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用常理思考!「獨裁」中國威脅台灣 學者:不能用理性假設評估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蒲亭是公認的獨裁者代表之一。(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蒲亭是公認的獨裁者代表之一。(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徐筱晴/綜合報導

美國總統拜登先前曾在出席活動時,稱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獨裁者」,引發兩國口水戰。不過在國際事務中,要預測獨裁者行為一直是困難的挑戰,就如同在俄羅斯開戰之前,沒有人能想像俄羅斯總統蒲亭會執意出兵。有學者就指出,專制領導人通常難以用「理性行為模型」來解釋和預測,但預測中國獨裁者的行動卻對台灣情勢相當重要。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哥倫比亞大學國際關係學者亞希-米洛(Keren Yarhi-Milo)、薩莫廷(Laura Resnick Samotin)近日在美國智庫期刊《外交事務》發表文章〈不可預測的獨裁者〉。 (The Unpredictable Dictators),分析「為什麼預測專制國家的侵略行為如此困難「(Why It’s So Hard to Forecast Authoritarian Aggression)。

該文以民主國家多次預測獨裁者侵略行動的失敗為例,深入探討為何預測行動如此困難,並闡述西方國家該如何應對不確定局勢。其中文章便以2022年2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為例,當時拜登政府多次警告莫斯科軍隊在烏克蘭集結,但多數國家仍不以為意,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堅信蒲亭不會引發進一步升級;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也表示侵烏言論只會引發「恐慌」;德國政府堅信俄羅斯不會發動襲擊,以至於戰爭開始當天其首席情報官員就在基輔,不得不被德國安全人員迅速撤離。

▲俄烏戰爭持超過半年,雙方各有損傷。(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俄烏戰爭持續超過一年,當時未有人認為蒲亭真的會發動攻勢。(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然而,俄烏戰爭並非首例。1973年,以色列決策者否認了埃及總統埃及總統沙達特(Anwar Sadat)可能攻擊西奈半島的報告,只因認定埃及空軍無法探敵;1979年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不相信中國領導人鄧小平關於中國可能入侵越南的警告;1991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之前,美國都堅信著海珊不會發動攻擊,但這三個實際情況都表明事實並非如此。

未能預見到事件發生是有原因的,由於西方決策者和分析師通常使用「理性行為者模型」來做出預測,但領導人會犯錯,這個模型在預測政府將做什麼時用途有限,尤其是預測專制政府行為時,這種模型效果尤其糟糕。不同於民主國家,專制政權能在不受國內阻力的情況下追求不合邏輯的想法。

也因此,儘管目前有許多分析認為,中國尚未有足夠軍事能力來攻佔台灣,若習近平足夠理性,便會明白奪取台灣代價太高,進而卻步退縮。但實際上,習近平身處同溫層中,就可能落入蒲亭對烏克蘭的想法,認為戰爭能速戰速決、中國軍隊將受到許多台灣人民的歡迎。儘管這些想法充滿謬論、違背常識,仍無法排除習近平作出災難性決策的可能性。

▲(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習近平身處同溫層當中。(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所幸,外交政策官員有方法應對這種不確定性。首先,模擬對方可能犯下的錯誤,考慮各種潛在的誤判範圍,並制定多種應對方案。例如模擬蒲亭將戰爭擴大到烏克蘭以外的各種方式,在評估蒲亭採取每種行動的可能,考慮哪些誤判將導致蒲亭選擇這些行動,最後制定一系列應對方案。但即使努力採取最佳做法,仍無法精準預測對方何時會犯錯,因此情報部門需要密切注意敵對政府的「非常規行為」。

為了揣測習近平的意圖,分析人士必須密切關注中國的武裝力量和經濟計劃。例如,大規模的軍事集結和將部隊調往進攻陣地將是習近平正在考慮攻擊台灣的明顯跡象。另外還必須密切關注心理指標,從從習近平的講話到從人工情報中獲取到的有關這位領導人的一切訊息,以了解他在思考什麼。而美國及其盟友就必須關注這些情報,以免措手不及。西方政策制定者需要將潛在的誤判納入他們的分析中,並致力於保持開放的態度。

文末提醒,在應對獨裁者時,並不存在絕對確定性。領導者經常會忽視向他們提供的建議,或者高估自身能力並誤判風險。換句話說,無論外部觀察者怎麼想,領導人並不總是受到冷靜的理性主義的引導,情報分析師和政策制定者應該意識到這一點。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