文學習計畫」,包含中文教學、雙語教師線上輔導、看護的照護知識、提供雇主的資源與平台,盼改善因溝通產生的誤解與衝突。One-Forty 創辦人陳凱翔說:「這是我們首次擴大服務族群,除了針對看護提供語言教學,也針對雇主家庭提供服務,實際解決雇主家庭的問題。」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One-Forty創辦台灣第一所移工學校,為移工開設中文、理財、電腦、創業課程,讓移工順利融入台灣社會,至今已服務超過 3,000 名移工。勞動部一項針對移工雇主的調查結果顯示「語言不通」是僱用外籍家庭看護工時最大的困擾,佔 42.8% 。One-Forty 也透過訪談醫師、雇主、移工,發現移工語言隔閡,會造成聽不懂醫師與被照顧者的話,無法即時傳達長輩狀況,影響照護的品質。長期下來的溝通障礙,也會導致彼此缺乏信任。長輩頻繁想更換看護,雇主也在缺工下難以聘請新任看護,陷入兩面為難。

「我真的很想照顧好爺爺,可是我不懂中文。」印尼看護 Tiny 剛到台灣時,因為中文不通,總是拿錯東西、搭公車迷路好幾小時。有一次在醫院陪病,Tiny 不知道「棉被」怎麼說,發抖了整晚。當聽不懂工作指示, Tiny 想進一步詢問時,雇主總是無奈的說:「妳講的我聽不懂。」未符合雇主期待的 Tiny ,只能不斷的道歉和流淚。

▲One-Forty 創辦人陳凱翔。(圖/One-Forty提供)
▲One-Forty 創辦人陳凱翔。(圖/One-Forty提供)
為了解決雇主家庭照護現場面對到的狀況,One-Forty 推出為期一年的「謝謝妳來到我家,雇主支持印尼看護中文學習計畫」。此計畫提供專為印尼看護設計的實體教材,從基礎發音到日常會話,包含搭公車、買菜、陪長輩看病等,幫助看護快速熟悉臺灣家庭。使用線上學習機制,搭配具有豐富教學經驗的中印雙語教師,能隨時掌握移工學習痛點、陪伴練習、即時回覆疑問。

另外,One-Forty 也發現很多雇主通常都是遇到急迫的狀況,才緊急聘請移工。但往往來不及準備好成為雇主的心態,也未意識到需要跟一個語言、宗教、文化不通的人 24 小時相處,導致雙方有許多摩擦與誤會產生。但當雇主想尋求其他雇主正向的建議與經驗分享時,卻沒有一個適合的管道。因此,One-Forty 這計畫還特別設計了,看護雇主專屬的交流資源,透過不定期聚會、每月電子報,陪伴雇主面對照顧難題、相互交流與看護合作的經驗。

印尼看護Tifa是張小姐第一個聘請的移工。Tifa剛到台灣時,中文不好。而阿嬤心智退化之下,無法理性與Tifa溝通,會忍不住失去耐心,甚至情緒失控。為了改善溝通問題,張小姐幫Tifa報名中文學習計畫。一年下來,Tifa 中文越來越好,還會傳中文訊息,問張小姐要不要回家吃飯,甚至還會和阿嬤講一點台語。 在One-Forty上課多年的印尼看護移工Naida則說:「現在雇主很信任我,我可以自己帶奶奶去看醫生,連寫姓名、地址的基本資訊都沒問題,還常常被鄰居稱讚我的中文很好!」

One-Forty 創辦人陳凱翔表示,「其實,雇主與移工間的信任感,就是從最基礎的溝通中建立起來。我們很期待透過這計畫,成為看護和雇主最有力的支持。」

關鍵字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I倪珍報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