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缺工時代來臨!日韓祭政策誘因搶人才 台灣如何留住移工?

▲日本和韓國跟台灣一樣,面臨高齡化和少子化的缺工危機,需要吸引移工。(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日本和韓國跟台灣一樣,面臨高齡化和少子化的缺工危機,需要吸引移工。(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國際中心賴正琳/綜合報導

疫情過後,台灣仍存在嚴重的缺工問題,不只看護和工廠等原本就已缺工的產業,從飯店業到餐飲服務業,都面臨難以招募員工的困境。104人力銀行副總經理暨人資長鍾文雄曾指出,20至30歲應徵率下滑的現象非常大,他認為箇中原因是台灣長期「高工時和低薪」的結構性問題。全亞洲的已開發國家都面臨缺工危機,台灣的低薪和高壓工作環境恐怕無法吸引更多移工來台,尤其日本和韓國同樣面臨少子化、高工時的社會,台灣如何吸引移工來此工作?又該如何留住現有的移工?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日本東京(示意圖/Pexels)
▲日本的缺工現象日益加劇。圖為東京市容。(示意圖/Pexels)
日本以往沒有明確的移工政策,而是默許留學生、外籍實習生和外籍人士可以在當地打工,藉以填補服務業和餐飲業的巨大人力缺口。隨著缺工現象日益加劇,日本在2019年實施特定技能簽證,首度承認國內人手不足,並擴大招募外國人計畫,針對製造業、農業和電子業等等,共14種產業實施「特定技術勞工」方案,不但讓申請者能帶家人前往,且移工工作5年後,只要通過語言和技術測驗,日本政府開出給予無限期居留權的條件,加大移工前往的誘因。韓國早在5年前便採取國對國的直聘制度,繞過仲介使移工免於仲介費、買工費剝削,並提供快樂返國專案,給予基本薪資保障。

在日本和韓國加快腳步搶工的壓力之下,為了填補勞動力缺口,我國政府近年㯤推出制度改善計畫,例如讓長期在台灣工作的移工,有機會申請成為新住民。目前我國在2022年4月上路的《移工留才用久方案》是政府積極支持移工歸化成新住民的政策。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跨國勞動力管理組組長薛鑑忠表示,適用該方案的產業類別包括製造業、營造業、海洋漁撈、農業(限外展、農糧)、機構看護及家庭看護,或其他經部會指定之國家重點產業。移工工作滿6年,符合條件可轉為中階技術人才,之後再工作5年,薪資達到5萬500元,即可申請永久居留。

然而,台灣在薪資方面的條件卻仍輸給日本和韓國。日本的薪資約從4萬起跳,韓國的薪資也從3萬開始算,台灣移工的基本薪資雖然在2022年8月10日從1萬7千元調漲至2萬元,卻仍是2萬元至2萬5千元左右的低薪,且東南亞各國都在調整基本工資,台灣薪水方面的誘因越發下降。過往台灣還能以物價低於日本和韓國,來當作拉力,但受到疫情衝擊,日圓大貶,近期國人赴日本旅遊都能感受到明顯差異。事實上,近幾年往日本輸出的越南移工,已超越往台灣輸出的越南移工數量,台灣不再是移工心目中出國工作的首選國。

▲和另一伴於日落時分來到情人鎖牆,再從N首爾塔頂一眺迷人的首爾市景。(圖/Klook提供)
▲韓國已陸續與14個國家簽訂國與國之間的移工互惠合約。圖為首爾市景。(示意圖/Klook)
再來,韓國已陸續與14個國家簽訂國與國之間的移工互惠合約,但台灣實際合作的國家目前仍只有泰國、越南、菲律賓和印尼。但是,這四個國家的經濟都在起飛,以泰國為例,曼谷的工資已漲到1萬6千元,物價仍比台灣稍微便宜,相較之下便沒有來台灣的拉力。

另外,台灣最惡名昭彰的是高額的仲介費,過往移工來台灣,約需繳交6000美元(約等同於新台幣18萬元)以上的費用,剛來台灣時根本是負債狀況。雖然勞動部在去年明文禁止仲介公司向移工收取仲介費,僅能收服務費,移工來台第1年每月最高收取1,800元、第2年每月最高收取1,700元、第3年每月最高收取1,500元,3年合計可收取6萬元。 對於服務費收費標準等相關議題,勞動部已多次開會討論,也曾委託專家學者研究過,但是至今仍未有明顯變動。

至於留學生來台灣就讀,並在畢業後工作的意願,也有待於政府將「把留學生留在台灣」的制度完善。長期關注東南亞議題的陳尚懋教授,對於東南亞有深入研究。談到東南亞人士來台意願時,他表示「過去來台求學的東南亞學生受到法規和政府條件等限制,畢業後很難留下來工作,隨著新南向政策的推廣,目前東南亞學生的工作機會增多,間接促使學生選擇來台灣念書的意願增加。」然而,《報導者》曾揭露中州大學將留學生轉變成奴工的高等教育弊案,東南亞各國媒體一度呼籲民眾,小心來台求學卻遭詐騙,變成奴工,也造成留學生來台灣的意願有所疑慮。

立委洪申翰辦公室副主任劉盈君指出,移工或新住民在就業市場上面臨資訊權利不對等、不平等合約、勞動條件和救濟困難等問題。目前勞動部推出LINE@移點通,透過四國(英文、印尼文、越南文、泰文)語言版本為移工提供訊息推播,她期盼未來這項服務能夠做到更多業務的包攬,像是哪些雇主在找移工、居留跟工作權時間等等;而目前聘僱許可也能翻譯成移工的母國語言讓他們可以拿到,並在申請時可以使用。

台灣首位新住民立委林麗蟬也認為除了移工之外,新住民面臨很嚴重的就業問題,「很多台灣老闆、店家,看到新住民來應徵,就會不給勞健保,也不給基本薪資,做多少算多少,或是有工作叫她來、沒有叫她回去,而且這些壞雇主一次兩次欺壓成功,就會一直下去。新住民的職場權益流失,但會覺得花時間爭取自身權益,不如去找下一份工作就好了,惡性循環下變成如今缺工的社會現況。」

綜觀上述,台灣已輸在移民政策、基本薪資、仲介費用問題,拉力相較於日本和韓國十分落後。唯一可以與之競爭的或許只剩下「人權」,畢竟韓國的失聯移工人數也高達39萬,仍有許多雇主苛待移工,且不准移工轉換工作、造成移工逃跑的現象;台灣民間眾多團體呼籲移工人權,可以獲得的幫助比過往多一點。只是,台灣的人權現況也堪憂,現今台灣約有72萬名移工,但失聯移工約為8萬人,失聯人數超過總數的十分之一,除了其他產業開出更高薪資招募黑工外,外籍家事看護工和外籍漁工遭受雇主苛待的問題也頻傳,更加造成移工來源國對輸出移工到台灣的意願降低。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